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士英拿着邸报,当即笑着大喊道。

手下刚答应一声时,却听马士英又连忙说道:“算了,我亲自去!”

这么大一个好消息,集之兄听了,绝对会非常开心。

说实话,此时的他,也是非常开心,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好消息,集之兄终于如愿以偿了啊!

心中这么想着,他便拿着邸报,匆匆出门。

此时的阮大铖,一直在府城剧院中演出。

为了当官,他也是拼了。一大把年纪,每天一场,场场都要亲自出场。

好在因为每场都有东厂的人坐镇,剧院的秩序就再也没有第一场那样乱。哪怕不是厂公王德化亲自在,也是一样。

要不然的话,估计场下那些乡绅直接冲上台,揪着阮大铖的胡子打,都是有可能的。

这时候,他的戏份刚好演完,坐在后台,妆也不卸,赶紧喝着泡了枸杞的水。他的下人,则在边上给他捶背,缓解他的疲惫。

“老爷,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下人都心疼地劝道,“每天都这么累,身体会吃不消的!”

有时候,他是真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就那么执着当官?

说起来,阮家也是豪门世家,根本就不愁吃喝的!

阮大铖听了,心中叹了口气。累是肯定的,就这把年纪了,不累才怪!

但是要不在这个事情上尽心尽力,那这次可能上达天听的机会浪费了的话,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就不好说了。

其实他也知道,在别人的眼中,都说他是官迷!

没错,就是官迷,又怎么了?

他寒窗苦读,三十岁中进士,本该是人生得意之时,结果却被东林党内讧波及,本该由他当的官没当成,凭什么?

东林党人把他当炮灰,魏忠贤要用他,为什么就不能当官,就活该下野去当个普通老百姓?凭什么?

然后,就因为是魏忠贤启用他的,把他归为魏逆从犯,不管怎么低声下气,就是不给他做官的机会,凭什么?

这口气,阮大铖就咽不下!

这辈子,还非要再当官给他们看看!

然而,朝堂上,都是东林党掌权,到后来便是复社中人掌控,这让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被起复。

到近些年的时候,宦官又被重用。可是,阮大铖却不敢再和宦官打交道,谁知道当今天子会不会那一天又重罚宦官。

朝廷上,终归还是外廷官员为主的。而外廷官员不待见他,却是形成了默契。

就在阮大铖绝望之时,马士英给他重新分析了朝堂上的局势,让他看到了希望。

皇帝变得英明神武起来,不再被内外廷官员左右,有自己的主见。那么,如果他的所作所为能入皇帝的眼,那就有了重新起复的机会。

既然如此,此时不拼这条老命,还留到什么时候去拼老命了!

只是不知道,这条老命能不能坚持到自己想要的那个时候?

阮大铖正在患得患失地想着时,忽然就看到马士英的亲卫鱼贯进入后台警戒,随后看到马士英笑呵呵地出现在他面前。

阮大铖一见,顿时有点意外,连忙站起来迎接。

他知道,马士英那边其实也很忙。

地方上清查隐户,重新丈量土地,并不是那么顺利。之前就查获一起,地方衙门和地方乡绅勾结,欺下瞒上作假的事情。厂卫什么的又是外地人,被他们联手有意防着,也不一定能发现。

亏了马士英总控全局,发现各地上报数据有明显差异的情况下,再去核实的时候才发现。

为此,马士英不敢怠慢,对于凤阳府下面的州县重新核实,真得很忙。

之前的时候,马士英也给阮大铖说过,地方上对于朝廷的这个事情并不怎么配合,包括那些当了隐户的百姓。

这也让阮大铖有点惭愧,觉得他没有配合好,只是,他真得已经尽力,都次次亲自上场演出,绝对是演得最好的了。

“集之兄,大喜啊!”阮大铖正想着呢,就见马士英快步走到他面前,笑容满面地抱拳恭喜道,“恭喜恭喜,如愿以偿啊!”

“什么?”正迎过去的阮大铖一听,顿时就站住身子,用带着一点不可思议地表情,盯着马士英,甚至有点结结巴巴地说道,“真得……真得有消息了?”

一直盼望着的事情,终于有实现的可能,反而让他觉得有点不真实。就怕是自己误会,白激动了,而不敢去相信!

看到阮大铖的这个样子,马士英便笑着伸手递上手中的邸报道:“最新的邸报,集之兄得封政通司正三品的政通使,宣旨钦差已经在路上了。”

“什么?”阮大铖一听,顿时手都是哆嗦的,伸手过去拿邸报,但是,好像又怕是自己听错了,有点不敢去确认,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在他看来,朝廷能起复他为官,他就已经满足了。

可听马士英所说,他这一起复,竟然还是正三品的官,这个结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更是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马士英作为阮大铖的好友,其实非常理解阮大铖此时的心理,也带了一点感慨,把邸报塞到了阮大铖的手中,同时说道:“陛下英明神武,自然把集之兄的才华和为国效力的心思看在眼里,起复集之兄,也并不意外。”

他这话,其实也是安慰阮大铖的。因为他也没想到,当今天子竟然直接起复阮大铖为正三品官员。

斗破苍穹云芝乳喷之刑床(调教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阮大铖看着手中的邸报,哆嗦着手翻开,在边上马士英的指点之下,便直接看到了有关他消息的那一块地方。

邸报上的消息都是比较简单,只是说明什么情况而已。因此,阮大铖只是瞄一下,就能看完整条消息。

然而,第一遍看完,他还不信,又从头一字一句地认真看了一遍,发现白纸黑字,起复他为正三品政通使的事情,确实是真的。

自己,真得是如愿以偿了!

得到这个结果,想着这么多年来的种种艰辛,阮大铖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老泪纵横,那个眼泪啊,真得是巴拉巴拉地往下掉。

马士英见了,也是非常地感慨,上前轻轻拍拍阮大铖的背,不过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之后,阮大铖才算是回到现实中,连忙擦擦自己的眼泪,当即笑着说道:“让贤弟见笑了!”

马士英听了,当即一笑道:“恭喜集之兄啊,愚弟高兴都来不及,何来见笑一说!”

阮大铖听了,抓住马士英的手,用非常真诚地语气,非常诚恳地说道:“谢谢,谢谢!愚兄这辈子能认识贤弟,真是愚兄这辈子的福气!”

酒肉朋友虽多,拉下脸,不管是用自己的才气为对方吹捧,还是送钱财得来的交情,全都帮不上什么忙,甚至有的人还会在事后踩他一把。

唯独马士英,是真正懂得感恩的,在他飞黄腾达之后,还记得拉一把自己这个被万人踩的朋友!

这一声谢谢,是阮大铖这辈子最真心实意的一声谢谢!

马士英听了他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居功,也是感慨地说道:“我马士英以流放戴罪之身,集之兄却是一点不嫌弃,还举荐愚弟。如此恩情,愚弟又岂会忘记!”

阮大铖听了,心中却是更感激马士英,不过此时,他却说不出话来,唯有紧紧握着马士英的手。

过了好一会之后,马士英忽然一笑说道:“宣旨钦差估摸着也快到了。愚弟派人去打听着,回头给集之兄凑个热闹,好好地庆祝一下!”

今次起复,定然是要那些人都看看,阮大铖被皇上看重,是为正三品官员了!

为阮大铖,好好地出口气,开心开心!

阮大铖一听,连忙摇头说道:“算了,如今如愿以偿,为兄就已经满足了!要是太招摇的话,被他们群起而攻之,不划算!”

“怕什么?”马士英听了,当即便说道,“如今陛下圣明,只要好好为陛下办事,就不怕他们弹劾!”

说着,他还举了一些他从邸报上看到的例子。

阮大铖听了,想了一会,便认真地马士英说道:“贤弟说得极是,以后愚兄尽心尽力,办好陛下交代的差事,就不怕他们的弹劾!”

于是,马士英立刻为好友的光辉时刻张罗起来。

别的地方,他管不着,地方上的乡绅,他都邀请了一起迎接钦差,一起见证阮大铖被封正三品政通使的喜事。

另外,各路总兵,他也都邀请了,一起迎接援军的到来,顺便,也见证阮大铖的光辉时刻。

这一日,援军到达的日子终于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