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以检察的名义,声称接到举报,让国家检察机关让郑铉海带回来稽查,这样可以往直前的案子上引!”

“好!那就以你的办法办!我通知检察机关,马上去处理。”

两个小时之后,国家检察机关,以稽查的名义,正式将郑铉海传唤调查。

郑铉海被调查的时候,正在给公司高层开会。

听检查机关说出要稽查的原因,他以为自己幻听了。

“什么意思?你们有没有搞错?有人举报我偷税漏税做假账?怎么可能?”

郑铉海态度激愤,并且非常强势,“我可以找你们裴总统,是谁下的命令,不想好了是吧?连我也敢调查?”

检察官们如实告知,“不好意思,这个命令,正是我们裴总统亲自下达,请郑总随我们走一趟吧!”

郑铉海听了理由,百思不得其解,裴衍他怎敢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会议上还说会大力扶持他们的行业,可是现在,竟然反水想要调查他?

郑铉海自视甚高,不惧怕国家调查,于是同意跟着检察官走。

他被带走后,消息也很快对外传出去。

这个新闻爆料出来后,立刻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和热议。

要知道,之前总统裴衍召开了国家经贸会议的新闻,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商业巨头行业大佬都被总统先生亲切接见。

可是才几天,新闻热度都还没下去,现在怎么就被稽查传唤?

难道说,之前的会议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在国家在动用手段,开始整治这些大佬?

一时间,那些被总统接见过的大佬们纷纷担忧,寝食难安。

郑铉海已经被带回检察院,等待接受调查。

消息回馈到厉墨寒这里,厉墨寒已经将资料证据都提供给检察院,协助他们工作。

L国那边的消息也传过来,夜晚晚他们一行人顺利抵达墨城。

回到墨城之后,夜晚晚陪同封枭一起带着孩子回封家。

专车停在封家的大门口,众人下车。

封枭转头看向身后的女儿,说道,“雪儿,你到家了!还记得这里吗?”

夜晚晚把封天雪带下车,封天雪站在封家大门外,看着眼前的环境,她有点点的印象的。

“雪儿,走吧,进去看看!”

夜晚晚牵着她,一同走进封家。

封天雪进门之后,左看看,右看看,那种刻在记忆里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她看见了院子里的秋千架,她还记得这个秋千架。

小丫头挣脱夜晚晚的手,径直跑向秋千,自己坐了上去。

夜晚晚和封枭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有说话。

现在是孩子自己找记忆的时刻,她的行为可能都是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的举动。

“爸爸,你能来推我吗?”

封天雪抬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封枭听见孩子突然叫他爸爸,顿时又惊又喜,他看向夜晚晚,“你听见她刚刚喊我了吗?”

夜晚晚笑着点头,“听见了,她喊你爸爸,让你去推她呢!”

“她终于喊我爸爸了……”

封枭一时间开心到眼眶湿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抹了一把眼睛,大步走上前去,帮女儿缓缓推动秋千。

随着秋千的升高,封天雪记忆里的东西也逐渐浮现出来。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在这里玩耍过,秋千荡起来的时候,她能从这里看见围墙外面的景色。

她好像也想起来前面花架下的一幕,有爸爸和妈妈坐在那里聊天的画面。

她和哥哥一起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开心的踢着花皮球。

坐了十分钟左右的秋千,封天雪说要下来,封枭用手阻止秋千继续荡漾,让小丫头平安落地。

离开秋千,继续朝前走,走着走着,一个花色的皮球从远处踢来,刚好滚落在她的面前。

看到花皮球,封天雪露出惊讶的表情,她弯腰把皮球抱起来。

看了又看,她认出这个皮球了,就是她记忆里玩过的那个。

她抬起头看向远处,然后便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他在对她笑。

“雪儿,把球踢过来!”

封天屹提前接到爸爸带妹妹回来的消息,已经等候多时。

他终于看见自己的妹妹了,她长高了很多,但是模样还是和从前一样可爱。

他很高兴,妹妹能够被找回来,他为了迎接妹妹,特地从储物间里把她从前最喜欢的皮球找出来。

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记得?

封天雪把皮球放在地上,抬起小脚,用力把球踢回去。

球回到封天屹的这里,他又踢回来,就这样,兄妹两踢了好一会皮球。

封天雪在玩耍的过程中,逐渐找回从前的自己,也忘记美杜莎给她造成的那些约束和威慑。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年仅5岁的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而已!

等到兄妹二人越踢越近,到末了,封天屹收起皮球,张开手臂迎接妹妹。

“雪儿,欢迎你回家,我是哥哥,还记得我吗?”

封天雪点点头,跑上前去,也伸出小手抱住哥哥。

兄妹两抱在一起,这一幕,又感动了封枭。

他们的雪儿快回来了!

拥抱结束后,封天屹拉起封天雪的小手,和夜晚晚打招呼,“夜阿姨,谢谢您送我妹妹回来。”

“不客气,天屹。”

封天屹低头对妹妹说,“雪儿,哥哥带你进屋,你以前好玩的东西,哥哥都帮你留着呢!”

众人一起进屋里,果不其然,封天屹早就把封天雪以前的玩具箱子全都搬到一楼客厅的地垫子上。

那么多的玩具,封天屹逐个找出来,问道,“雪儿,还记得这个娃娃吗?你2岁生日的时候,妈妈给你买的!”

封天雪来到垫子上,开始和封天屹一起研究起箱子里的玩具。

有些东西她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有些东西,看着就觉得熟悉。

她都很喜欢!

兄妹两在垫子上玩,夜晚晚和封枭坐在旁边喝茶,看着他们,聊着关于孩子们的话题。

厨房要了美艳麻麻麻麻:bl御书房低喘耸动紧致

“等她多待点时间,呆在熟悉的环境里,会慢慢都想起来的。”

夜晚晚觉得,封天雪只要回来了,和家人们在一起,总会适应的。

“阿姨!”

封天雪拿到好玩的东西,也会转头摇给夜晚晚看。

夜晚晚冲孩子笑了笑,看见她在这里已经不陌生了,她才对封枭说道,“这样,就让天屹陪着她,先熟悉熟悉,我回宫去。回头我带星星过来玩,再一起去医院看望顾冉。”

“好的,王妃,太麻烦您了!”

封枭再次表达感谢之情。

“别客气的!”

夜晚晚要走了,和封天雪说再见,封天雪对她很熟悉,舍不得她离开。

见她要走,爬起来跑过来,拉住她的手,“阿姨,你要去哪?”

夜晚晚蹲下来对孩子说,“阿姨要回家去,等明天阿姨过来,会带着星星一起找你玩哦!”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然我们拉勾好吗?”

知道孩子缺乏安全感,怕被人丢下,夜晚晚和她拉了勾,才离开封家。

*

从上次的复活节岛计划出发开始到现在,夜晚晚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她很想念家人和孩子们。

封家的车送她到达塞尔宫门口,夜晚晚下车后,走进塞尔宫大门。

她回来的消息没有提前和宫里人通知,侍卫见到她的时候都很惊讶。

“王妃,您回来了!”

“是的。”夜晚晚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走进王宫大门。

到了殿内,有宫人看见她回来,准备通知国王,但夜晚晚叫住他们,“不用通知!”

她走进去,朝居住的后殿走去。

一走进花园,夜晚晚就听见国王爷爷和墨寒外公说话的声音,转过一片绿植,她看见花园石桌前的两位老人,正在下棋,下得正带劲。

“这一局,你赢不了我了吧!”

赫连峰又成功吃掉司云晟一个马,得意的说。

“将军——”

结果司云晟一步将军。

赫连峰发现自己顾此失彼,老将不保,惊讶道,“你这步走得好啊!让我意外!好,很好!看我来跳马!”

跳马似乎也不能挽救他的败局,司云晟走一步车,再次将军。

“将军!”

赫连峰看看自己的后路,全部被堵死,无法自救,棋盘已经到了结局。

“怎么又是我输,不玩了不玩了。”

赫连峰像个老小孩一样把棋子丢在棋盘上,生气了。

司云晟笑着说,“愿赌服输啊!要不这样,下一把,我让你一个车一个炮怎么样?”

“好,这是你说的啊!”

赫连峰又高兴了,两位老人再次愉快的摆棋局下了起来。

夜晚晚看着两位老人的相处模式,忍不住想笑,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爷爷,外公,下棋呢!”

“哎呦,晚晚回来了!”

两位老人看她走来,都放下手里的棋子。

“爷爷,外公,你们继续下,别停别停,我还想看看这一局,爷爷能不能扭转乾坤呢!”

赫连峰笑起来,“晚晚你等着啊,这一局,我一定会杀他个片甲不留!”

两位老人再次下起来,在他们下棋期间,夜晚晚先进屋里去。

一般白天她的公公婆婆和孩子们都在王宫这边,沿着花园继续往里面走,夜晚晚看见花园另一边,正在沐浴阳光享受人生的两位长辈。

婆婆卓云澜应该是才洗过头发没多久,公公厉衍之在帮她梳理头发,这一幕画面温馨又美好。

夜晚晚都不忍上前去打扰他们,就这么安静的在一旁看着他们。

厉衍之温柔的梳理妻子的头发,最后还帮她扎上。

做完这一切,他像个邀功的孩子似的,说道,“我都帮你扎好了,有奖励吧?”

“要什么奖励?多大的人了?”

“奖励和年龄无关!”

厉衍之说着,低下头,亲吻了妻子。

夜晚晚把目光转到别处,她这样偷看貌似不太好啊!

等两位长辈亲热好,卓云澜起身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的夜晚晚,惊讶道,“那是晚晚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晚晚!”

“爸妈,我回来了,没打扰你们吧!”夜晚晚笑着走过来。

“怎么会呢!”卓云澜脸颊都变红了,瞪了丈夫一样,厉衍之面不改色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提前通知一声,墨寒呢?墨寒没和你一起回来?”卓云澜关心问。

“墨寒还在D国,有些事要处理,我是送封枭的女儿回来的。”夜晚晚解释一句。

“封枭的女儿,你是说封家丢失的那个女孩找到了?”

“对的,已经找回来了。”

“啊呀,那太好了,封将军一家就能团聚了吧!”

卓云澜知道这个消息,也觉得开心。

“没错,你们在这里,大哥和依依呢?”夜晚晚问道。

“他们去贺兰家了,还没回来。”

“孩子们呢?”

“他们在楼上玩,还没下来。”

“好,我去看看他们。”

夜晚晚打过招呼,走进殿内。

到了楼上,夜晚晚听见游戏堡里传出孩子们的声音。

是女儿厉繁星的声音,她正在对着她哥哥喊,“小恺葛葛你下来啊!你来陪我一起玩呀!”

“我可不要玩这种幼稚的东西!”

厉泽恺站在旁边,抱着手臂,一脸的抗拒。

他早就过了玩这种玩具的年龄了,现在不想玩,妹妹非要喊他来。

“你不陪我玩,我一个人玩,好无聊啊!”

厉繁星想玩,但是两个哥哥总是在做别的事,都不陪她,好烦呀!

要是天屹哥哥在,他肯定愿意陪着她一起玩的!

夜晚晚走进游戏堡,脱下鞋子和外套,说道,“星星,哥哥不想玩,妈咪陪你玩!”

厉繁星忽然听见妈妈的声音,惊讶的看过来,确认是妈咪回来了,她惊喜的叫起来,“妈咪!妈咪回来了!妈咪……”

小丫头一头扑进海洋球里,朝她这里扒拉来。

“妈咪你回来了!”厉泽恺看见妈咪回来,开心的跑过来抱住她。

“小恺!”

夜晚晚把儿子紧紧的搂住,母子二人抱了一会,他们都很想念彼此。

“妈咪妈咪……”

厉繁星还在海洋球里挣扎,夜晚晚来到厉繁星的面前,把小丫头拉过来,抱进怀里。

“星星,妈咪好想你啊……”

“妈咪……”

厉繁星也好想妈咪,总算被妈咪温柔的怀抱抱住了,她感动的哭了起来。

“好了星星,不哭不哭,妈咪回来了!”

夜晚晚帮孩子擦掉眼泪,然后说,“不是想玩吗?我们现在就开始海洋球大战好不好?”

“好啊好啊!”厉繁星想起爸爸,问道,“爸比没有回来吗?”

“你爸比还有点事要忙,忙完就会回来。”

“嗯!妈咪游戏开始啦!”

很快,游戏堡里传出他们玩耍的欢笑声。

厉诺延从楼上下来找妹妹,听见这边有声音,他还听见妈咪的声音,有点不敢置信。

跑过来一看,果然是妈咪回来了,看着他们在球里玩的那么开心,他也安耐不住了。

“妈咪!”

“小诺!”

厉诺延一下子扑进海洋球池里,也回到妈咪的怀抱里,在妈咪的陪伴下,他们玩的更开心了!

夜晚晚把封天雪回来的消息告诉孩子,厉繁星听了问道,“妈咪,你是说天屹哥哥的妹妹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