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好意思喊出大哥来的?

下一刻,吴尘就看到被王岩喊作大哥的中年男人先是一愣,而后面目狰狞大骂道:“妈的!你有种再喊一遍!”

他见状赶忙赔礼道:“叔叔,他就叫王岩,他和你开玩笑呢!”

他这句话刚说完,便见这个中年男子瞬间便了脸色,和蔼可亲道:“你就是吴尘吧?”

吴尘一愣,一时想不通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名字的,当下既不解又无措的磕巴说道:“啊....对,我是吴尘.....”

王岩看着他笑道:“他就是王大财,你肯定吃惊他长得怎么丑为什么能生出我这么英俊的儿子,因为我遗传我妈.....”

“啪!”

没等他说完,头上就挨了王大财一记响亮的爆栗!

“你他妈照照镜子,你有我一半好看吗?”

王岩为了避免再次挨揍,赶忙将车窗升起一大半,冲着王大财怒道:“好啊王大财!我刚回来就打我,看我怎么回去跟我妈告状!”

王大财总算在手头上扳回了一局,得意道:“随便!”

吴尘看着这对相处极为怪异的父子,心中震撼的同时又有些羡慕。

他已经好多年没回家了,对父亲的印象也都忘得差不多了,就算有,也都是一些打骂的画面。

吴心虽然看不到王岩父子的表情,可仅从声音上也听出了这种另类的欢快,当下捂着嘴轻笑不已。

王岩也没有接着斗嘴,笑嘻嘻道:“还愣着干嘛?上车啊!”

王大财这才想到王岩是开着车回来的,忙大奇问道:“你从哪弄的车?还有,你什么学会开车了?”

王岩不耐烦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到底坐不坐?我还急着看我妈呢!”

王大财哼了一声,梗着脖子道:“你要是不说清车子哪来的,老子不坐!”

“不坐拉到!”

本来离家也只有几百米了,王岩懒得和他废话,油门一踩,径直朝家驶去。

王大财先是指着车屁股骂了一会,然后双眼一眯,砸吧着嘴笑道:“这小子真有出息了,竟然搞了一辆车回来!哈哈,今年走亲戚终于可以不挨冻了!”

到了家门口,大门只开了一扇,王岩也不下车,摁着喇叭的同时,嘴里还大喊道:“王舟舟!快点给二哥开门!”

不一会,穿着妈妈牌花棉袄的王舟舟跑了出来,看到小汽车先是一怔,然后看到手握方向盘的王岩后,双眼放出惊喜加崇拜的光芒。

“二哥!这是谁的车子呀?你怎么开着车回来的呢?”

王岩嘚瑟道:“你二哥我发达了!先把大门开开.....”

王舟舟像是没听到,拉开后车门就坐了进去。

看到吴心后,也没感到惊讶,笑着问道:“你就是吴心吧?我二哥早就说过他两个朋友要来家里过年。”

听着王舟舟不夹杂一丝异样的纯粹声音,吴心原本的一丝顾虑也烟消云散,摸到王舟舟的手后,便紧紧地攥着,开心说道:“嗯,我就是吴心,你叫舟舟吧?王岩哥哥在路上说起过你....”

王舟舟急忙打断道:“他都说我什么了?有没有说我坏话?”

吴心摇摇头:“他说你很可爱。”

王舟舟撇了一下嘴,仿佛可爱这个词就是坏话。

王岩嘟囔道:“说完了没有?下车给我开门去!”

王舟舟的屁股像是长在了车座上,哼了一声后,接着和吴心聊天。

就在吴尘准备下去的时候,一个面带恬笑的中年女人出现在了大门处。

紧接着,一个和王岩有些带相的青年人也走了出来,青年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样貌标致的年轻妇人,她怀中抱着一个稚童。

“妈!”

王岩冲中年妇人喊了一声。

俏皮的语气里夹杂着喜悦,甚至还能听出一丝思念。

那妇人微笑致意后,将另一扇大门打开。

乡下的大门都不是很宽,但王岩驾车的技术很好,不费力气就轻松开进了院子里。

刚停下车,王岩就推门而出,和那名妇人轻轻拥抱了一下,然后笑道:“妈!我给你买了一件毛衣和羽绒服,你试试能不能穿?”

怀抱稚童的少妇见王岩开了一辆小汽车回来,眼中讶异不已,本想询问一番,可见王岩的注意力都没在自己身上,便打消了张嘴的念头。

李新兰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新衣服上,她先是和吴尘兄妹俩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又向门口看了两眼,冲王岩问道:

“见你爸了吗?他说他去路上接你去了。”

见妈妈主动询问,王岩立马抱怨道:“妈!你给我评评理,刚一见面王大财就打了我一巴掌,让他坐车还不坐.....”

李新兰无比清楚丈夫的为人,听说王岩快到家了都激动地去村头接他了,怎么可能会主动打他?想来应该是王岩又说气他的话了。

当下李新兰并没有抚慰心灵受创伤的王岩,而是瞪了他一眼,然后朝门口走去。

刚走两步,王大财就出现在了门口,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眼中的笑意极其明显。

看到妻子后,他赶忙将手机递给了李新兰,然后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个名字.....

但见一向不以物喜的李新兰双眼顿时绽放光芒,忙将手机贴在耳边,说话的语气极其轻声细语。

没了王大财夫妻俩,邬丹抓着王岩就是一顿拷问:“王岩,这是谁的车子?”

“你怎么开着车回来的?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

“哇!这是给谁买的衣服?还是大品牌呢!这件羽绒服最少也要一千多,上次我都没舍得买......”

王岩打了个哈哈,没有直接回答邬丹的问题,而是冲大哥王源喊道:“大哥,这两件是买给你的,试试能不能穿?”

王源接过衣服,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绷着嘴笑了一下。

“王舟舟,这是你的羽绒服.....”

“谢谢二哥!”说完,连忙将她的妈妈牌大棉袄脱了下来,换上新衣服后,又撒开脚丫子跑到房间里照镜子去了。

“老王!”

王岩冲站在门口的王大财喊了一声,“我给你买了双皮鞋,快来看看喜不喜欢......”

王大财一听满心欢喜,迈着急促的步伐朝院子里走来,不过嘴上却嘟囔着:“谁让你给我买鞋子了?你知道我的脚码吗?就知道瞎花钱!”

邬丹语气酸酸的说道:“他还给你买了件大衣呢!一千五百多块钱!”

“啊!”

王大财赶忙将一件有毛茸茸领子的大衣拿在手中,翻了一下铭牌,最下角赫然写着??:1568rmb。

看着王岩既惊又气道:“你小子就算发财了,也不能这么霍霍吧?一千多块钱呢!你他妈就买了一件衣服?”

王岩不耐烦道:“你就说要不要吧?你喜欢我送给杨四叔去!他保管把我当亲儿子看待!”

“我呸!就算给狗穿也不给他!”

王岩没好气道:“别抱怨了,先试试能不能穿?”

王大财拿着大衣一边嘟囔着一边朝卧室走去。

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当他穿上新大衣站在破损的大衣镜前时,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多了!

2022最好看(娇妻被黑人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全章节阅读

眼神中莫名流露出一抹自信的光芒。

今年可是王大财有史以来过得最得意的一个年了,不仅添置了一件价值不菲的新衣服,还有一辆罕见的小轿车撑门面。

要不是以前揍过王岩那么多次,他都想抱着他亲一口!

.....

看到车里还有两个包装袋的时候,邬丹还心存侥幸,认为王岩肯定也会给她买一件。

这时,李新兰走了过来,笑着将手机递给了王岩。

王岩好奇问道:“谁打电话呢?”

李新兰笑笑没有回答。

王岩先接过手机,没有急着放在耳边,而是冲妈妈说道:“妈,我在路上给你买了两件衣服,你试一下合不合身。”

李新兰不像丈夫那么会表演,接过车里最后两个包装袋,开心地走向了卧室。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0清脆的欢喜声:“王岩,你到家拉?”

“卧槽!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我经常跟阿姨打电话呢!”

王岩很是无语:“你没事给我妈打什么电话?她很忙的你知道吗?刚才解你电话的时候,都强装微笑.....”

“你个骗子!阿姨明明很高兴的。”

“行行行!”王岩敷衍道:“你高兴就行了,怎么了?有事吗?”

电话那头似是有些委屈:“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家没有,怕你在开车不方便接听,所以就给打给了王叔.....”

“知道了知道了,我刚到家,正忙着呢!没事就挂了啊!”

“刚才我都听到了,你给好多人都买了衣服,可你还没有给我买过.....”

王岩一手扶额:“大姐啊,你的衣服都能开家店了!再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款式的,万一买回来你不喜欢怎么办?”

电话那头没有说话。

王岩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借口有些牵强,事实上,哪怕自己给她买件男士内裤,她也会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咳咳,这样,等明年开学的时候,我也给你买件礼物.....”

没等王岩说完,电话那头就欣喜喊道:“真的吗?那我能不能知道是什么礼物?”

王岩看了看自己这身衣服,从头到脚几乎都是她买的,顿时感到一阵羞愧,语气和缓道:“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想要.....”

过了好大一会宋之雯也没说出要什么礼物,最后轻声说道:“王岩,我好想你.....”

猛然听到这句话,王岩感到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了一般。

宋之雯不在身边的这几天,先是和高露那荒唐的一夜,又偷偷去看了祁修泉......

哪怕和宋之雯只挂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男女朋友称谓,他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得红,当下忙道:“王大财喊我呢!晚上给我发信息吧!先挂了啊!”

挂了电话后,他想抽支烟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可想到这是在家,便索性作罢。

扭过头,发现身边只有吴尘一人,忙问道:“嫂子和我哥呢?”

吴尘略显尴尬:“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嫂子突然变得很不高兴,抱着小孩子气冲冲地上楼了。你哥你赶忙上去了。”

王岩脑子一转就知道她为什么不高兴了,自己给家人都买了衣服,唯独将她漏掉了,以她那倨傲的性格,能高兴才怪!

当下也丝毫不以为意,搂着吴尘朝堂屋走去。

现在的自己今非往昔,就算她生气也不敢堂而皇之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