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与其对付陈平还不如想想自己该如何从阿力古的手里活下去。

阿力古这个人肯定会打击报复他的,这一点根本就不用怀疑,甚至他都在思考接下来应该要怎样才能够平安无事地出去了。

若是持续的待在这个地方,必定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麻烦,阿力古就是他最大的麻烦。

“如果这一次能够出去,我们可以共同发展这个村子,我能给你提供很多的资源,也能够扶持你当上村长。”

村长现在是彻底的妥协了,他直勾勾的看着阿力古,而此刻他也在不停的思考着自己究竟要如何解决这个家伙。

来硬的肯定是不行了,他就只有背后来点阴招数。

看到对方突然向自己妥协,阿力古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他的心中很清楚,这人就是单纯的想要和自己求得活命的机会而已。

“你想要活下去是吗?”

阿力古很是兴奋的开口说着,他终于在这高高在上的村长身上,看到了一丝求生欲,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她恨不得能够当场羞辱陈长。

听到了这话以后,村长点了点头,他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屈辱。

他心中很清楚这个人打算要羞辱自己了,可是面对对方他也无可奈何,除了赶紧求饶之外,他没有别的办法。

“是呀,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你才是最厉害的,我们没有必要闹得不可开交。”

“既然这样,那你不是说你的儿子最适合这个位置吗?我看干脆让你儿子死而复生,出来顶上这些位置呗。”

此话一出,村长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至极,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眼底闪过了一丝愤怒。

这个人想要开自己的玩笑倒是没问题,可是一想到对方居然拿自己的儿子开玩笑,他可就忍不了了。

“妈的,老子跟你拼了,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怕什么?”

说完这话,他直接就朝着对方攻击而去,眼底带着愤怒的神色,大有一副要吃人的意思。

听到了这一番话以后,阿力古也毫不犹豫的和他战斗到了一起。

其他村民们都慌慌张张的四处躲窜,他们也害怕自己莫名其妙地遭到攻击,要知道这些人的实力可不容小觑,分分钟都能够拿了自己的性命。

“哎呀,你们打就打吧,可千万别让我遭殃啊,我可是非常无辜的!”

“就是啊,老李,咱们赶紧走,别在这儿呆着,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这群人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我感觉他们就是想要把我们给杀了!”

现在这些村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要尊重对方的意思,他们现在只想要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再惹上任何的麻烦了。

看到这群人直接离开,阿力古的表现变得难看的很,他原本还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收拾对方一顿呢,现在看来机会非常的渺茫。

反正他是绝对不可能放任这群村民们离开的,想到了这里,他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了武器开始攻击这群可怜的村民。

反正这群人实力极其的低微,对付他们可简单至极,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

村长虽然也是个很没有良心的人,但是他的心中更加的清楚面对这些村民,他要做的是保护对方而不是攻击对方。

感受到了阿力古的一举一动,大家都已经彻底的慌了起来,他们很清楚,如果不赶紧离开这里,绝对会被阿力古杀掉。

有的人已经慌慌张张的逃离了死敌,而有的人则运气不好,没办法快速离开,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阿力古攻击自己。

被两老头疯狂添高潮|男子出嫁规矩戴玉势双性

“阿力古你不得好死,你这种人就算是死也有于辜!”

村民们大声的喊叫着,他们的心中何尝不清楚,这家伙就是故意要杀了自己。

对方就是单纯的为了不让他们离开这个地方而已。

“你有什么别冲着这些村民们来,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

村长大声的喊着,他的内心带着愤怒的情绪,做梦都没想到这人如此的不要脸。

可是他在这里大喊大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阿力古的动作干脆利落,那群村民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杀了。

眼看着除了那些逃跑的村民,也就只剩下村长一个人了,阿力古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嘲讽。

“你在之前就已经受了伤,本来就不可能会是我的对手,难不成现在你还打算和我叫板吗?乖乖的出来受死吧。”

阿力古笑了笑,正准备动手杀了村长的时候,突然旁边出现了一个大型的洞穴,将两人给吸了进去。

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直接就晕了,过去他们的眼底都带着惶恐的神情,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时候,陈平他们也发现自己的身边突然多出来了一个洞穴。

正当林之源打算仔细研究一番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洞穴居然有着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们直接给吸走了,这简直是太夸张了点。

等陈平他们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瞬间就看到自己处于一片浑浊的天地之中。

看到这个区域陈平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难看,他的心中何尝不清楚,这地方绝对是有古怪的。

当初他刚刚获得那个神秘空间的时候,自己的这片天地就是这般模样。

没想到此时此刻这地方居然再一次的重现陈平感受着这片空间的诡异之处,眼底也带着些许的警惕,他知道这里一定是有问题的。

“大家小心,我怀疑这个地方有危险。”

陈平的话音刚落,身边突然就出现了一阵毒雾,直接就朝着陈平攻击而来,陈平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意外,真没想到这些危机来得如此之快。

林之源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被,直接就被击中,他的眼底带着一丝愤怒,就这么朝着对方攻击而去,可是这一片雾气并没有实体他的攻击以自然也没有起到半点的作用,反而还在浪费自己的力气。

“你可真是丢人,我以为你还挺厉害的呢,现在看来实在是我太过于高估你了。”

林思南在旁边感慨了一句,他一直以为林之源等人的实力都极其的强悍,现在看来似乎也不过如此,林之源的实力虽然看似厉害,但是却只不过是花架子而已。

听到了这一番话以后,林之源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尴尬。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的丢脸,其实原本他是打算要炫一下技的,现在看来别说炫耀了,他不被人打脸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原本他以为林思南是这个世界中的人,并不清楚一些内情,现在看来对方一说慧眼已经看穿了一切。

“行了,你也就别在这儿胡吹自己了,我知道你的实力肯定不强。”

林之源的内心感到无比的尴尬,可是现在他也没法解释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陈平指了指地面。

“等等,你们看看这地上是个什么情况?”

陈平总觉得自己踩在了软绵绵的东西上面,好像是踩在了一坨肉上。

听到了这话以后,大家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老大你不说我还没觉得呢,我总感觉这玩意儿有些奇怪……”

兔子在一旁蹦蹦跳跳的说着,由于对方长期光着脚丫在地上蹦来蹦去,所以说对于土地极其的敏感。

此刻他只觉得问题有些奇怪。

“这玩意儿可不是普通人能发现的。”林思南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至少以他的个人实力来说,也没有发现这些东西的古怪之处。

这土地虽然看似奇怪,但是人踩在上面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太舒服的地方。

“我们平时采的那些土地,相对要硬很多,这个地方有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给人很不舒服的体验。”

兔子在旁边很是淡定的说到,他就像是在开导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

听到这话以后,林思南也将信将疑的人地蹦跳了几下,发现一切果然如此,这地方确实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也觉得自己像踩在棉花上。

“你不说我还没觉得呢,这地方确实有些过于诡异了,咱们该不会是来到了一个什么恐怖的地界吧?”

林思南有些害怕的左右张望了一眼,他总觉得这里不太正常,似乎这个地方有很多恐怖的玩意儿。

听到了这话以后,陈平摇了摇头。

“大家自己小心一点,谁也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情况,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

陈平好奇的在周围看着,这个地下墓室看上去很大,但是有一种很不安全的感觉。

“这里有一个棺材!”

林思南直接指了指旁边,这个棺材看起来倒是挺高级的。

“这个棺材……”

陈平走上前仔细看了一眼。

这个棺材是用顶级的玉石制作,确实厉害的很。

更重要的是这个欲是极其的珍贵,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

“这个古墓的主人肯定是个厉害人物。”陈平也忍不住感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