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子的血要是能解决,也不会千里迢迢把你个小兔崽子带到这里来!赶紧的,滴三滴血,滴完爹地带你回家吃大餐。”

“卓卓,你是男子汉,要勇敢!”木绵绵也在一旁鼓励她。

卓卓犹豫了一会儿,闭着眼睛,大义凛然的将自己的小胳膊伸到席慕骁面前,“三滴啊,别滴多了。”

席慕骁牵着儿子的胳膊来到石龙前。

见证奇迹的时刻马上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石龙,席慕寒幽深的眸光瞥了眼电闪和雷鸣,从他俩悠然淡定的神色中,他觉得不太对劲儿。

他们是宝藏的守护者,应该是不想看着宝藏被打开,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会如此平静?

卓卓站到石龙前,被席慕骁扎了下手指,小家伙“哎呦哎呦”的叫喊起来,“爹地,疼!”

“扎一下能有多疼?叫的好像要宰了你似的。没出息!”

“行了,你赶紧滴吧!”

一旁,洛桑不耐烦的催促,他已经准备好宝藏钥匙了,就等着石龙张嘴将钥匙扔进去,然后收宝贝。

席慕骁瞥他一眼,嘀咕道,“说好的,宝藏一家一半,多拿你是狗!”

“……”洛桑不耐烦的剜他一眼,口头上搪塞着好好好,心里却想:抢宝贝看本事,不想多拿是傻子!

小手放到龙嘴位置,鲜血滴进龙嘴,一滴,两滴,三滴……

大家目不转睛的盯着龙嘴,等着看神奇的一幕发生。

木绵绵则赶紧的将儿子抱到一旁,看着他的手指,“没事了,一会儿就不疼了。”

“嗯,妈咪,其实也不是那么疼。”

“……”木绵绵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了。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钟过去,石龙毫无反应。

“怎么会这样?”

“没反应啊,难道这小子的血不管用?”

听着保镖们议论,洛桑也好奇的看向席慕骁,“这怎么回事儿啊,你儿子的血怎么不管用?”

“我怎么知道,再等等,再等等。”

又等了好一会儿,石龙还是毫无反应。

席慕寒转头看电闪雷鸣,他俩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神色还是像刚才那般淡定。

“这……席慕骁,你儿子该不会是赝品吧?你仔细看看,看看这小子是不是你儿子?”

洛桑这话,惹恼了木绵绵,她恼怒的看着洛桑咆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才是赝品,我儿子是如假包换的正品!”

“正品怎么没反应?”洛桑看着木绵绵,接着质疑,“这孩子该不会不是席家的种,是你跟别人生的吧?”

公交车售票员按尺寸大小:女市长岳女叠在一起双飞

“洛桑,你再胡说八道,我打死你!”木绵绵气愤的呵斥。

“之前说轩宝是灵血的拥有者,现在又说卓卓是,结果他俩的血都没用。这,这该不会就是一个谎言吧?该不会谁的血都打不开吧?

会不会是编这种鬼话的人,觉得咱们席家的人比较聪明,所以才会编出这样的谣言,想要咱们席家的人来蹚这趟浑水?”席慕骁猜测道。

一旁的电闪雷鸣相互对视后,对席慕骁的话表示赞同。

“说的很有道理,所以,不要想着打开宝藏了,谁的血都打不开!”

“对,谁的血都打不开。”

席慕寒东爵两人敏锐的观察着他俩,觉得他俩是不想让人打开宝藏,才故意附和席慕骁的话。

“无风不起浪,既然有这样的传言,而且,石门旁边还刻着灵血开石门的字,我想,用血开机关的事应该不是误传。”席慕寒分析。

东爵也很赞同,“对,只是灵血的拥有者,不是卓卓,而是另有其人。”

“那会是谁?”洛桑疑惑。

席慕寒跟东爵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电闪雷鸣,这个秘密恐怕只有他们四大守卫知道。

电闪面带两分淡然的浅笑,走到席慕寒身旁,低语道,“这件事你应该阻止!灵血的拥有者若是真暴露出来,我保证你第一个后悔!”

“……”

席慕寒眉宇间泛起疑惑,对面的电闪神色严肃,眼神透着真诚,不像是在危言耸听。难道灵血的拥有者,跟他有关?

席慕寒沉默片刻,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圆圆白皙的小脸来,又想起他俩阻止圆圆上山,难道是……

“席慕寒,好自为之!”电闪说完,叫上雷鸣走出了藏宝洞。

“哥,这是怎么回事儿啊,灵血的拥有者不是我们卓卓,那是谁啊?”

席慕骁看着儿子,这个结果虽然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的儿子真不是灵气十足的孩子,起初他自己都不相信,他家卓卓会是灵血的拥有者。

洛桑一看这情况,气愤不已。

“那老头子居然敢骗我,灵血的拥有者明明不是席家的孩子,我看他就是故意捉弄我们,走,去找他算账!”

说完,恼怒的带着他的保镖们离开。

藏宝洞里只剩下席慕寒他们几个,木绵绵倒是松了口气,“不是我儿子也是好事儿,这样我儿子以后就没有危险了。”

东爵像是猜到了什么,他走到席慕寒身旁,低语了句,“席总的孩子果然个个是人才,女儿更不能小觑啊!”

席慕骁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东爵识趣的话锋一转,“看来咱们是白忙一场,还是赶快回云城吧。”

“对对,赶紧回去,反正宝藏跟咱们席家的人没什么关系了,咱们回去好好过日子吧。”席慕骁归心似箭。

木绵绵也赞同。

席慕寒脸色暗沉,他觉得离开之前很有必要跟电闪单独谈谈。

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很想知道,电闪他们几个,不想让真正的灵血拥有者暴露的原因。

是不是有什么大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