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宇文卿却明白这还没有完。

眼下张思成已经将宇文卿视为敌人,而凤凰城也已经被他攻破。

他们就像是一群没有父母保护的孩子一样,赤裸裸的袒露在张思成的利剑之下。

现在的局势对于宇文卿而言没有一点好处。

似乎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考虑,他们获胜的机会都极其渺茫。

但是即便是这样,宇文卿也并没有想要就此放弃的想法。

当天晚上他便召集了所有的人来商量对策。

消息通知下去没多久,帐篷里前前后后便来了许多的人。

一个个的看上去都格外低沉,时不时的还会叹口气皱个眉。

宇文卿见状也不予理会,只是坐在一旁等着人全部到来。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人总算是到齐了。

苏云溪带着几个士兵给大家布了茶,随后站在宇文卿身旁。

宇文卿将下面的人都打量了一番,说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很清楚了吧?”

“王爷,这张思成可是个厉害的家伙,咱们现在被他打到了这个地方,只怕……”

此人态度消极,一看就知道是想要赶紧擦屁股逃跑。

宇文卿并没有打断,可是当这人对上宇文卿的眼睛的时候,立马便低下头去,就像是突然被火烧了一样。

旁边还有个不怕死的接着说道,“是啊!咱们就只有这么两三万人,对方可是有十几万大军,差距如此之悬殊,恐怕是没有胜算!”

说话的这些大多是那牛头寨里出来的土匪头子。

现在他们的大当家死了,虽说没有人说什么,不过底下的这些小喽啰们可是嚣张极了。

“差距大,但并不是没有胜算!”宇文卿端起面前的茶水送进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后放下,“我们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王爷,不管怎么说,要是真的跟着张思成正面杠上,咱们肯定是讨不来好处的,不如就先……离开这个地方,下次找机会讨回来就是!”

旁边的人听到这番话也是连连附和,“是啊,是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话音落下,旁边许多没有说话的人都对宇文卿投来了炽热的目光。

似乎都在等着宇文卿赶紧点头同意。

宇文卿对此不置可否,场下一片沉默,没有了一点声音。

很显然,这些家伙现在净想着逃跑了。

他们的主张也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打不赢,赶紧跑!

眼下宇文卿虽然将自己手下的兵力从几千涨到了几万。

不过这支队伍鱼龙混杂,宇文卿暂时也没有时间管得了这么多,不免有些失望。

正当宇文卿准备强制决定的时候,坐在最后面,一直都没有怎么开口说话的冯茂才脸色变幻莫测,嘴唇轻轻蠕动,似乎是有话要说。

宇文卿见状,立即主动开口问道,“冯先生,你想说什么?”

话音落下,周围所有的人全部都将目光落在了冯茂才的身上。

议论纷纷的声音也就此停止下来。

冯茂才虽然一直在宇文卿身旁当着文书,不过跟他们这些人却是并没有太多的交流。

平日里也是沉默寡言,从不可能多说一句话。

不过他们若是找他去办个什么事情的,冯茂才也从没有拒绝过,倒是个好脾气的,所以大家对他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宇文卿说完之后,冯茂才站起身来行了个礼。

他似乎对于刚才那几个人的打算非常的愤怒,他用极其轻蔑的目光瞥了一眼那些家伙,歇斯底里的大声吼道,“动不动就要投降逃跑,你们这些人活着干什么不如杀掉!”

众人一听到他这番话,吓得身子骨一颤抖,一个个的都像是看见了恶魔一样,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不敢有丝毫反抗。

冯茂才却并没有就此停下来,他提高音量继续说道,“那张思成固然强大,但是却并没有达到战无不胜的地步,他是人,只要是人就有破绽就有弊端,只要我们找到他的弱点,打败他并不难,而你们遇到这么一点事情就只知道逃跑,说出去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冯茂才的大声怒骂,将这些人凸显得更加的懦弱。

与此同时,他也说出了自己的态度——张思成并不是战无不胜!

“现在凤凰城已经被张思成占领,咱们只能够待在九华山上,跑不脱,走不掉,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九华山共生共存!”

冯茂才虽然是一介书生,但是这番话却是大义凛然,如同今天霹雳一般,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震撼。

宇文卿第一次看见冯茂才如此模样,内心之中的情绪格外复杂。

与此同时,冯茂才的这番话也说出了宇文卿心中的真实想法。

不过这话由他说出来和由冯茂才说出来的效果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宇文卿缓缓的站起身来,双手负在身后,用极具威严的目光扫了一眼下面的所有人,随后他义正言辞斩钉截铁的说道,“逃跑的死,留在这儿的活着!”

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话,都只能闷闷的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决定了留在这里对付张思成,那么现在就该讨论一下,该怎么应付这个强大的敌人。

那几个格外跳脱的土匪头子,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之前所提出来的逃跑言论似的。

头一个说道,“王爷,这九华山没有屏障,如果张思成就这么攻下来的话,咱们进不可攻退不可守,完全陷于被动,这可不好办嘛!”

说着,他又继续道,“眼下凤凰城是咱们唯一的方向,要想跟张思成决一死战的话,就必须得先把凤凰城拿回来!”

立马又有另外一个人接着说道,“王爷,这凤凰城虽然已经落在了张思成的手上,不过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打整,咱们应该趁着他疲惫不堪的时候,马上和他交手!”

这两人说的都有些道理,而且各自都有不少人持支持意见。

宇文卿对此却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好的坏的都闭口不言。

好半晌,他说道,“凤凰城本就是咱们之前丢弃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真的能够将凤凰城拿下,那也无非是陷入之前的僵局!”

黄蓉郭襄郭芙胯下吞吐(娇喘连连)最新章节列表

“那张思成几次三翻的吃亏,若是再来一次,只怕他会一鼓作气跟咱们伙拼。

而咱们那个时候已经相当疲惫,根本就没办法抵挡得住张思成的大军!”

总之,主动去拿下凤凰山是不可能的。

当场面再一次陷入尴尬的时候,一直都静静的聆听,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苏云溪说道,“不如……就在那里好了!”

苏云溪说着直接指向九华山对面的淮阳城!

众人都是一阵惊愕,那淮阳城可是张思成的老巢。

现在人带着十几万大军来到凤凰城,想要剿灭他们。

他们竟然跑到了人家的老巢去,这岂不是主动去送死吗?

虽说心里万般不理解,但是在苏云溪面前也不敢有丝毫不敬。

苏云溪并没有将这些人的态度放在心上,而是继续说道,“现在我们的人没有张思成那么多,而且更加的不擅长水上作战,如若我们真的跟张思成交手的话,那么水上作战必然是少不了的……”

宇文卿点头,迫切的想要知道苏云溪的意思问道,“既然如此,那又该当如何?”

苏云溪看了宇文卿一眼仍旧掷地有声的说道,“如果我们要化被动为主动,那么就必须得让张思成来到我们给他指定的地方,随后设下埋伏!”

“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张思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主动听咱们的?”那几个牛头山的土匪头子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不可能。

苏云溪没有搭理他们,而是将宇文卿引到了沙盘前,随后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张思成对他们发起进攻的方向。

“张思成现在手握大军,而且水上作战是他的长项。

所以他绝对不会绕过淮阳的这条河,这条河一路上可以说的上是畅通无阻。

不过之前我和月影前去探查过一番,那里面唯一能够对大军起得上阻碍作用的就是一座小桥……”

宇文卿明白了,苏云溪的意思说道,“也就是说,只要张思成走上这条路,那么咱们就可以不用对上他的水军!”

苏云溪点点头,“没错,我们绝不能够让他从这里出发!”

宇文卿的眼神之中散发出来阵阵精光,一扫之前的担忧神色,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腹自信。

苏云溪的这个办法虽然也有许多很难做得到的地方,但是已经是他们目前为止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眼下时间对于他们而言极其宝贵,不能再继续耽搁,宇文卿立马决定就这么办!

所有人对此都目瞪口呆,但是又说不出来一句反驳的话,便也只能如此。

这一次面对这些人,宇文卿直接向众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月影,你现在就派人埋伏在河边附近,一旦察觉到张思成的人进入那埋伏范围,就立马对其发动进攻!”

月影收到命令立马答应。

随后,宇文卿看了一眼,苏云溪还有其他众人说道,“你们都带着其他的人驻扎在九华山上,九华山离那边并不算太远,作为决战,力量一定是足够的!”

说着苏云溪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两只旗子,一只红色一只红色!

她将东西递到宇文卿手中说道,“诸位,这是生死攸关的一战,你们若是想要活着的话,就必须得乖乖听话。

到时候王爷挥动红色旗子,就代表着张思成的人已经来了,而当黄色的旗子挥动时,你们就要竭尽全力的发起进攻!”

那种话音刚刚落下,一直言简意赅的冯茂才问了一个问题,“如果说……张思成根本就没有打算从这个木桥处进贡,又该怎么办?”

毕竟这个张思成又不是傻子,而且淮阳城是他的所属范围,他在这待了这么多年,这片领域里的一草一木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现在要让他放弃对自己极为有利的水上作战,而跟宇文卿这样耗着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可是这个环节对于宇文卿而言确实最重要的。

如果说张思成没有按照他们预定的路线前进的话,那么他们之后所做的一切部署都不过就是在浪费时间。

宇文卿并非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只见他的嘴角轻轻向上一幅,脸上露出了一抹极其狡猾的笑容。

宇文卿从众人面前走出去,随后伸出手来指着站在外边的士兵当中的一个人说道,“成败在此一举,这次就要看你的了!”

众人顺着宇文卿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士兵也缓缓的抬起头来。

大家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心中不禁一片茫然,一个小小的士兵而已,能起到多大的用处。

张二狗问道,“这是什么人?”

这也是大家都想要知道的事情。

这个人叫做林老六,之前是张思成的军师周天身边的人。

之后林老六亲眼看见张思成杀了周天,痛心疾首之下,叛离了张思成投靠了宇文卿。

宇文卿见他身世可怜,所以便将他收留在了队伍之中,现在看来,这简直是上天帮了他一个大忙!

不过,面对众人的疑惑,宇文卿却并没有将这些事情说出去。

毕竟他们这些人中恐怕还有不少不是自己人。

宇文卿转过身去,看向众人说道,“这件事情本王自有办法,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事情!”

见宇文卿不愿多说,大家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再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众人相续离开。

等到大家都离开了之后,宇文卿迈开步子,缓缓地朝苏云溪走去,说道,“云溪,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苏云溪摇了摇头,对上宇文卿的眼睛,回答,“王爷这说的是什么话?帮你不就是帮我自己吗?”

宇文卿歪着脑袋想了想,眼珠子一转格外调皮的说道,“说的也有道理!”

苏云溪被宇文卿这样子给逗笑了,在一般的情况之下,宇文卿都是以严肃的面貌示人。

也只有她才能够看见宇文卿如此真实可爱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