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王上已经去世的消息,飞鹰自己到现在都还没办法接受,他心中也是悲痛万分。
“飞鹰,去把你们王上叫来,我一定要问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给我开这种玩笑。”沈云舒握紧拳头,尽量让自己稳住情绪,眼泪却止不住的从她双眸里滚出来。
“沈小姐!王上若是在,他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如此悲伤,王上希望你要好好活着!”
飞鹰眉头紧蹙,语气里也满是无奈和伤心。
沈云舒紧绷的神经,如一根拉得笔直的弦,在这一刻因为绷太紧断掉了。
她身子一个跄踉,险些摔在了地上,犹如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
“阿辞,你一定是在骗我,其实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对不对?”
沈云舒喃喃自语着。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到了后面却忍不住的再次悲恸大哭起来,身子都在颤抖。
“阿辞……”
哭到后面,因为太过伤心她哭晕了过去。
“沈小姐!”
飞鹰赶紧将她扶住,同时也让人赶紧去将花无忧请来。
沈云舒昨天才清醒过来,身体本就虚弱,好在毒是已经解了,可因为悲伤过度被打击得不轻。
尘儿和小泽听后赶紧也跑了过来。
两个小奶包将沈云舒团团围住,看着娘亲晕过去了都还在掉眼泪,他们心里特别的难受。
“娘亲,你要快点好起来啊!”
两个小东西也忍不住掉着眼泪。

男人含玉势出嫁调教现代 舌尖撩拨她胸前的柔软

尘儿摸了摸小泽的头,“小泽,我们是男子汉不能哭,我们还要保护娘亲呢!”
小泽郑重的点了点头,“对,我不哭,我不会哭的呜呜呜呜……我只哭这一次。”
两个小奶包再懂事,年纪也不过才几岁。
见沈云舒昏迷不醒,内心自然着急无比,这一着急难过就想哭。
“阿辞……”
“阿辞,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沈云舒猛然惊醒,汗水和眼泪将她鬓角的发丝都湿透了。
在她身边的两个小奶包听到她的声音,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着急的看向她,“娘亲,你醒了?”
沈云舒看着两个粉雕玉琢,长得简直是君慕辞缩小版的两个儿子,心脏一痛,仿佛被人插了一刀,心中也更为思念君慕辞了。
她抬手将尘儿二人抱入怀中,再度泣不成声。
接下来几天,沈云舒都在悲伤中度过,整个人十分颓靡。
见小泽和尘儿一直担心她,望着他们和君慕辞神似的面容,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
她跟外公夜沧鸿还有师父说好,让他们暂时照顾尘儿和小泽,她打算前往凤凰神族。
“舒儿,这凤凰神族外人是不允许进入的,那边异常危险!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两个孩子考虑下,君慕辞实力那般强去了那边都了无音讯,你去……我们怎么放心得下?”花无忧很是担忧,出声劝着沈云舒。
沈云舒却微微摇头,态度坚决的,“师父,你不用劝我,我已经决定好了。尘儿和小泽就拜托你了,你们等我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