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大小姐对孙儿中意的事情,整个京城都知道的是不是?她之所以退婚,不过是那日当众出丑,实在气不过。”

“孙儿去问过梅家大小姐了,她原谅我了。她说,当初跟孙儿退婚是因为误会,现在误会解除了,她愿意嫁给孙儿的。”

夏厉寒眼睛一眯,脸色冷了几分。

“那你身边的那个丫头怎么说?即便梅大小姐本人同意,振国公和振国公夫人都不会同意吧?”太后又问。

“那丫头我不会留在身边的,振国公那边,孙儿会去负荆请罪,务必获得他们的谅解。求皇奶奶成全!”

夏灼言说着跪下来,对着太后娘娘磕了个头。

太后不说话了,过了会,叹口气道:“你先起来吧。本宫不能跟你打包票定然能成,只能说尽力促成吧。”

在一干儿孙中,除了自己的心肝宝贝夏厉寒,只有夏灼言这个孙儿她是最喜欢的。

夏灼言还从来没有为个女人这般着急,即便是当初为了梅羽霓也没有。

现在他着急如此,可见对梅寒裳是真的上心了。

而太后,对梅寒裳印象很好,若真能促成两人的亲事,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得了太后的许诺,夏灼言高高兴兴地行礼准备告退。

却忽然听夏厉寒清冷的声音响起:“娘,你说要给我许门婚事的。”

这宫中,只有夏厉寒这个混世魔王一个人能喊太后娘娘做“娘”!即便是皇上,也只唤“母后”,或者“母亲”。

太后喜出望外:“怎么,你想通了?看中了谁家的姑娘?可是李家二房的嫡女,我瞧着她就很不错!”

早上她问宝贝儿子婚事的事,他还发了一通脾气,打碎了她一个玉瓶呢!

夏厉寒摇头。

“那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陈皇后家的姑娘?那个也不错的!”

夏厉寒还是摇头。

“那是谁?”太后瞪眼。

夏厉寒抬起修长的手指,指向夏灼言。

夏灼言一呆,就听他缓缓说:“梅家大小姐。”

宫殿里顿时寂静无比。

过了片刻,太后才终于回过神来,惊声问:“又是梅家大小姐?”

夏厉寒点头。

太后哄孩子一样地哄:“寒儿啊,梅家大小姐不适合你哈!”

“是娘娶媳妇?”

“当然是你娶了——”

“既然是我娶,我就要自己挑。我就要梅家大小姐,别人都不要!”

太后苦了脸,夏灼言也傻了眼。

又是一段沉默之后,太后看向夏灼言:“言儿啊,这天下女人多的是——”

夏灼言心中一阵发寒,连忙道:“皇奶奶,您刚刚才答应孙儿的!孙儿对梅家大小姐一往情深,娶不了她辗转难眠的!”

太后噎了下。

这件事确实也讲究个先来后到吧……而且,人家姑娘似乎更加心仪夏灼言。

“她能治我的病。”夏厉寒就这么简简单单说了一句。

太后立刻拍板了,对夏灼言说:“我瞧着,那柳家的大小姐就不错,就这么定了,你就娶了她做正妻吧,那个梅羽霓,你可以留在身边,当做对梅大小姐的一个念想!”

夏灼言欲哭无泪。

念想个啥!看见梅羽霓,他就想到自己被欺骗的事,想到自己不能娶梅寒裳的事,还念想!

太后偏心眼也偏得太厉害了吧!

他心里不忿得很,脑子一转道:“皇奶奶,梅大小姐之前已经跟孙儿说好了,非孙儿不嫁的,亲事这种事,还是要问过人家姑娘本人才行吧。”

他生怕太后不同意,说完立刻就激将夏厉寒道:“皇叔,成亲的事,总不能强娶的吧?”

夏厉寒脸色冷冷道:“问她就问她,明日让她进宫,当面让她选择。”

夏灼言不说话了。

他虽然对太后撒了谎,但想来,跟那个患了心疾活不了二十五岁的康王比起来,振国公府应该更倾向于他吧。

想到此,他竟觉得他的胜算多了一些,心中不由喜滋滋的。

“行了,你下去吧,明日午后再来,让梅大小姐当着本宫和你们两个的面,选择一个。”

“是的,皇奶奶。”夏灼言心满意足地行礼告退了。

从皇宫出来,他又怕明日还有什么变故,特意赶了一趟去了振国公府。

振国公接待了他,他说明来意,并表达了自己对梅寒裳真挚的情谊,然后才告辞离开。

他想,振国公府有了准备,选自己的胜算就更大了。

梅寒裳起初还不知道这件事,晚上她去郑苏苏那,瞧见她在垂泪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件事。

郑苏苏拉着她的手哀声道:“我的女儿命怎么这么苦?不嫁给康王的话,就要嫁给三殿下。三殿下之前那般对你,娘真不想让你去受苦!”

振国公倒是有点乐观,抚须道:“我瞧着三殿下颇有诚意,兴许裳儿嫁过去能过得不错。而且,这次定然是正妃!”

“他的正妃我们也不稀罕!”郑苏苏气道,“我们裳儿现在是怎样的名气和身段,想找个更好的什么样的找不到,非要找这被人用过的吗?”

梅寒裳惊异地看着郑苏苏。

古代的女人不是三从四德吗,怎么也有这种思想,不喜欢被用过的?

看来,女人都一样吧!

“娘说得没错,这种被人用过的,女儿不想要。”

振国公感觉自己被内涵了一波,咳咳两声:

“可,不选他,就只能选康王。康王活不过二十五,难道要让裳儿嫁过去没几年就守寡?再者说了,这康王能不能人道还两说呢,别守完活寡真守寡。”

“呸!你这个糙汉子,说的什么鬼话!”郑苏苏对着自家老公骂起来。

振国公搔了搔头,少有的露出“妻管严”的表情来:“那怎么办?”

“两个咱们裳儿都不嫁,明日我就进宫去见太后娘娘,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不能让我家裳儿受苦去!”

2022最好看(人妻忍着娇喘被中进中出视频)全章节阅读

梅寒裳睡到半夜,感觉脸上一阵发寒,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睛,她就看到了那柄寒光闪闪的剑,剑刃又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睡意全无,转头去看,果然看见那张死人脸!

“王爷!复诊的日子还没到呢,您怎么又让追难把我掳来了!”她高声问。

夏厉寒把玩着手中一枚绿茵茵的扳指,没说话。

梅寒裳看向追难。

追难握着剑柄的手松了松,但在看向夏厉寒之后,就又重新握紧了。

“梅大小姐,王爷找你是有事要问。”

“有事问不能好好请么?老玩这一套有意思吗!”

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她可真不能忍,夏厉寒一次又一次这样把她弄进宫里来。

夏厉寒将绿扳指往桌子上一放,冷冷问:“你要嫁给夏灼言?”

“狗才要嫁给他!”梅寒裳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倒是不奇怪,为什么消息会传得这样快,毕竟,都让她从夏灼言和夏厉寒中间选一个了。

夏厉寒对追难使个眼色。

追难终于松了口气,将剑刃从梅寒裳的脖子上收了回来。

梅大小姐这表现杠杠的,一句话就让主子消了气。

刚才他还在为难呢,要是主子让他割下去,他该怎么办,他可真的舍不杀她呢!

“不嫁夏灼言,就嫁给本王。”

“狗才……”

梅寒裳的话刚出口就硬生生忍住了。

狗王爷在这呢,就算骂也不能当着面啊,心里骂就好。

“那个,王爷,您瞧我——”

梅寒裳将自己带着胎记那一面的脸展现在他的面前,“就这样子,您瞧着,能吃得下饭吗?”

“吃不下。”

王爷很实诚。

梅寒裳翻个白眼接着说:“那就是了,王爷何必要娶小女呢?娶回来放着膈应你的吗?”

“传宗接代,跟脸没关系。”夏厉寒接着又来一句。

梅寒裳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传宗接代,王爷啊,就您这身子骨,想得还挺远!

“咳咳,那个,就算是传宗接代,也该找个长得差不多的啊,就我这种带胎记的,是会遗传的知道吗?王爷这盛世美颜,怎么能让我把后代的颜值拉低了呢?找个漂亮的小姐多好呢!”

她循循善诱,跟他科普遗传知识。

“少说废话。明日,你选本王就行。”夏厉寒终于不耐烦了,皱眉道。

梅寒裳看着他:“若小女不选——”

“锵”!

追难的剑出了鞘。

梅寒裳的话赶忙转了个弯:“不选是不可能的!肯定要选王爷您啊~”

夏厉寒看着她:“你若反悔——”

话顿住,追难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剑劈向了旁边的椅子。

“砰”的一声,椅子从中间被劈成了两半,刀口十分齐整。

梅寒裳内心瑟缩了下,想着,这刀口死的话大概痛快。

不过,她刚刚穿越过来,好不容易混得风生水起,还没活够呢。

“你们振国公府的人,我想让谁成这样,谁就能成这样。”夏厉寒的声音如冰窖透出来的。

“我怎敢反悔。”梅寒裳立刻回答。

她信夏厉寒有这个能力,端看追云就知道了。

追云那样的轻功和办事能力,这样的人在他的麾下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个。

别看这王爷病娇娇的,好像没什么战斗力,实则腹黑得很!

他明着不敢动振国公,但来个暗杀啥的,还不是妥妥的吗?

想让她“死于非命”,也定然是十分容易。

好汉不吃眼前亏,暂时答应了就是!

等着真的娶了她,她有千万种法子来恶心他,让他休了自己。

到时候,是他不要的她,可怪不得她了。

见她乖乖的不说话了,夏厉寒略略满意,点头对追难道:“送她回去。”

梅寒裳表示,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

摆脱了三殿下,好日子才刚开始,就又缠上了个康王!

可是,她有点不明白,病娇货为什么非要娶她?

难道是因为她会治病?想要把她这个“神医”绑在自己身边?

可这也不至于需要成亲吧?

想到他那盛世美颜,梅寒裳的心情有点复杂。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非要找个人嫁的情况下,他这颜值也算是上上之选了。

要是再能睡一睡他……啧啧……

梅寒裳想得入神,旁边追难忽然出声:“梅大小姐。”

梅寒裳回神,转头看着他:“什么事,追侍卫?”

“您的口水流下来了。”

梅寒裳:“……”

第二日下午,果然宫中来了消息,让梅寒裳和郑苏苏一起进宫去。

郑苏苏一路上都握着梅寒裳的手,红着眼圈:“裳儿,娘不会把你推进火坑的,今日,不管怎么说,咱们一个都不选!”

梅寒裳被郑苏苏的爱女之心感动:“可若是这样,在太后娘娘那获罪了可怎么办?”

“不管是怎样的结果,都有娘和爹扛着呢,你不用操心,你只管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决定就好!”

看着郑苏苏这为了女儿不惜豁出去的样子,梅寒裳眼圈就红了。

她紧紧握住郑苏苏的手道:“娘,女儿大了,也能保护你们。”

郑苏苏似乎意识到什么,变色道:“怎么,裳儿,你要做什么?”

梅寒裳对她灿然一笑:“娘,放心好了,不管后面如何,我都会过得很好的!”

不就是个病娇王爷么,大不了不给他治病了,慢慢熬死他!

车子很快就到了皇宫,有宫人早已得了太后的嘱咐在宫门口迎他们了。

她们跟着内侍一路往里,最终来到了太后的慈宁宫。

今日颇为正式,太后端坐在上,下手依次坐了皇后娘娘、兰妃和其他众嫔妃。

夏灼言和夏厉寒坐在众嫔妃的对面。

夏灼言一身水蓝色的长衫,容光焕发。

夏厉寒依然是白色衣袍,神色慵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