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个商人一定要卖给我的,昨天留下的,我想着你今天要是不来,我就是自己贴钱,也要将这个东西给丢了的。”

要不是他想着陈夫人是他们店里面的老顾客了,他是说什么都不会要的。

柯灵秀满脸感激的看着那小二,“小二哥,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下次若还有这个你就去溪中村的陈家通知我,这样就不会影响店里面了。”

“行。”店小二点头,下次再见到这个长满疙瘩的东西,第一时间就给送到陈夫人那边去,这样一来,既不会得罪进店的客人,又增加了陈夫人对他们店铺的好感。

一举两得啊!

柯灵秀对着陈江远招招手,“相公,把这些都搬到车上去吧。”

“阿秀啊,这东西,味道都这样了,它应该坏掉了,我们。”陈江远对榴莲的嫌弃已经写满整张脸了。

“相公,我在树上看到过,它的味道就是这样的,没坏。”柯灵秀将一个已经开裂的榴莲拿起来,闻了闻,“我觉得挺香的。”

陈江远三人:“......”

其中一个店小二则是点头,“其实我也觉得挺香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觉得它是臭的。”其实这话昨天他就想说了,但是他发现其他人都觉得臭,他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生病了呢。

其他人全都诧异的看向那个年轻一些的店小二,这人是鼻子坏掉了吗?

柯灵秀满心开心的看着那个店小二,“你也觉得香是吧。”然后非常大方的给了店小二一个“这个给你,里面的果肉是可以吃的,中间有个核。”

那店小二受宠若惊,“这,陈夫人,这不用了。”他什么都没做,就说了一句话就要给他一个,真的是太吃惊了。

柯灵秀坚持,“你看他们,都觉得臭,只有你觉得香,我觉得你非常的有眼光,我很开心,这个就送给你了。”

只要喜欢吃榴莲,大家都是好朋友。

“谢谢,谢谢你,陈夫人。”店小二见柯灵秀不是说虚的,便开心的接受了,“陈夫人,下次若再有,我给你亲自送过去。”

“好。”柯灵秀整个人都洋溢着快乐。

陈江远觉得那个小子有些碍眼,于是上前一步,“阿秀,我帮你搬上去,我们还是不要影响人家做生意了。”

“对对对。”柯灵秀点头,帮忙搬,一共有7个榴莲,给了店小二一个,还有6个,她可以直接吃,还可以用千层蛋糕吃,嗯嗯,真棒。

回去的马车上,王青和邱招娣因为那几个榴莲,选择了和陈江远坐在外面,冷风一吹,整个人都舒服了。

王青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陈江远,想说有不知道怎么说,“阿远,辛苦你了。”

柯灵秀在里头听到了,顿时黑线,疼爱她的娘居然嫌弃她?

与同学麻麻的韵事方慧|颤抖高潮抽搐合不拢bl

陈江远一下子就明白了王青的意思,但是想到柯灵秀就在车厢里面,于是说:“娘,不辛苦,阿秀很好,我很喜欢的。”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车厢外的王青和邱招娣吃了狗粮,让车厢内的柯灵秀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

“挺好,挺好。”王青被陈江远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阿远啊,前面放我们下来吧,我们自己走过去就好了。”

“对,我们前面下,省的你还要拐来拐去了,反正也不远。”邱招娣说。

“行。”陈江远也不勉强两人,到了地方就将人放下了,然后带着柯灵秀回了家。

柯灵秀带回去的榴莲,遭到了宋婉的喜爱,陈大海的嫌弃,婆媳两人干掉了一个榴莲,剩下的一些,柯灵秀拿了一个去柯家,发现七丫和城城挺喜欢吃的,就又给了他们一个,至此,家里面就还剩下3个。

柯灵秀看着那三个,回味着刚才尝到的味道,“娘,我们再吃一个好不好?”

宋婉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阿秀啊,虽然这东西好吃,但是吃不下了就不要吃了,我们留着明天吃好了。”

柯灵秀也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打了一个嗝,有些无奈的移开视线,“娘,你说的对,我们明天再吃吧。”

此时的三华镇,纪涵柳一脸疲惫躺在床上,“娘,我们今天在这里修整一下,明天再去溪中村吧。”

赶了两天的路,她真的很累。

纪夫人虽然心中激动,但是也是疲惫的,只好按捺住激动的心,在客栈里面修整了半天,第二天早上才出发去溪中村。

陈家,经过早上的海鲜粥的售卖,回来之后柯灵秀算了一下账,除去人工,这一趟下来赚了100文,“还不错,至少没亏。”

陈江远想了想,说:“那我去找人定制一个推车,上面填个炉子,这样能够确保海鲜粥是热的。”

说到定制,柯灵秀这才想起来自己这趟去镇上漏掉了点东西,“相公,你说什么时候去定制,我这边有些东西也要定制,刚才忘记了。”

“吃了午饭就去。”陈江远觉得还是早点去比较好,这两天先凑合着用,等东西做出来就方便了。

柯灵秀将画好的烧烤架子递给陈江远,“去铁匠那边看看能不能打出来。”然后指着铁网的样子,说:“这个是可以摘下来的,其他的都是铁的,不要弄错了。”

陈江远有些为难的看着柯灵秀,“阿秀,朝廷对铁的管制很严的,这么大的架子,估计打不下来。”

柯灵秀皱眉,忘记了,“那就这个铁网,这个必须要打出来。”然后重新画了几个铁网的样子,“还有这几个。”

“行,这样应该可以的。”陈江远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