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女孩当时的反应就看的出来,或许和她母亲也脱不了关系,不过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小女孩说完,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个偌大的秘密基地里就只剩下她一人,就在安静得出奇时,小女孩不知何时又走了回来。

“这洞口外面有人严格把控,你别想耍什么花招。”

许凝四周张望,这才发现在另一个透着细微光亮的地方隐约能听到点守卫说话的声音。

许凝心里的疑问更加多了,如果这里只是一个简单的藏书阁,为何要建在这么隐蔽的地方?

还派了许多人来守卫,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水滴不漏的地方,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要不是小女孩主动带路,她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一个这么隐秘的地方。

她顺着光线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发现另一个洞口是一个寥无人烟的的深山处,所以,应该是鲜少人知道这里的,除了少部分知情人,而知情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小女孩仿佛就是一个知情人,但是她又不肯多说什么,所以就只能靠自己去发现这里的秘密了。

她停留片刻,又退了回来,现在小女孩已经离开了,洞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看了看四周,发现一个角落处放着一台老旧的缝纫机,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上面还有些七零八碎的小图纸,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拼在一起,发现居然是一张方形的旗子,有点旗的样子,但好像又不是,不过她大致知道祭旗长什么样子了。

现在可以开始制作了,这张纸条是小女孩母亲特意放在这里以防万一,特殊情况可以麻痹外人的,还特意撕碎。

接着,她又在里面找了一些布料来在缝纫机上缝制,不过她也不知道祭旗具体是什么样子,加上自己对针线活又一窍不通。

一整夜都在缝缝补补,修修改改,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等全部做好以后,也没有什么睡意。

她便在书架上翻找,找些有用的书来看看,也希望能找到什么消息。

忽然,她的目光被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吸引过去。

这是经常翻动着的,那么证明这本书小女孩母亲经常看,上面也应该记载着一些信息。

好奇心驱使着她,在这千篇一律里的书里拿出了这本书。

放在刚才缝纫的机子上,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万籁寂静,连守卫的说话声都已经听不见,想必是已经睡熟了。

除了偶尔有风吹过的沙沙声。

刚开始书上只是简单记载着一些病人的名字,还有一些病的种类,到后面她竟然有了意外收获,发现这上面竟然有着关于村里白病的记载,看着看着,她的心渐渐沉入海底。

这种病难道不是流行?而是有人刻意为之?可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到这是小女孩母亲的地方,那么应该和她有很大关系吧。

“我的母亲也是受害者。”冷不丁的传来一道声音,许凝吓得合上书,朝着声音望去。

小女孩站在洞口,眼底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小女孩其实知道隐情,她很想说出来,但不知道从何说起,所以就想着让许凝自己发现。

特意把她带到这个秘密的藏书阁,她也一直在外面观察着许凝的一举一动。

起初,许凝只是专心致志的缝制祭旗,后面缝制好以后就到了这个时候,小女孩一直看着她在翻看药书,直到翻到白病那一页,等她看完,小女孩才慢悠悠的走出来。

许凝微愣,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转念一想,或许真是如此,不然之前小女孩不愿意提及一个字,到现在,居然愿意主动开口给她说她母亲也是受害者。

她想接此机会继续再敲打一番,可是小女孩不愿意再多说。

只是走上前,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她,声泪俱下,“求求你救救我们,救救我的母亲吧。”

许凝伸手接过纸条,原来这是一张药单,不过她看不懂这药单为什么这么写,上面写的全都是剧毒的药物,记载着用量用法。

“你从哪儿得到的?”许凝收回目光,狐疑的看向小女孩。

小女孩毫不犹豫的开口,“这是我出去玩捡到的,我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

她把早就想好的措辞一口气说完,让人察觉不到任何疑点。

不过,许凝可不相信,但她没拆穿小女孩,只回给她一个淡淡的微笑。

“走,我们回去睡觉吧。”许凝走到小女孩身边,拉着她朝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小女孩一声不吭,乖巧的跟着她回到屋子里。

今夜的信息量太大,许凝有些吃不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旁边传来小女孩均匀的呼吸声。

不一会,许凝也睡过去了。

到了次日。

村长早早的便来敲门,想看看祭旗做的怎么样。

许凝睡眼惺忪的起来开门,看见村长,心里下意识的有些防备。

只要她有一点不对劲,就会被村长的火眼金睛发现。对了,昨日祭旗还不知合不合格,也忘记叫小女孩看看是否一样,现在心可真是悬到嗓子眼。

许凝像揣着一只小兔子在怀里一样砰砰乱跳。

她把昨夜拿上来的祭旗打开,递给村长,村长随便找了一张椅子靠桌坐下,拿起祭旗。

看见是一面旗子,心里不由一惊,何时祭旗是这样的?

“这是你做的?”村长老练的开口。

许凝更心虚了,依然强装镇定,“有何不对劲吗?”

她没见过祭旗的模样,怎么会做的出来?

村长这一问,更让她紧张起来。

村长仔细的看着她,希望能看出点什么,可是人长得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只是这祭旗……

第一章与同学麻麻激情:掀起衣服揉她的奶头h

村长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为了不让许凝起疑有所防备,“没事,就是觉得挺特别的。”

许凝听见这话,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没放松警惕。

村长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仿佛就是在看一个怪人,看的她心慌无比,最后匆匆告别离开这里。走之前,深有意味的看了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全程站在一旁,不敢说话,怕自己说错话给许凝带来麻烦,也怕村长发现自己的异常。

村长走之前的那个眼神就是在告诉她小心身边这个“母亲。”

小女孩猜想村长是发现了什么,但她并不敢告诉,如果被村长知道,那她和母亲都活不了。

她也不知道祭旗的模样,因为每年母亲都躲着她制作祭旗,整日忙于村里的事情。

所以他们两个的关系渐渐疏远了。

村长走后,一直心神不宁的,这个人太奇怪了,难道真有这种换脸的易容术?

那她就不是本村人,而且还住在藏有秘密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她发现村里的秘密没。

看来得有所行动。

村长来到家里,一直心不在焉,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所以决定还是今夜就开始行动。

他起身来到今日那个胖女人家,两人嘀咕几句,只见那胖女人点头,走了出去。

许凝和小女孩两个人用完膳准备睡觉,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许凝脱到一半的外衣又穿了回去,缓步来到门前,这么晚了还会有谁。

小女孩在一旁也警惕起来,许凝打开门探出脑袋看,可是外面空无一人,

黑暗中有着一股淡淡的白雾,但是因为夜晚并看不清,正在她准备关门的时候就晕倒。

竟然是迷药!

许凝恨自己毫无防备,一个人影出现,随后许凝便没了知觉。

小女孩吓得从床上爬下来,门前这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伸出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小女孩才看清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竟然是个女人,这人她认识,就是昨日来找许凝做祭旗的那个人。

小女孩也不敢轻举妄动,不敢让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倒戈,她不想再这样提心吊胆下去了。

她想救出母亲,想让这个村子恢复正常。

她只能继续保持镇定,到时候再想办法救出这个漂亮姐姐。

“需要我帮忙吗?”小女孩颤巍巍的开口。

那个胖女人知道她被吓到,听这话也知道小女孩应该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她没细说。

她只是淡淡开口,“村长叫我把她押入地牢。”

接着把许凝单手抗在肩上,简直就如提一个口袋一样轻松。

许凝此时已经昏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乖乖睡觉,过几日就要到祭祀大殿了,我就先走了,你母亲,到时候我们大家再一起寻找。”

临走前,胖女人还留下这么一句话。

小女孩点点头,在女人走后关上门,坐在床上抽泣起来,她一定要把漂亮姐姐救出来。

胖女人扛着许凝走过一个转弯又饶过一个转弯,最后来到村长家。

胖女人走了许久的路,此时都有点喘不过气,许凝也在胖女人走路跌跌撞撞的碰撞中醒过来。

她努力让自己睁开眼,想看看现在的情况。她眯着眼睛看见自己被抗在肩上,

对面还站着一个男人,等等,好像是村长?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这个男人心思真是太缜密,一丁点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见村长朝她这里望过来,她慌忙闭上眼睛。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村长,人带来了,现在带去地牢吧。”

“好,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许凝听见他们说话了,要把她押入地牢,那她就逃不出来了。

得想个办法逃掉,可是现在他们这里有两个人,双拳抵不过四手。只能见机行事。

看他们这样吗,许凝更加断定村里流行的白病是人为,而不是天为,或许去到地牢也能得到一些消息,那就暂且进去吧,到时候再想办法逃出来,小女孩应该也会想办法救她的吧。

毕竟她母亲还在许凝手上,而且小女孩还求着她救他们两人。

那就先将计就计,或许能反将一口。

这般想着,许凝也静下心来。

她朝着正前方看去,那里应该就是地牢了,类似一个地洞一样的地方,外面用大铁门锁着。

村长上前掏出钥匙打开门,随着“吱呀”一声,门也打开了。

胖女人跟着他身后费力的走着,大气一口接一口喘,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分格的牢房。

一间紧挨着一间,里面有许多瘦弱不堪,面色蜡黄的人,许凝大吃一惊。

没想到这么一个普通又不起眼的村子,竟然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简直难以想象。

见村长又带着一个人过来,众人的目光都聚在许凝的身上。

突然有一个人出声,“她还是醒的。”

胖女人和村长不由一怔,加快步伐朝着一个空的房间走去,胖女人也伸出手抱紧许凝。

许凝立马就动弹不得,连呼吸都变的艰难起来。

村长快速打开牢门,胖女人一把把许凝丢进去,然后门就上了锁。

等许凝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锁在里面。这也太快了吧,仿佛就是一睁眼一闭眼的时间。

小女孩在家里坐立不安,也不知道漂亮姐姐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她得去看看。

她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地牢,一个挨一个的寻找,终于在一个隐蔽的房里找到许凝。

许凝见她来,有些吃惊,不曾想,小女孩竟然主动告诉她这个村子里的秘密。

小女孩一字一句说完,眼底泛起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