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夫·贝佐斯持有亚马逊16%的股份,个人资产最多时曾经达到1600亿美元,目前约为1370亿美元。

根据两人居住的华盛顿州的法律,两人在婚姻期间创造的所有财富都要平分。如果按照对半分配,贝索斯的妻子可以分得685亿美元的净资产。

在2018年一骑绝尘的贝佐斯,2019因为离婚蒸发了87.5亿美元的财富,身后的扎克伯格却借着Libra的东风强势追赶贝佐斯。

2019很难,连世界首富的日子都不好过,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各地的首富可就没贝佐斯那么幸运了,暴雷的暴雷,负债的负债,跑路的跑路,演绎了一场首富败亡路。

01

12月23日,成立60多年的辉山乳业正式退市,与它一起落寞的还有辽宁首富杨凯。

2002年沈阳乳业还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当年沈阳乳业进行了改制,引入外部资金进行合资,由国有控股变为中外合资。

2004年7月,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在这时,一位名叫杨凯的人物闪亮登场,为沈阳乳业新任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随后又经过了股权转让和经营实体变更,最终在2012年8月,杨凯成为辉山乳业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这位曾红极一时的辽宁首富,也是很“聪明”的。

在1992年,他就已经担任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董事兼总经理,从2003年开始,杨凯就在谋求辉山乳业的上市,当时他还是隆迪公司的总经理。

2013年9月26日,辉山乳业在港上市,IPO募集资金78亿元,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企业募集资金前三名。

得益于IPO募资,辉山乳业规模迅速扩大。辉山乳业在2016财年报告中称,其经营82座标准化奶牛养殖场,牛群规模达到20万头,年产原料奶74.3万吨。

2016年,他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度位居辽宁首富。

杨凯用了25年从回城知青到企业总经理,从完全控制辉山到成为辽宁首富,他用了4年,而他从首富到“老赖”只用了不到一年。

2016年11月,辉山试水“活体租赁”,这一租赁融资方式在此前的国内市场鲜有先例:以其拥有的4万头奶牛作为租赁资产,租期5年,换取融资7.5亿元,这个借钱的名头足以证明杨凯借钱能力的证据。

这引起了做空机构的注意,尽管两次做空报告并没有击倒辉山乳业,但在2017年3月24日,一则大股东挪用30亿元资金投资房地产的消息,成为压倒辉山乳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年3月24日,一个普通交易日,恒指小幅波动,波澜不惊。临近午盘,辉山乳业突然跳水,半小时暴跌90%,市值蒸发300多亿港元。较之前的汉能薄膜发电,其恐怖和惨烈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股价崩盘之后,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统计,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有媒体表示,对于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与沉重,一个做乳业的传统实业公司却没有深刻领悟,最终进入了围城。

02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记忆,时间见证着一代人和事的繁荣与衰落。

曾经的“果汁大王”汇源果汁,却被舆论送上了热搜。负债高企、创始人成“老赖”、债务缠身、濒临退市。

12月2日,在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因未在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收到限制消费令。

1952年5月出生在山东省沂源县东里东村的朱新礼,年轻时候,便立志飞出大山。1980年,朱新礼承包了沂源县的一辆“解放”牌汽车,赚了5万块钱。

1983年,朱新礼31岁时被选为东里东村的村委会主任,后来又读了大学到沂源县任外经委副主任。期间,朱新礼一直没有脱离农业,并号召农民不种庄稼种葡萄。

1992年受到改革开放浪潮鼓舞,辞去了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职务,下海创办了淄博汇源有限公司,这便是汇源集团的前身。

当时公司生产的浓缩苹果汁在国内并没有市场,国人也没有消费这种产品的习惯。

1994年初,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朱新礼只身一人前往德国慕尼黑参加食品展销会,没钱吃饭,就在宾馆里用背来的山东煎饼充饥。熬到最后一天,终于遇到瑞士一家买主,拿下了500万美元的浓缩苹果汁出口订单。此后,汇源浓缩果汁相继出口到3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4年10月,朱新礼带领30人的队伍来到北京创办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如今,朱新礼的户口也早已迁到了北京,据称在公司招人时他比较偏爱山东户籍。

接下来几年,汇源的发展如日中天,逐渐成了国民品牌。直到2008年,汇源从高峰开始走向低谷。

2008年时,可口可乐打算以两倍溢价收购汇源果汁。彼时,汇源估值已经达到36.36亿美元,但收购失败后,汇源果汁便一蹶不振,股价也从14元跌到了1元。

目前果汁产品被统一和美汁源牢牢占据着,很难找到汇源果汁踪影。而美汁源正是可口可乐公司推向中国的果汁品牌,在2008年时并不知名。

在2019年4月26日,汇源果汁迎来了一次转机。当时宣布与天地壹号“联姻”成立合资公司,来拓展汇源果汁饮料市场。据了解,天地壹号由北大才子陈生创办,主业是做猪肉,副业是醋饮料,但这次合作计划还是持续了三个月就以失败告终了。7月16日晚,汇源果汁与天地壹号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双方成立合资公司的计划终止。

汇源的失败,总让人叹息,如果可口可乐收购成功,汇源还会不会是现在这般窘迫的地步,连养猪公司都不愿要了。在本该走向国际化的关键路口,汇源遭遇重大挫折后一蹶不振,是时代悲哀还是个人的失败?

03

说到谁是中国暴发户的代言人,有人一定想到山西煤老板,山西最大的煤老板,非姚俊良莫属。

在2019年5月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姚俊良以102.3亿元身家,继续保持山西首富的位置,但与去年相比,其财富已缩水118亿元。但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上,今年6月5日和6月14日,姚俊良已经两次被太原中院列为被执行人。

一代晋商首富,如今离“老赖”只有一步之遥。

在官方报道中,姚俊良出生于山西太原,家庭条件非常普通。

在20世纪80年代,姚俊良开始了创业,并向银行贷了一万元,买来了两辆二手汽车,开始做起了运输生意,很快,姚俊良就成为了当地的第一个煤炭运输专业户。

2002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一飞冲天山西煤业迎来了黄金十年。才几年的功夫,煤炭价格已经从2000年的129元/吨上涨至2007年的330元/吨。

于此腾飞的还有姚俊良的身价。2006年,姚俊良创立的美锦能源借壳上市,姚俊良以40.3亿元身家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41位,斩获“山西首富”的名号。然而这高光时刻转瞬即逝,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煤炭需求疲软,煤价连跌,又遭逢山西煤矿安全生产事故多发,煤业受到了巨大冲击。

为了融资,姚俊良开始质押股票, 2018年,美锦集团连连遭遇黑天鹅。

1月里,因国锦煤电到期的相关债务未能清偿,持股49%的美锦集团被要求履行连带担保责任,涉及金额过亿。4月里,美锦集团卷入金桃园煤焦化集团债务纠纷案,又被要求承担5856.65万元债务的连带保证责任。

从山西首富到首负,姚俊良跌入谷底。

纵观这些2019年倒下的首富们,都有很多相同的问题。

第一:盲目多元化,导致债务危机

在浙江,新光集团主营业务却是饰品,女首富周晓光还梦想着打造中国的施华洛世奇,可惜的是她眼馋房地产的暴利,一头就扎进去了,旗下子公司多达21家。青海首富肖永明、河北首富杨卓舒都是暴富之后想扩张,一个买了个窟窿,一个搞违法募资,最终资金链暴雷,毁于一旦。

稻盛和夫曾说:多元化发展是企业稳步成长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原本专注于主营业务业时就已经疲于应对,却又要进军一个全新的领域,这会导致企业综合实力的进一步弱化,往往失败就会到来。

第二:资金依赖性强,不能自力更生

做企业有贷款很正常,而且是越大的企业贷款越多。2017年银行对万达贷款收紧,王健林就开启了资产大甩卖模式,才抵住了风险。而对于其他的民营企业来说,就没这个能力,自我造血能力特别弱,银行看到企业负债过多,立即就会收紧贷款,这样的结果是企业立即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境,一家好好的企业马上崩塌。

第三:好高骛远,都想赚快钱

赚了100元,就想赚1000元。山西首富李兆会把精力都花在海鑫资本上,做起了投资,却把主业钢铁放在一边,导致市场慢慢被吞噬。在利益的诱惑下,企业实际控制人完全难以做到心平气和,导致企业不断投资、举债、投资、举债。

河北首富做金融也是想赚更快的钱,新光集团做房地产也是如此,崇尚挣快钱的人忘了,自己可能会一夜暴富,但自己理财的能力并不能一夜暴增。

而在一个人还没有能力去驾驭大量金钱之前,一夜暴富不仅不是踩了狗屎运,反而成了灭顶之灾。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