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微微一笑,有理有据的分析道:“大家请看,这位贼人身材一点都不瘦,皮肤白皙,脸上也很饱满,而且,说话口音于我们这地方略有差异。”

“由此可见,这位贼人不但在撒谎,而且,还不是本国之人!既然如此,他即便穷困,也应该在本国偷盗稻种,而不是越境来我国偷盗。”

“再者,两国边境,可有士兵防守,他要不是得了本国允许,又怎么可能会越到我国境内呢?”

“因此,我断定,这位贼人分明就是我们的敌国大澳国人!他就是大澳国派过来的奸细!”

宋福福把贼人身上的细节,对一众老百姓讲解了一番,在场老百姓们听了后,顿时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表示有道理。

宋平也被宋福福的精细的洞察力所折服,在这方面,他比宋福福倒还是有所欠缺。

“小弟,你真是越来越精明了!大哥佩服!”

宋平由衷的称赞宋福福道。

宋福福一听,谦逊一笑道:“大哥谬赞了,小弟也是从简单的方面加以观察,大哥要是仔细看的话,也很容易看出来!”

在场老百姓知道这贼人是大澳国派过来的奸细,当即愤怒起来,一个个围上去,恨不得把盗贼手撕了。

那贼人见自己的伪装被宋福福识破,面色一变,知道瞒不下去了,立刻现出真面目,大声咒骂宋楚宁和张敏娟道:“你们镇北王和王妃,眼见着我们大澳国老百姓没粮食吃,却不管不顾,简直丧尽天良!”

“难道我们大澳国老百姓,就不是老百姓了?他无德无能,不配称王!今日不给我稻种,就是谋害我大澳国百姓,老天会惩罚你们的!”

在场老百姓听了,立刻得意洋洋起来。

对于贼人的怒骂,他们不屑一顾,纷纷回怼了起来:“你们大澳国没有粮食,关我们屁事?我们为什么要给粮食给你们?”

“就是,你们大澳国,可是我们的敌人,经常骚扰我们边境,我们不杀了你们,就是善待你们了,你们还厚颜无耻的找我们要粮食?”

“你们大澳国,都是一群土匪,人人得而诛之!还想偷我们的稻种?凭什么?我们王妃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宝贝东西,凭什么要免费给你们?喂饱了你们,好来攻打我们国家?”

……

边疆老百姓们一个个都对大澳国有气,他们才不会傻到把粮食交给大澳国,然后,让大澳国来攻打自己。

因此,对于贼人的说法,一点都不同情。

“你们这些人无情无义,会有报应的。”贼人气的七窍生烟,大骂了一句,然后就要撞墙自尽。

他知道,被他们抓回去就得按照间谍处理。

那结果不用想,只有一个字,死!

而且,还不知道到底怎么个死法,如果宋楚宁和张敏娟狠狠的折磨他,直到死去,那还不如自己了断的干净。

于是就想寻短见。

谁知,宋平见了,立刻阻止了他。

“想死?没那么便宜!”

宋平抓住贼人的双手,不让他自尽。

贼人气呼呼的骂宋平道:“你们想折磨我?门都没有!”

“士可杀不可辱!”

贼人装成一副烈士的样子,但宋平见了,却只是冷笑一声。

他才不会同情这种人,这种烈士,又不是战场上的,不值得他敬佩。

“少说两句,待会有你受的!”

宋平言道。

宋福福勾唇一笑,然后对宋平建议道:“大哥,我觉得,还是把他交给小妹去处置比较妥当!你认为如何?”

宋福福知道宋绵绵喜欢折磨人,有这么个玩意让她折腾,她肯定乐意。

宋平一听,点头一笑道:“我觉得行!

宋平当然知道宋福福怎么想的,他也不反对,对待敌国间谍,他是绝不会有丝毫同情的。

于是,二人把想法对宋楚宁和张敏娟说了。

夫妻二人表示同意,于是,宋楚宁就命令把贼人押回去,交给宋绵绵处置。

很快,就到了家中。

此时,宋绵绵正在家里弹琴,玉指翻飞,琴声悠扬。

如今的宋绵绵,已经出落的越发漂亮动人了。

宋楚宁见了,不禁欣慰的夸赞道:“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绵绵如今,已经是大姑娘了,比起小时候,更多了份成熟的气质和苗条婀娜的身段,就是皇家公主,也不如我家绵绵好看。”

宋绵绵听了宋楚宁的一番夸奖,心里十分的得意。

“爹,你夸的女儿脸都红了!女儿真有那么漂亮嘛?”宋绵绵起身,来到宋楚宁面前 ,亲昵的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起来。

宋楚宁开怀大笑道:“爹什么时候骗过你?你是不相信爹,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一句话,把宋绵绵说的心花怒放起来。

女人都希望自己美丽,然后,得到别人的夸奖 。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

宋绵绵也是女人,虽然还是没有成亲的女子,但是也和其他女人一样,都是这样的心思。

“绵绵,你的琴声是越来越进步了!”

宋福福对宋绵绵恭维道。

宋绵绵听了,就笑道:“是嘛?二哥!”

说完,她又忽然发现,宋平后面押着一个陌生男子。

她十分的疑惑,于是诧异的询问宋福福道:“二哥,这是男人是谁?”

闻言,宋福福就解释道:“一个贼人,是大澳国的奸细,过来偷我国的稻种!被大哥抓起来了!”

奸细?宋绵绵听了,面色一变,顿时俏脸一寒,怒视贼人:“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盗我国稻种,你知不知道,这是死罪?”

宋绵绵也和宋福福他们一样,愤恨大澳国,自然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但贼人见了宋绵绵娇俏可人的模样,却一时间浑身瘫软。

他几乎看傻眼了,没想到宋楚宁和张敏娟的女儿会如此的漂亮动人,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痴迷于她的。

将军与娇妻各种做高H 花蒂喷潮双性np甜

“看什么看?一副流氓胚子!”

宋绵绵察觉到贼人的不善眼光,立刻娇斥道。

贼人被骂,不敢再盯着宋绵绵看了,低下了头。

这时,宋福福和宋平对宋绵绵说道:“小妹,这个人我们把他交给你处置了!你好好的管教管教他!”

宋绵绵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立时开心的笑道:“谢谢大哥二哥,你们走吧,我要把他好好的教训教训!”

说完,就让军士把贼人押到自己的房间,然后锁上了门。

“你来我国偷稻种,是为了什么?谁指使的?说!”宋绵绵拿着一根鞭子猛地一挥,寒着脸,小脸严肃的审问着贼人。

贼人并不当回事,只闭口不言,看着宋福福冷笑,他觉得宋绵绵一个大小姐,能把他怎么样。

刚才在路上,宋福福和宋平的举动,他都见识到了,也就会耍两下嘴皮子,没有什么大用。

因此,他更不怕宋绵绵。

谁知,宋绵绵见贼人理都不理一下自己,当即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道:“你不说是吧?可就休怪本小姐不客气了!”

说完,就一鞭子抽了过去,直接打在了贼人的脸上。

“啊……疼啊!”

贼人瞬间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没想到宋绵绵居然如此的狠辣,说打就打,完全没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温雅样子。

“你也知道疼?这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大菜还没上呐!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本小姐可要上大菜了!”宋绵绵一脸凶巴巴的威胁道。

贼人一听,一脸的懵逼,心中恐慌不已。

还没有反应过来,宋绵绵又是几鞭子抽过去。

整张脸瞬间肿了起来,像个馒头似的,十分的好看。

“既然你不识时务,那本小姐只能给你上大菜了!”说完,就命人去拿辣椒水和盐过来。

贼人一见,顿时吓哭了。

他才不会傻到连辣椒水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在大澳国监狱里,用辣椒水折磨犯人,是很常见的事情,只是,他还没有“机会”尝试。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要尝试这种刑法,而且还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他怎么能接受的了?

“大小姐,求求你,不要用这个!”

贼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宋绵绵不要如此的折磨自己。

可宋绵绵却冷笑一声道:“若是刚才,你这样求饶的话,本小姐说不定会饶了你。可是,现在,晚了!”

说完,就邪魅的一笑,然后,把辣椒水直接灌进了贼人的嘴里,逼他吞下去。

贼人被呛的不停的咳嗽起来,样子十分的狼狈。

“咯咯咯……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还说不说?本小姐还有大大大菜没有上呐!”宋绵绵坏笑起来,这笑声让贼人感到异常的瘆人。

还有更大的“菜”?

我的妈呀,怎么就遇到这样的活阎王呐?

贼人暗暗叫苦。

等宋绵绵把最后的大菜展现出来后,贼人直接崩溃了。

这真是女罗刹呀!

一番折磨之后,贼人彻底被宋绵绵搞怕了。

他没想到,宋绵绵一个大小姐不但会监狱里面的辣椒水,还会毒药,而且,是那种毒不死人,却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

世间怕是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了,贼人现在才知道,比起宋福福和宋平来说,宋绵绵更可怕,她根本就是个女魔头,要人的命。

……

张敏娟坐在贵妃椅上,悠哉的休息着,背后一个娇俏的丫鬟正在给她按摩肩膀。

“王妃,这力度还可以嘛?”丫鬟柔声细语的询问张敏娟道。

眯着眼睛,张敏娟一脸享受,点头道:“挺好,就这样按!这两天肩膀总是有些酸,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给我多按按,要不然晚上睡觉都不舒服。”

张敏娟吩咐着丫鬟。

丫鬟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好的,王妃!”

说完,继续轻手轻脚的按摩了起来。

“哎,坎儿井下一步,就该弄出水口了,这个是关键啊!”

“我这身上的担子可真不轻呐!虽说是王妃,可不比你们这些小丫头活的舒坦!”

张敏娟一边说着坎儿井,一边调侃着丫鬟。

“现在,你才知道担子重?那你刚才还反对那些老百姓给你建生祠?”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而且,肩膀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了,揉的张敏娟一阵摇晃。

她惊的回头一看,原来是宋楚宁。

“哎,你怎么来了?吓我一跳!”

张敏娟拍了拍心口,娇嗔道。

“让丫鬟干别的活去,本王给你按摩,保证把你按的舒舒服服的!”宋楚宁凑到张敏娟耳畔,柔声嘀咕道。

一句话,调弄的张敏娟咯咯直笑起来。

“讨厌!”

张敏娟白了他一眼,随即啐了一口。

那模样,娇媚极了,宋楚宁看的一阵心神荡漾。

丫鬟见他们夫妻恩爱调情,立刻偷笑着退下了。

“呕……”

就在这时,张敏娟突然呕吐了起来。

宋楚宁一见,愣了一下,随即一脸的惊喜,连忙询问张敏娟道:“你是不是有了?”

一听宋楚宁这话,张敏娟羞的脸红起来。

“不知道……反正,这两天老是想吐……”

张敏娟自己也不清楚。

“来人,请大夫来!”

宋楚宁立刻派人去请大夫。

不一会儿,大夫就过来了,给张敏娟把脉。

“王妃怎么样了?大夫!”

宋楚宁急忙询问大夫道。

大夫就回答道:“回王爷,王妃只是饮食不调,一时伤了肠胃,并无大碍!”

大夫说明情况,宋楚宁却一脸的失落。

“赏银!”

宋楚宁吩咐了一声,大夫拿着银子,谢恩离开了。

“本王还以为你是怀上了,没想到只是肠胃失调,今晚多做几个好菜,调一下胃口!”宋楚宁关心了一下,但失落的情绪还是没有转过来。

“你呀,整天就想着这些事!人家给你生了两个,你还不知足啊?”张敏娟白了他一眼,嗔道。

三个孩子听到张敏娟呕吐的事情,立刻跑过来探望。

“娘亲,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护理自己的肠胃?”

“就是,娘亲,你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以后千万要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