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主乐呵呵的冲着他们两个人笑,在这件事情上毫不心虚:“难道你们就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的想法吗?我只不过是把这件事情提前了。”

他们两个确实是想过,现在自己的手下把那个组织藏着的钉子拔出来之后,再把这个消息公之于众的。

但是公之于众的方法却和杨家有着天差地别。

“我们确实想过要公开,但是就算是公开那也是往严重的说,况且这件事情本来就非常的严重,我也不算是撒谎。”程深眼眸深邃,带着丝丝的冷意扫在他的身体上。

而杨家主丝毫没有被他的眼神给影响到,直接道:“既然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往严重了,说我为什么不能往轻了说?你公开的时候可以带着自己的观点,那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这话说的简直让人无法反驳,程深也只是那样坐在位置上定定的看着他,最终反问:“那我们当初五家开密会的意义上什么?”

如果就这么想要全世界知道的话,那他们可以开会的时候直接网络直播,让他们那群人自己判断。

“开密会的原因你不应该问你自己吗?开会之前,我怎么会知道开会内容是什么?”杨家主理所当然的说着。

程深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这件事情他们和杨家主根本就说不通,杨家主怎么着都听不进他们的意见。

“哦,既然你们觉得这这件事情上没有错。”夏苒渐渐的勾起了唇角:“那你们觉得绑架陈柠,应该吗?”

听了这话之后,杨家主的懵了一秒。

随后直接转过头看着杨婉问:“这件事情是你做的?你怎么第一天上班就跟别人闹矛盾?”

而杨婉听到这话之后,表现的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她满眼莫名的看着夏苒,解释:“自从出了公司之后我就没有见过陈柠,根本不知道她被人绑架了。而且她人丢了,你们现在不应该去找人吗?”

杨婉分明在反问,既然陈柠人都丢了,你们不去找她在这里做什么?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夏苒对着她渐渐眯起的眼睛,冷笑:“她刚刚跟你闹完矛盾之后就失踪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或者说,你是觉得是有人特地选了这个时机嫁祸给你的?”

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用来堵她嘴。

杨婉听到这话之后整个人顿时就恼怒了,情绪差一点就没有收住,险些直接朝着夏苒那张脸打过去。

而杨家主闻言看向杨婉问:“我跟你说过什么了,刚去公司不要和同事闹矛盾,你怎么就听不懂?”

杨家主一切表现的太过于自然,让夏苒都有些怀疑他知情不知情。

程深就压根儿没有搭理他们两个人的表演,非常直接道:“我要搜查你们的院子,搜不出来人我才走。”

这话说的就有一些太过分了。

这里是杨家,不是任由他们欺负的陈家。

杨家主本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脸上都挂着笑容,这个时候因为这句话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直接抬起手拍到了桌子上面,杨家主吼道:“这里是我家,是你们说搜就能搜的地方吗?我们杨家好歹是前五的势力,你们做事情不要太过分。”

然而程深压根就不知道过分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他冷笑:“就是因为你们家族还算实力不错,我才会通知你一声,否则我直接就让人进来搜了!”

随着这两句话,他们之前的火药味持续上升。

而杨婉看到这种情况,也知道他们几家算是撕破脸皮了。她瞬间委委屈屈的就凑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道:“我也不是想要入职第一天就和人发生矛盾,都是他们欺负我……”

“呜呜……夏苒她直接随便打发给了我一个职位。陈柠是她的助理,明明各项能力都不如我,夏苒却偏偏要选择她也不选择用我。”

听着她委屈巴巴的声音,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蛋。如果之前在公司不是她亲眼看的,说不准还真觉得是公司对不起她。

而杨家主一听见女儿哭,几乎瞬间就心疼了。他抬起手摸了摸女儿的脸颊,哄到:“乖,爹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我觉得这个公道不需要讨,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了,我有自己的助理。”夏苒对着他们两个人翻了个白眼,强调:“如果你不想去我公司的话,也没有人强迫你去。但是你既然去了,那你就和所有的人都一样,没有任何的特权。”

一家公司如果连一视同仁都做不到的话,那还怎么让手下的员工信服?

关于夏苒的信息,程深虽然是知道的最快的那个。听到这话也道:“杨总,如果有人在你的公司里面耍大牌,不配合工作的话。你觉得这样的人应该继续留下来吗?”

杨家主听到这话道:“不应该。”

杨婉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就惊讶了,噘嘴看着他:“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安抚性的摸摸她的脑袋,杨家主严厉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可是我的女儿向来对工作非常的认真,你们刚刚说的话纯粹就是污蔑。”

这个杨家主究竟有多么的眼瞎?

对于这件问题夏苒不得不深刻的思考, 毕竟她实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维护自己的女儿,把如此明显的现实扭曲掉。

而在此时,夏苒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一低头就是青烟发来的信息。

鞭打调教下贱的烂货H:np多人群p纯肉粗口

青烟发完消息就把手机放到口袋里面,然后快速的朝着没有搜的几个房间跑去。

而在她不远处的房顶上则是沙柳。

沙柳脚步轻盈速度极快,如果不是青烟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人的话,只怕要把他彻底的忽略掉了。

快速搜查完面前这几个房间,抬头就看见沙柳在那边给她打了一个手势。沙柳搜查的那边并没有人,陈柠十有八九就在她这边了。

她轻轻关上房间门,在想要打开下一扇的时候,闻到周围忽然散发出一股男士香水的味道。

当她若无其事的装作没有发现,想要看看那个人想干什么的时候,暗处就传来了一声轻笑。

一个男人道:“警戒性不错,演技太差。”

这种语气就像是在评判着不够优秀的后辈,傲慢却也非常的侮辱人。

青烟的心里面被他气到了,不过却警惕的没有直接出手。转身看着慢慢从暗处走出来的男人,发现那个男人用面具遮掩容貌,眼神中带着让人讨厌的调侃。

“你怎么厉害就露脸出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青烟冷冷的看着他,双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腰间,随时准备拔刀。

饶有兴致的看了看青烟,那男人道:“如果你现在回去我还能当做没有看到你,如果再逗留的话……我就认定你想要在这路陪我了。”

搜都搜了这么长时间,眼看胜利就在前方,青烟怎么可能会放弃?

她一只脚往后退了半步,眼中带着浓浓的战意:“少说废话。”

这话一落,他们两个顿时就对视在了一起,下一秒同时朝着对方就冲了过去。

动手之前她没有感觉到什么,现在青烟这才明白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有多么的厉害。

她在这一方面也算是比较顶尖的了,但是面前这个男人却一直压着她打。几乎让她看不到任何成功的机会。

那个男人看着她明明打不过,但是却仍旧不肯退缩的样子。冷声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离开这里。”

青烟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一抹近乎放肆的笑容:“该离开的人应该是你。”

说完这话,沙柳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面窜了出来,狠狠的踢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那个男人猝不及防的就被他打到了,因为沙柳这一脚没有留任何的力,他摔在地上几乎都快要站不起来了。

看着那两个慢慢的朝着自己这边靠近,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站起来直接就朝着一个方向跑了。

看着那个人想跑,青烟立刻就想要上前去追。刚刚踏出一步,直接就被沙柳给拽住了。

青烟道:“我们现在还没有把人找到,他要是提前把这件事情告诉杨家其他人的话,万一前功尽弃了怎么办?”

“那个人的身手实在太厉害了,我们纠缠他只会更加浪费时间,到时候说不准会惊动其他人。”沙柳解释道:“有这个时间,我们还不如赶紧把人找出来。只要把人找出来了,就算杨家知道我们偷偷搜他们房间又能怎么样?”

而且他很相信夏苒和程深。

就算这件事情被捅到了杨家家主的面前,他们两个也会有应对的办法的。说不准到时候还会给他们拖延一下时间。

青烟听了这话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心里面还是更偏向于追上去,但就他们说话的功夫,只怕那个人早就跑的没影了,现在也只能放弃了。

没有了其他人的阻拦,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被锁在小房间里面的陈柠。虽然房间里面有着看守她的人,但是那两个人的身手却没有厉害到哪种程度。

陈柠被他们两个人救出来的时候意识已经有些不清了,她迷迷糊糊之间还挣扎了两下,当睁开眼看到是跟在夏苒身边的青烟时,这才彻底放松了。

杨家人依旧在和夏苒他们对峙,夏苒的手机响了一下,知道人已经被救出来了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杨总接了一个电话,他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恼怒的表情。他倏然站起来对着他们质问:“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竟然敢随意搜查杨家!反了天了!”

看着杨总恼怒的样子,夏苒觉得他估计只收到了自己的人进入他们家的消息,还不知道现在人已经被她救出来了。

要不然说话的时候,只怕底气还硬不起来。

夏苒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这不是特殊事件特殊对待吗?反正你们杨家我是查定了,我这样偷偷查没有把事情放在明面上,这也都是为了保全你们杨家的脸面。”

别人查了家固然丢人,这是两种丢人程度还是不一样的。

杨家主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就被气红了脸,他伸出手指着面前的夏苒,简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过了好半晌之后,他这才吼道:“我们杨家不欢迎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你们杨家也从来没有欢迎的时候。”程深眼皮子抬了抬,压根儿没有把他这句话放在心上:“我的去留,你还没有资格决定。”

“既然你们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杨家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随着他拍了拍手,刚刚守在外面那一群人直接推开门就进来了,站到杨家主面前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两个。

如果是以前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夏苒心里面或多或少还会有一些发憷,但自从来了宁林岛之后这种场面见多了,如今更是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程深非常自然的把自己的胳膊放在夏苒的肩膀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家主,语气却非常的冷:“哟,你们这是准备来硬的了。”

杨家主看了一眼自己被场面吓破胆的女儿,又看了看不动如山的夏苒,只觉得杨婉第一天就受欺负也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