导读:本页将回答关于的相关知识问题,盘仙人将深度解析搜集关于等读者关心的这个问题,本站的观点不保证权威严谨仅供读者做参考,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站长一起留言探讨。

曹雪芹的作品(曹雪芹的作品有哪些)

盘仙人: 图片资料

曹雪芹的作品有什么

来自半世流離网友的评论:曹雪芹广为流传至今的作品仅有《红楼梦》.
曹雪芹(约1715-约1763),名沾,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我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作者,清代内务府正白旗包衣,籍贯沈阳 (一说辽阳 ),生于南京,约十四岁时迁居北京。曹雪芹是江宁织造曹寅之孙 ,曹顒遗腹子(一说曹頫之子) 。
曹雪芹早年在南京江宁织造府亲历了一段锦衣纨绔、富贵风流的日常生活 。至雍正六年(1728),曹家因亏空获罪被抄家,曹雪芹随家人迁回北京老宅。后又移居北京西郊,靠卖字画和好朋友救济为生]。曹雪芹素性放达,爱好普遍,对金石、诗书、绘画、园林、中医、织补、工艺、饮食搭配等均有一定的研究。他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历经多年艰辛,终于创作出极具观念性、艺术性的杰出作品——《红楼梦》。

曹雪芹的作品

来自温柔小宇宙网友的解答:《红楼梦》关键人物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以宝黛的爱情为线索,林黛玉是多愁善感,拥有寄人篱下的悲戚,也有对爱情的执着,从她的身上看见了对封建制度的反叛。贾宝玉,我国古典小说《红楼梦》关键的人物,别号怡红公子、绛洞花王、富贵闲人。由神瑛侍者脱胎而成,对绛珠仙草有灌溉之恩,这样的话有还泪一说,出生时口含一块玉,是贾府的宝贝,他曾说“女儿都是水做的骨肉”,从小在女儿堆里长大,喜欢亲近女孩儿,讨厌男人,与林黛玉的爱情是世间少有的纯纯之爱。他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依照自身的信念自由日常生活。在他心眼里,人唯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依据脂砚斋评所述,其在情榜中被评为情不情。薛宝钗的一个突出的特点,便是她忠诚地信奉封建礼教;尤为是强加在妇女身上的奴隶道德。她曾多次规劝贾宝玉走“仕途经济”、“立身扬名”之道,以至造成贾宝玉的巨大抵触情绪,说她说的是“混帐话”,并说“好好的一个清白女子,也学的沽名钓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她也多次向黛玉、湘云进行“女子无才便是德”、“总以贞静为主导”这类的封建说教。这类都足以说明,在大观园的贵族少女中,她是受封建正统观念、封建道德观念毒害十分深的一个。

请问曹雪芹有什么作品?

来自树街猫网友的解答:就《红楼梦》啊,并且还没写完就去世了,也称《石头记》/《金玉缘》

曹雪芹的意味着作是什么?

来自甜甜的吻网友的回答:曹雪芹的意味着作是《红楼梦》

曹雪芹,清代小说家,著名文学家。名沾(音zhān),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素性放达,曾身杂优伶而被钥空房,常以阮籍自比。贡生。爱好研究普遍:金石、诗书、绘画、园林、中医、织补、工艺、饮食搭配等。他出身于一个“百年望族”的大官僚地主家庭,后因家庭的衰败而饱尝了人生的辛酸。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他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历经10年创作了《红楼梦》并专心致志地做着修订工作,死后遗留《红楼梦》前80回稿子。另有《废艺斋集稿》。祖籍有四,河北丰润,辽宁辽阳、铁岭与江西武阳,尚无确切定论

曹雪芹的作品是什么?

来自一澜冬雪网友的回答:曹雪芹的意味着作是《红楼梦》

曹雪芹,清代小说家,著名文学家。名沾(音zhān),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素性放达,曾身杂优伶而被钥空房,常以阮籍自比。贡生。爱好研究普遍:金石、诗书、绘画、园林、中医、织补、工艺、饮食搭配等。他出身于一个“百年望族”的大官僚地主家庭,后因家庭的衰败而饱尝了人生的辛酸。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他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历经10年创作了《红楼梦》并专心致志地做着修订工作,死后遗留《红楼梦》前80回稿子。另有《废艺斋集稿》。祖籍有四,河北丰润,辽宁辽阳、铁岭与江西武阳,尚无确切定论。据裕瑞《枣窗闲笔》记述,曹雪芹“身胖,头广而色黑”。他性格傲岸,愤世嫉俗,

,才气纵横,善谈吐。曹雪芹是一名诗人。他的诗,立意新奇,风格近于唐朝诗人
。他的友人
曾夸赞说:“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又说:“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除开《红楼梦》中的诗词,他的诗现仅存题敦诚《琵琶行传奇》两句:“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曹雪芹又是一名画家,喜绘突兀奇峭的石头。
《题芹圃画石》说:“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磊时。”可见他画石头时寄托了胸中郁积着的不平之气。来自橙池未蓝网友的解答:

曹雪芹有其它的作品吗?

来自繁花落尽终是伤网友的回复:曹雪芹的《红楼梦》世人皆知,而他的另一著作《废艺斋集稿》,是一部记述我国工艺技术的作品,故只在爱好技艺的圈内人中广为流传。曹雪芹在这部书中打破了我国文人对“百工之人,君子不齿”的破旧观念,详细记述了金石、风筝、编织、印染、烹调、园林设计等八项工艺艺程,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让残疾人可以以之养身,弥补先天、后天的欠缺。曹雪芹曾热心教会残疾人于叔度扎糊风筝,助他为此业养家。他在《南鸢北鹞考工志》自序中道:是岁除夕,老于冒雪而来,鸭酒鲜蔬,满载驴背,喜极而告日:“不想三五风筝,竟获重酬;所得共享之……”这不但体现了曹雪芹与子叔度的友谊,更体现了曹雪芹扶弱济困、助人为乐的高尚情怀。来自南馆潇湘网友的观点:

曹雪芹都写过什么??

来自颜墨浠网友的回答:红楼梦原名石头记,又叫情僧录 金玉缘 风月宝鉴等,
曹雪芹没写完就死了,后人写过不少续文,但属高鄂写的好,这样的话后人多以他写的为续.

曹雪芹意味着作有什么?

来自mars乄柠檬网友的回答:http://www.tzwh.com/tznew/shownews.asp?id=827

红楼之梦

——浅谈红学研究史

研究《红楼梦》的学问——红学,至少在乾隆18年(1753年)就开始了其历史。按曹雪芹书中所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说法再往上推到乾隆8年或9年即1743年或1744年,红学已有233或234年历史了。红学家们以五四运动为界线,将红学分为新红学和旧红学,“五四”以后的称之为“新红学”,“五四”以前的称之为“旧红学”。那麼,新旧红学有什么差别?新旧红学家是怎样研究《红楼梦》的?他们得出这些结论?他们对《红楼梦》的研究作出了这些贡献?

一、旧红学的关键派别

旧红学家有案可查者不下二百,他们是把《红楼梦》看成是“情书”“经书”,或把《红楼梦》看成是“传记”“传人”,各执已见,进而形成各种各样派别。较有价值的关键评点派、索隐派和题咏派。
评点派
我国文学史的评点派起出自明代中叶。明末清初,金圣叹批《水浒传》、毛宗批《三国演义》、张竹坡批《西游记》等,后来竟成了一个固定格式,卷首有批序、题词、读法、问答、图说、论赞等,每回有回前回后批的眉批、夹批、批注等。
最早学金圣叹评点《红楼构》的是脂砚斋,畸忽叟等。从道光年间到光绪末年,评点派大为活跃,书商很多出版通过“批评”“批点”“新评”的百二十回《红楼梦》,这其中最有意味着性的有护花主人、明斋主人、大某山民的批评,太平闲人的“读法”,读花人的“论赞”和“回答”。
脂砚斋是《石头记》最早的评论家,他写出很多评点式评语,因而使《石头记》获得《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种专有名称。脂砚斋的批语随《红楼梦》抄本的正文保留下来。
脂砚斋是怎样了解《红楼梦》的?脂砚斋在“瞬息间则又乐极生悲,人非物换,到底是到头一梦,万境皆空”四句旁写了一侧批“四句乃一部之总纲。”。脂砚斋还说:“一部书起是梦,宝玉情是梦,贾瑞淫是梦,秦之家计长策又是梦,今作诗也是梦,一并风月鉴也从梦中所有,故红楼梦也!余今批红楼梦亦在梦中,特为梦中之人特做此一大梦也!”他把整个日常生活都说成是梦了。脂砚斋用虚无的唯心主义宣扬了封建没落阶级的悲观厌世心态和人生如梦的的消极观念。把《红楼梦》看成是“情”“淫”“幻”“空”,后人称这类观点为“色空”“梦幻”说。
咱们对脂批褒贬水一,但绝大多数多数人觉得脂砚斋生前和曹雪芹关系密切,颇掌握曹雪芹的创作状况,因此脂砚斋对大家掌握作者的家世、创作环节以及小说中的人物、事件的日常生活原型和作者的艺术匠心都有珍贵的艺术价值。红学家周汝昌对脂批的评价极高:“脂学”是红学内容的四大这方面之一(其他三这方面的内容为:“曹学”、“版本学”、“探佚学”)。
脂砚斋何许人也?他和曹雪芹有什么关系?从清朝到如今就说法不一。清代的裕瑞的《枣窗闲笔》中说“脂砚斋是小说作者的叔父”。胡适觉得“脂砚斋即是那位爱吃胭脂的宝玉即是曹雪芹自身”(《跋乾隆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一书说:“脂砚斋既并不是曹雪芹的什么叔父或兄弟,也并不是曹雪芹自身,并且还并不是男人,反而是女人。她便是《红楼梦》中有史湘云。”从脂批的内容和口气看,脂砚斋确与作者有亲密关系,对作者很熟悉,但脂砚斋 到底是何人至今或是一个谜。
王希廉,字雪香,号护花主人。王雪香的评论计有《护花主人批序》、《红楼梦总评》、《红楼梦分评》。王雪香对《红楼梦》总的观点见于《红楼梦总评中》,总评共十二条。这其中首先条将《红楼梦》百二十回分为二十一段,这其中就说“五回为四段,是一部红楼梦之纲领”。第2条即提出读《红楼梦》的“关键”:‘《红楼梦》一书,全部最关键是’真假‘二字 .......”。
王雪香抓住《红楼梦》的纲领即是“色空”,关键是“真假”,这也是唯心主义的文学批评观点和办法。
王雪香评《红楼梦》的总论是:“《红楼梦》一书全是梦境,余又从批之,真是梦中说梦,更属荒唐,钛三千大千全球,古往今来人物,何处非梦?何人非梦?如余梦之人,梦中说梦,亦无不可”。
可见,王雪香承袭了脂批的色空论而来,不但抒整个《红楼梦》的人和物,并且把整个人生归结为一个字——“梦”。
张新之,号太平闲人,又号“妙复轩”。道光三10年(公元1850年)刊出的《妙复轩评石头记》上附有张新之的评论。张评本卷首有《石头记读法》,共计三十条。首先条说:
“《红楼》一书,又惟脍炙人口,亦且镌刻人心,移易性情,较《金瓶梅》尤造孽,以读者但知正面,不知反面也。间有巨眼能见矣,而又恍惚迷离,旋得旋失,仍难脱累。闲人批评,使作者正意,书中反面一齐涌现,夫然后闻者足戒,言者无罪,岂不大妙。”
太平闲人把巨著《红楼梦》和低级庸俗、露骨性描写的《金瓶梅》看成是一路货色,并且“较《金瓶梅》尤造孽”,这完充分全曲解了《红楼梦》!
《周易》《学》《庸》是正传,《红楼梦》盗众书而敷衍之是奇传,故云:“倩谁记去人奇传?”
通部《红楼》,止左氏一言概之曰:“讥失教也!”
太平闲人花了三10年時间,写了三十万字的评论,归根结底把《红楼梦》看成是“盗众书而敷衍之是奇传”,是暗《金瓶梅》。他还列出种种荒谬论据论证《红楼梦》是推广儒理易道。
姚燮,字梅伯,一字复庄,号“大某山民”,著有《读红楼梦纲领》。他的评点有总评和分评。《总评》中论及小说全书主题时有一条说:
“秦,情也。情可轻,而不可轻,此为全书纲领”。
“秦”“情”“轻”“倾”用谐音唱出《红楼梦》之纲领,实为浅薄,欠缺深论!
他的回末之《分评》比《总评》篇幅要大得多。其评论之中,有时候涉及讥评世情,有时候涉及人物评论,各条文字不多。他同情黛玉,揭露宝钗。他的《分评》有一个别人所并没有的特点,那便是在每回末记出此小说所写何年何月何日之事。姚燮著有《红楼梦纲领》一书,后来在民国年间铅印时改题为《人索》、《事索》、《余索》三种。《人索》编叙贾氏本族及王公勋威及至书中出现的杂流人品。《事索》记有器物、诗文等。《余索》中包含《丛说》《纠疑》《绪字撰述提要》,这其中关键的是《丛说》,举凡小说中人物的生日、死亡人物之不一样性状、府中各人的月费、府中出纳之财数、园中之韵事凡可统计、列出者均为写出。 前人说“山民评无甚精义,惟年月风时考证甚详,山民系谱录家也”(《忏玉按丛书提要》)。大某山民不愧是《红楼梦》研究史上的一名关键的统计学家。但是,直至今儿,在报刊文献中可听到类一样文章。《红楼梦》乃文学作品,作如此繁琐的统计有何实际意义?
之上介绍的是几家评点派的观点,基础上是零散的、庞杂的,且都就事论事,构不成一套自身的完整的体系,归根结底,他们关键把《红楼梦》看成是“情收”“经书”并未领略到《红楼梦》之主旨。他们的观点绝大多数多数并没有多大价值,但给后来的红学研究致使非常大的影响到,有时候乃至是极坏的影响到。
索隐派
索隐派又称政治索隐派。正所谓索隐即透过字面挑战作者隐匿在书中的真人真事。索隐派在乾嘉时期,经学考据风的影响到下形成的一种学派。索隐派的关键方式是大作环琐的考证,从小说的情节和人物中考索出“所隐之事,所隐之人”。
索隐派的开山鼻祖当推周春(1729-1815)。乾隆59年(1794),周春撰就至今见笔墨的首先部“红学”专著《阅红楼梦随笔》。周春觉得《红楼梦》“叙金陵张候家事也”。这类观点对后人影响到不大。索隐派对后人影响到较大的观点有“明珠家事说”(也称纳兰成德家事说),“清世祖与董鄂妃剧情说”(亦称福临与小宛情事说),“排满说”等。
“纳兰成德家事说”把《红楼梦》看成是描写纳兰成德的家事,作者列出种种证据说明纳兰成德(1655-1685)便是宝玉。纳兰成德后改名性德,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太傅明珠之长子,清初著名词人。1676年应殿试,赐进士出身,选授侍卫,曾出使塞外。
“清世祖与董鄂妃剧情说”出自王梦阮、沈瓶庵的《红楼梦索隐》一书。
沈王二氏在该书中觉得宝玉即是清世祖。清世祖是满清贵族举兵入关后的首先代皇帝爱新觉罗.福临,年号顺治;董鄂妃,相传为明末秦淮名妓董小宛。
孟范孙的《董小宛考》中说:清世祖出生时小宛已十五岁,小宛死于顺治八年二月,小宛年二十九岁,清世祖或是个十四岁的孩童。清世祖会娶一个比自身大得多的姑娘为妃子么?
“排满说”:1903年,南社作家苏曼珠(1814-1918)在《新小说》上撰文说《红楼梦》是“种族小说”,系愤懑人之作,“不可以专以情书目之”。但明确提出《红楼梦》是政治小说的是旧民主主义革命家蔡元培先生。
蔡元培(1868-1940)在1917年9月出版的《石头记索隐》一书中得出的结论是:
“《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小说也。作者持中华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那时候既虑触文网,又欲别开生面,特于本事之上加以数层障幂,使读者有横看成岭,侧看成峰之状况。”
蔡元培提出自身索隐时的三条标准:一是品性相类者,二是轶事相征者,三是姓名有关者。他索隐出的其结果是:贾宝玉,言伪朝帝之系也;宝玉者,传国玺之义也,即指胤祁(康熙帝之太子,后被废),林黛玉影朱竹宅也;薛宝钗,高江村也;王熙凤,余国柱也......《红楼梦》中关键人物所影射的都是康熙朝的诸位知名人员。
蔡元培是怎样“索”出“隐”在《红楼梦》中的诸位知名人员的呢?且看他是如何索出林黛玉即朱竹宅,薛宝钗,即是高江村的:
“林黛玉,影朱竹宅也,绛珠影其氏也,居潇湘馆,影其竹宅之号也。竹宅生于秀水,故绛珠草生于灵河岸上。
薛宝钗,高江村(高士奇)也。薛者,雪也。林和靖《呤梅》有曰:‘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用薛字以影高江村之姓名也(高士奇)。”
有关《红楼梦》的政治实际意义的推论,《石头记索隐》也是牵强附会:“书红字,多影朱字,朱者明也,汉也。”又进一步附会说:“宝玉有爱红之癖,言以满人而受汉族文化也,好吃人口上胭脂,言拾汉人唾余也!”
题咏派
题咏派和评点派、索隐派一样,也是旧红学的关键派别。题咏派“都着眼于书中人物之悲欢离合,进而寄其羡慕或感概要来讲之,无非画饼充饥,借酒浇愁”(茅盾《有关曹雪芹》)。题咏派的诗词、赋、赞,有的抒发“荣华易逝人生如梦”的人生观,渗透着佛家的“色空”观念和“梦幻”观念;有的抓信书中的“风月繁华”和“爱情剧情”大肆宣染正所谓“繁华”之景和“香艳”之情,吐露出一种仰慕的一种思绪,有的同情宝黛钗,因未能给宝黛钗指出一条光明之出路,抒发出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概!
乾隆时代的叶崇仑的《红楼梦题词》便是一个意味着作:
“即色即空,幻境荒唐人不识。情天恨海,黄土朱颜尽可怜。韶华难驻,几个聪慧能觉悟?曲度云屏,多少红楼梦未醒!”
题咏派中有一名名唤明(1771-1831)的人在其《金陵十二钗咏》中,给宝黛钗指明了一条“出路”:
冷香错拟似环肥,梦主荒唐惹是非。
不为檀郎留佩玉,只怜贫女失罗衣。
残春恨在莺儿老,暮雨愁深燕子飞。
若向红楼觅佳偶,薛君才合配咏妃。
诗末自注云:”蘅芜君(宝钗)配潇湘妃子(黛玉)才是一对好姻缘,读《红楼梦》者未知之也。”
旧红学家中,有一名既并不是评点派,也并不是索隐派、题咏派的关键人物,他便是王国维。
王国维(1877-1927),字静安,早年深受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叔本华的影响到,著有《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是最早从哲学与艺术美学的观点来批评《红楼梦》之艺术价值的红学家。王国维首先建立了以哲学和艺术美学双重理论基础的文学批评体系,另一方面他提出辩妄求真的考证精神,使红学的研究能脱离旧红学的猜谜式的附会,为以后的考证提出了一条明确的途径即考证“本事‘本事’而非关键,而要考证作者姓名与作书年月,方为正当考证之途径。”
王国维的一个致命弱点便是充分套用叔本华的哲学。在《红楼梦评论》一文的首先章《人生及艺术之概观》中说:“日常生活之实质何?欲而已矣,由欲所产生者,则唯有痛苦。”因此“欲与日常生活与痛苦,三者一而已矣”。他觉得艺术的压根任务在于“描写人生之苦痛与其解脱之道”。《红楼梦》一书之精神主旨“乃在写宝玉由‘欲’所产生之痛苦以及解脱之途径”。他说“正所谓玉者,但是日常生活之之欲意味着而已”。他指“玉”为“欲”,这种点他和其他旧红学家确实并没有二样。
王国维在表述完叔本华的悲剧学说后觉得,《红楼梦》乃叔本华的三种悲剧之说的第三种悲剧,足以示人生之所固有。”王国维为了更好地说明《红楼梦》在伦理学上的价值,他说:
“全球各个宗教,皆以‘解脱’为唯一主旨。哲学家如古代希腊之拍拉图,近世德信念之叔本华,其最高理想京存有于解脱之道。”
这样的话《红楼梦》恰好是以解脱为伦理学上最高理想。
王国维最后觉得,“解脱之道唯存于出世 ”。
众所诸知,《红楼梦》中所表现的都是我国的佛家、儒家、道家观念,这和叔本华哲学的绝灭信念之说,有压根差别。东方佛教觉得人人皆具有可以成佛的灵明之性,这才是人性的实质,至于一切欲望、烦恼,则是后天的一种污染而“非人生所固有”。故佛教的说法是自性圆明,“本无欠缺”,其得救办法仅仅是返本归真,“直指人性,见性成佛”,而叔本华反宇宙人生一切皆归于信念之体现,人有欲望,欲望产生痛苦,那麼日常生活便是痛苦。《红楼梦》一书虽有佛家出世之想,但和叔本华的信念哲学实有不一样。
前面介绍的是旧红学中的关键派别及关键意味着人物以及著作,实际上康熙年间到光绪年间还有众多杂评家,杂评家的批评形式多为“随笔”“杂记”“闲笔”“偶说”“论赞”“问答”等,如周春的《阅红楼梦随笔》、裕瑞的《枣窗闲笔》、诸联的《红楼评梦》、江顺怡的《读红楼梦杂记》、“梦痴学人”的《梦知说梦》、草舍居士的《红楼梦偶说》等。
索隐除之上介绍的意味着外,“五四”以后出版的《红楼梦本事真谛》(1927年,寿鹏飞)、《红楼梦真谛》(1934年,景九梅)也是索隐派的意味着著作。前者觉得《红楼梦》影射清初重大政治事件,后者以《红楼梦》的“真事”附会为明亡佚事及“清宫秘史”。
旧红学中十分流行的观点除“清世祖与董鄂妃剧情说”、“纳兰成德家事说”、“排满说”外,还有“宫闱秘事”说,“自传说”、“随园说”、“色空”“梦幻”说、“刺和坤说”等。

二、新红学

新红学的关键人物是胡适 。他在1921年写了一篇《红楼梦考证》,胡适的‘考证’给《红楼梦》研究开辟了新天地,带来了新鲜空气,咱们从此司得一个研究学问的办法,了解前人做学问,正所谓办法实不成为办法...”。
胡适彻底抨击了以蔡元培为意味着的索隐派红学,他说仍是牵强附会,是“大笨伯”猜“笨谜”。。胡适对旧红学的批判直是一语中的。大家了解,旧红学们先在心目中假定小说中的人物和事是历史上的真人后,才去收罗很多零碎的毫不相干的事实,用尽种种办法或谐音或占挂,来附会《红楼梦》的人物及情节,得出“所隐之事,所隐之人”。他们并未作考证,做的仅仅是“附会”,这并不是“大笨伯”猜“笨谜”么?
自称具有“历史癖”和“考证癖”的胡适,依据小说自身以及与此同时代或稍后的清人笔记、年谱、传记、诗文等材料,考证获得有关作者的六条结论,胡适的结论之结论即第6条:《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后人称胡适的学说为“自传说”。
胡适有一个非常大的缺点便是否定了《红楼梦》是文学作品。他说曹雪芹在《红楼梦》“仅仅是老老实实地描写”他家“坐吃山空”“树倒猢狲散”的自然趋势,是平淡无奇的自然主义。
胡适作了这第多的考证,他的目的何在?胡适在他的《介绍我的观念》一文中有一段自白:
“我几十万字的小说考证...千言万语也仅仅是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办法。被孔丘、朱熹牵着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牵阒鼻子走,也算不得好汉。”
胡适由于他的这种段自白,他在《红楼梦》研究中取得的造就显得暗淡无光了。
如今,《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艰孺皆知。可是有关《红楼梦》的作者,在乾隆50年(1758年)前后至今,顾虑在着种种争议,归纳起来至少有四种说法(略)。自从胡适考证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后,直到如今,很少人再对《红楼梦》的作者提出异议。曹雪芹被绝大多数多数红学家公觉得《红楼梦》作者。胡适的这种成果是不容否认的。
三10年代,红学渐渐跳出了胡适的“考证”“著者”“本子”这类的小圈子,许多研究者另辟蹊径,提出一系列产品新的课题:对《红楼梦》时代背景、主题观念、艺术特点、人物形象加以探究,如李辰冬《红楼梦研究》(1934,巴黎出版法文本)。作者觉得曹雪芹的“人生观”是“达观的”“出世的”,其著的目的便是在于抒发“人生但是一场梦”的感概。《红楼梦》的社会由世家、平民和奴隶三种阶级组合而成,可是“它们绝不含一切阶级斗争现象”,书中的人物都是“平凡的人格”,不存有“艰人”“坏人”的对立。
四10年代,研究的重心转移到人物形象心理状态深入分析之上,意味着作有太愚(即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收文十篇,1948)、张天翼的《贾宝玉的出家》(1945)、阿印的《林黛玉的悲剧》(收文7篇)、高语罕的《红楼梦宝藏》(共6讲)。
张天翼通过深入分析贾宝玉这种人物形象,深入分析了曹雪芹观念、创作时的复杂情绪,他谈到贾宝玉出家时说道:
“这种主人公出家以后又怎么样呢?不说别的,那种出家人的日常生活他过得来么?他从小娇生惯养,吃得讲究,穿得安贴,往得舒适,又每天到晚有丫头们老妈子伺侯。一时断了晕腥,他那胃肠道吃得消么?那次贾政在旅途中见了他一回,他光着头赤着脚,又是下雪天,这倦他不会感冒么?”
电视持续剧《红楼梦》有一个结局是:贾宝玉从监狱放出来后,独自一人出走,消失在茫茫雪原中得回青梗峰下,他吃得消么?他不会感冒么??电视剧最后给宝玉的解脱是“出世”,要是这恰好是曹雪芹的本意,那麼正好体现了曹雪芹写作时无法给宝玉指出一条“光明之路”的复杂的矛盾的情绪。
太愚则十分看重人物心理状态以性格特点的深入分析。在《王熙凤论》中,他觉得现雪芹笔下,王熙凤虽精明狠毒,实际上她的内心深处也存有虚弱、矛盾和痛苦的。王熙凤害死了很多人,这不很有可能没有在她内心形成一种无法摆脱的精神压力。凤姐不信鬼神,从不委命于天,那恰好是由于她不敢坚信鬼神天道之存有吧。由于贾瑞、张金哥夫妇、鲍二家的及尤二姐是怎么死的,她心里是十分明白的。
四10年代末,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是继胡适《红楼梦考证》和俞平伯《红楼梦辩》以后出现的一部影响到较大的红学专著。这是“一部针对《红楼梦》和它的作者曹雪芹的材料考证书”,在“红学史上是首先次,明确提出用马列主义指导《红楼梦》研究,首先次对脂批给与高度重视”。

三、“批红运动”和“评红热”

1954年开展了对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的批判,以后随即展开了对胡适派主观唯心主义学术观念和文艺观念的批判。在这场文艺观念的批判运动中,新红学派的上些基础观点如自传说、色空说、钗黛合一论、怨而不怒论等都受到了批判。
1953年至1963年间,有人觉得这种时期是用马列主义研究《红楼梦》,红学获得了较大发展的时期,关键标志是举办了“曹雪芹逝世一百周年纪念展览会”,发出了相关曹雪芹的家世的资料和一批新的红学新作。有人觉得这种埋藏红学研究或多或少还受54年的“批红”阴影的影响到。
文革中(1973-1974年)曾一度出现“评红热”。对这种段历史中红学研究的评价观点不一。这儿仅介绍“文革”期内出现的几种学说。这类学说关键是探究《红楼梦》主题观念的。
笼统地说,《红楼梦》的主题是反封建,至于怎么反封建,反封建的哪几个方面则观点不一,存有种种争论。或曰:全方位反封建即正所谓揭露批判封建制度黑暗、腐朽的各个这方面;或曰:反对封建婚姻制度;或曰:“悲金掉玉”;或曰:通过描写贾家(或曰四大家族)的衰败,揭示了封建社会必定灭亡;或曰:描写封建社会末期的政治斗争。
在文革中较为广为流传的学说有“爱情掩盖政治斗争说”和“补天说”。
“爱情掩盖政治斗争说”的意味着作关键有柏青的《封建社会末世的历史画卷》,洪广思的《阶级斗争的形象历史——评〈红楼梦〉》。“爱情掩盖政治斗争说”的基础观点是:《红楼梦》是写封建社会末期的政治斗争的,谈情仅仅是为了更好地打掩护。
“补天说”见于1973年重印《红楼梦》的前言。《前言》是这类观点有影响到的意味着作。《前言》说:“无才补天的深情自我嘲讽,反证了他是由于补天不成而产生的悲愤”,“他并没有彻底背叛他的阶级却深深地缺憾于自身的补天才可以不被封建阶级所理解而反它倾注在这部、沤心呖血的作品里”。作者是把“补天说”做为曹雪芹的全球观和创作观念的一种归纳。在封建社会即将处于崩溃的过程中,曹雪芹写作《红楼梦》是哀叹自身“无才”去补封建阶级的“破天”,而自身的“补天”个人行为又不被封建阶级所理解的苦闷情绪,这类“补天说”是不是真正意义上体现曹雪芹的创作观念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文革”中出现的“评红热”是和“批林批孔 ”的政治运动紧密相连的,就如同以后1975-1976年 出现的“评《水浒》热”一样,是针对“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那时候咱们把“评红”当作一把政治工具,充分把政治运动和文学批评混淆起来。听到一句“几十条人命”就赶紧到小说中去认真统计,听到“写阶级斗争的书”就绞尽脑汁地从小说中寻找“风起云涌的农民斗争”和“农民起义的大海”。听到一句“爱情掩盖政治斗争”就无中生有地从小说中发觉了“雍正夺嫡”。

四、红学研究现状

1976年以后,《红楼梦》研究步入新的历程,红学家们以实事求是的态度研究《红楼梦》,并出版了很多专著,如冯其庸的《论庚辰本》、吴恩裕的《曹雪芹佚著浅探》、郭豫适的《红楼梦小史稿》、刘梦溪的《红学三10年》等。1976年《红楼梦学刊》创刊(到现阶段(1988年)已出二十余辑);1980年《红楼梦研究集刊》创刊;同年文化部文学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正式成立;1980年6月在美国召开了“第2届世界红楼梦研讨会”,邀请了美、日、法、英、澳、苏、泰、新及台港澳红学家二三十人参与,红学研究作到了高潮。
现阶段,研究《红楼梦》的办法、方式、内容等均有突破。红学家们使用了最新的高新科技办法,如系统论、信息论、十分文学等和最新的技术方式,如电子计算机。红学研究的内容也易来易普遍,分工愈来愈细。咱们对红学的概念亦进行了再次了解。周汝昌提出“现学”“脂学”“版本学”和“探佚学”是红学中“四大支撑”。多数红学家主张将红学分为“曹学(外学)”和“红学(内学)”。“曹学”研究曹雪芹的家世、传记、文物等;“红学”研究《红楼梦》的版本学、观念内容、人物创造、艺术造就、成书环节、八十回后的状况、语言特色、给后人的影响到及《红楼梦》与清代社会、与我国古典文学精典关系、曹雪芹的创作观和创作环节及脂砚斋批语等

--------------------------------------------------------------------------------------------------
http://www.baidu.com/s?wd=%B2%DC%D1%A9%C7%DB%B4%FA%B1%ED%D7%F7%D3%D0%CA%B2%C3%B4%3F&cl=3

http://www.baidu.com/s?ie=gb2312&bs=%B2%DC%D1%A9%C7%DB%B4%FA%B1%ED%D7%F7%D3%D0%CA%B2%C3%B4%3F&sr=&z=&wd=%B2%DC%D1%A9%C7%DB&ct=0&cl=3&f=8

文末有话说:盘仙人小编在本文介绍了关于相关问题解答,本页的观点均由网友投稿和整理,仅做学习交流!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