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需要静下来好好谈一谈。
哧——
白色的玛莎拉蒂在她身边停下,劲风带起她的裙摆,洛璃伸手按了一下,看向驾驶座的男人有些恼火:“你干什么?”
蒋翎深拿下墨镜勾唇一笑:“抱歉,没注意,不过你怎么在这呢?”
“我在哪跟你有关系吗?”洛璃没好气的回答,径直向前走去,懒得理他。
蒋翎深开着车慢悠悠的跟在她身边,“上车吧,我送你。”
“不需要!”洛璃从来没有这么烦过一个人,“我上次不是和你说清楚了吗?你能不能放过我?”
“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他吊儿郎当的说。
洛璃看他一眼:“我信你个鬼。”
蒋翎深勾唇一笑:“这样,你跟墨靳北分手,我就证明给你看。”
洛璃怀疑他脑子有个大坑,深吸一口气隐忍着,继续往前走。
“喂,你来这该不是找什么人吧?”
蒋翎深的话让她猛地停了下来,侧身看着他脸色格外的阴沉:“你跟踪我?”
也是,这个小巷子这么偏僻他怎么可能那么巧经过?
“说的好像我是变态一样。”蒋翎深很是无奈。
“你本来就是。”洛璃上前一步,“我警告你啊,如果你敢跟踪我就报警。”
不过……
洛璃脑海中闪过些什么,看向后面那个小巷子,“你……你们t社的根据地不是在这吧?”
蒋翎深眯了眯眸,眼底划过一丝危险。
洛璃看着他这个反应轻轻一笑:“果然在这啊。”
难不成这里是什么侦探所的聚集地?
都住在一起难道不会因为抢生意打起来吗?
蒋翎深轻轻一笑:“你都发现了,就不怕我灭口啊?”
他看着她,眼神跟着沉下去。
洛璃漫不经心的一笑:“无所谓。”
她继续向前走去。
舌尖顶了下牙床,蒋翎深推开车门追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喂——”
人行道和车行道有一阶台阶,洛璃被他这么一拽不稳的向下摔去,蒋翎深吓了一跳连忙将她揽进了怀里——
就跟电影画面一样,洛璃被他揽进了怀里。
与此同时不知道从哪涌出一些八卦记者瞬间将他们围住——
“请问两个人是在一起了?”
“刚刚看洛璃都不上车是吵架了吗?”
“是因为怀孕导致的昏倒吗?”
怀孕?
你们想象力要不要这么好啊!
洛璃一时间有些慌乱,被八卦记者挤得都站不好。
蒋翎深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出去,匆匆的上车离开了那。
拥挤中她要带给墨靳北的那盒手擀面也被挤掉了。
于是八卦头条又出来了——
#蒋翎深洛璃街头疑似吵架,女方怀孕险晕倒#
看着八卦记者写的话,以及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的画面,墨靳北伸手关掉了电脑界面。
程羽站在他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喘。
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因为墨靳北而冻住了。
抬手捏了捏眉心,墨靳北冷沉的开口:“通知公关部把这些新闻撤了。”
“是。”程羽点点头,逃一般的出去了。
深吸一口气,墨靳北压抑着内心中的火气,拿起手机上面还是洛璃刚刚给他发的消息。
呵。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拨出电话,对方却迟迟未接,墨靳北站起身拎着外套走了出去——
白色的玛莎拉蒂行驶在大路中央,车上的洛璃烦躁到了极致,“你是不是故意的?那些记者是你找来的?”
蒋翎深很是无辜:“我有那么卑鄙?”
洛璃偏开了头:“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
“放心吧,我会处理的。”蒋翎深看了她一眼,“估计是因为那天我说要追你的事情,所以一直有狗仔跟着我们。”
“你好意思说!?”洛璃瞪向他,“所以说你干嘛好端端的说要追我?我早就告诉你了,你要是和墨靳北有什么恩怨你就去和他解决,扯上我做什么?我很好欺负啊!”
蒋翎深认识她这么久,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大的脾气,“我要说我们的恩怨是因为我们都爱上了你,你觉得还能不扯上你吗?”
洛璃冷笑一声:“那你更因为尊重我的意愿了,虽然你们都喜欢我,但我喜欢的是墨靳北,这样还不够明确吗?你耍这些手段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你。”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指望你会喜欢我。”他漫不经心的说。

在她身体里猛烈的贯穿 冲刺,下面被揉得又湿又痒

他简直不能交流!
洛璃崩溃了:“停车。”
“我送你回去。”
“我说停车!”洛璃喊了一声。
蒋翎深不为所动:“这里停车会被抓进公安局,忍耐一下吧。”
真的好想弄死他!
洛璃气恼的偏开了头,早知道她就不去上那个节目,这样也就不会认识他,不会有这么多破事!
看着手机上的推送新闻,她不禁更加崩溃,这要怎么跟墨靳北解释啊?
蒋翎深将她送到小区门口,远远的看到墨靳北在那等待着,洛璃的心都止不住突突了两下。
他靠在黑色的车头上,开着前灯,一身黑色的衣着宛如与黑夜融为一体。
两辆车相对着,进小区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
弄得跟打群架似的。
洛璃反应过来解开安全带,着急忙慌的就想下车——
啪嗒一声!
车门被锁上了。
“你干什么?”洛璃诧异的看向蒋翎深。
蒋翎深看着前面的傅晏霆,眼里带着一丝挑衅的危险,“你说我要是现在对你怎么样,他会不会疯掉?”
“我看你才是疯了!”洛璃越过他想去解开锁,却被蒋翎深轻易的挡回去,气急抬脚将他踹开。
与此同时墨靳北已经大步走了过来,带着满身凌冽的气息。
似乎是没想到洛璃会动手,蒋翎深措不及防的被她踢开,身子撞到车门上发出一声闷哼!
洛璃手忙脚乱的打开门跑了下去——
惊慌失措的撞进墨靳北的怀里,他伸手扶住她上下检查了一下,随后扶着她站稳,目光阴鸷的走向驾驶座那边,打开车门一把将蒋翎深拽了出来!
洛璃吓了一跳,呼吸跟着一颤,看着墨靳北扬起拳头一下子砸在蒋翎深的脸上!
蒋翎深踉跄的往后退了退,差点摔倒在地,抬手摸了一下唇角,手指沾上一抹血迹。
腥甜的味道在口腔蔓延,一下子点燃了蒋翎深的战火,猛地扬拳朝他挥过去——
墨靳北动作快速的抬手挡住,另一拳用力的挥向他的肚子!
蒋翎深闷哼一声,疼的蜷缩下去,嘴里溢出一抹鲜血,却是笑了。
这个家伙果然是不太正常。
“我只警告你一次,离洛璃远一点,否则下一次就不只是这两拳这么简单。”墨靳北目光阴鸷的看着他警告,松手将他推开。
蒋翎深咳了咳,看着他带着洛璃往里走去,声音沙哑的开口:“只是这样你就受不了了?如果哪天我把她睡了,你不是该疯了?”
洛璃被墨靳北揽在怀里都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蹭蹭向上升起的怒火,感觉到他松了手连忙将他拉住:“算了,我们别理他!回家吧?”
她轻声的说着,眼底带着一丝害怕和期盼,硬生生的将他内心中的怒火抚平。
深吸一口气,墨靳北握住她的手腕拉了进去。
蒋翎深捂着肚子靠在车身上轻轻一咳,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神黯淡下来……
为什么每次,留下的都是他?
电梯缓缓上升,气氛格外的压抑。
洛璃被墨靳北牵着一动也不敢动,悄悄的看向他的侧脸,嗯……阴沉的吓人。
她今天真的被吓到了。
她从来都没有看过墨靳北对谁动手。
就像以前说的,他是个很会控制情绪的人,非常的内敛,即使内心波涛汹涌,表现上也不显露半分。
他是上流社会真正的贵公子,动手打人这样的行为似乎跟他特别不匹配。
今天这次让她看到了墨靳北的另外一面。
失控而愤怒的一面。
叮——
电梯到达楼层的声音把洛璃吓了一跳,不等她反应就被墨靳北拉了出来。
他牵着她,输入指纹打开门拉着她走进去——
洛璃被他抵在了墙壁上。
啪!
灯光被他拍开。
洛璃吓得缩了缩脖子。
墨靳北深呼一口气,转身面对着她,“解释吧。”
洛璃吓得不敢说话:“解释,什么?”
墨靳北眯了眯眸:“你说呢?为什么跟他在一起?新闻又是怎么回事?”
他满脸怒气,双手放在腰上,看上去生气极了。
洛璃抿了抿唇,“那个……你听我慢慢跟你说,我是跟sasa去那边玩的,但没想到碰上他了。”
墨靳北冷笑一声:“你去跟lisa玩,结果他送你一个人回来?”
“不是不是……”她连忙摆摆手,“sasa先走了,然后我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他了,他一拽我我差点摔倒让他就扶了我一把,谁知道那么多八卦媒体忽然涌出来……我也不想啊,就,就那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