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那多累,每天光哪个……另外你也不要再叫我什么夏先生了,我就一男人,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和众多的男人一样,好色,喜欢钱,别把看的像神一样,那样可就没意思了。”

夏建说着便露出了率真的本性。

顾小婉两眼紧盯着夏建看了好一会儿,她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她笑的可是身材乱颤,尤其是她衬衫的领口处,有点丰盈的胸口看着都要把扣子撑开了似的。

“真男人。你是我见过的男人中唯独不装的一个。你知道吗?就连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老公,他都有时候会装。”

夏建听顾小婉这样一说,他不禁摇了摇头说:“你们俩没有夫妻相,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们之间只是名存实亡。”

“你说的真对,我们俩早就分居了。要不是老爷子身体不好,我们可能都离婚了。”

“你老公我只看了一眼,他是个小心眼,鸡肠小肚的人。但是这人财运亨通,应该是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不过他和你一离婚,肯定会倒运。这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在一起,你的好运并不一定是你自己的,还是旁边那个人带给你的。”

夏建一看顾小婉神情有点黯然,于是便说了两句宽心的话。

顾小婉呵呵一笑说:“我以前根本就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可是这次老爸生病,你的神奇表现,让我对这些事情有了很大的改观。哎!你倒是说说,我爸这边,我们应该注意些什么?”

“你哥的那个女人有点凶狠,她为了争夺顾家的财产,可以说是不惜使用任何的手段,她连我都害。”

“你说什么?她难道还请了人追杀你不成?”

顾小婉吃惊的站了起来,她脸上的颜色顿时都变了。

夏建点了点头说:“我第一次给老爷子熬的中药里,就被张丽娟这个女人派人做了手脚,否则老爷子的病不会爆发的那么吓人,我只开了两味中药,你化验出来的结果应是有三种成分在里面。”

“结果早都出来了,但是我不能说出来。这件事一旦被顾玥知道了,她肯定会拼命的。”

夏建点了一下头说:“你这样做是对的,但是一味忍让会让这个女人变的更加疯狂。她雇的人都追进了大山里,这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都没命了。”

“张丽娟为什么如此嚣张,那是因为她的背后有好几个人在支持她。第一个人就是我姐顾梅平,还有两个人就是李小月和张九林。其实很简单,他们就是想让张丽娟来掌权。除掉我爸只是第一步,然后才是顾玥和我。”

夏建听顾小婉这样一说,他忍不住笑着骂道:“我去他大爷的,都是一家人还争夺什么?这个张丽娟一看就是个狐狸精,你哥顾长龙还真不是她的对手。但是从面相上看,顾玥和张丽娟相克,张丽娟的阴谋应该得逞不了。”

“谢谢你夏建!你为我们家做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那就……”

一看到夏建有点不老实的眼神,顾小婉顿时娇羞的喊道:“你可别胡说,我可是顾玥她小姑。”

顾小婉打断了夏建的话,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了下去。不过她的心里还是很期待夏建说出那句话。这就是人的复杂性,心里有时候想的,和表现出来的其实也并不一样。

“我知道啊!不过我还知道,你和顾家人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夏建的这句话让顾小婉大吃一惊,她猛的抬起头,两眼紧盯着夏建说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怎么什么都知道?关于我的身世,只有我爸和我自己知道,就连我大姐和我哥也是一点也不清楚。”

“你放心好了,这事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包括顾玥我也不会给她说,因为你的身世一旦公布,你们顾家可能会大乱。”

夏建两手掐诀,两眼直视着顾小婉。他这是故弄玄虚,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老是喜欢给人家说这些。

绝色美人被H后调教的小说 同学麻麻和我的真实经历

也就在这个时候,夏建放在床头的手机颤动着响了起来。他赶紧拿了起来一看,见是个陌生号码,他本想不接,可一旁的顾小婉却说:“接吧!要是熟人打过来的,你不接岂不是会误事。”

夏建听顾小婉这样一说,他便赶紧的点了一下接听键。

“喂!你是夏建神医吗?我就是那个郭美云。前段时间你给我治过病,治的挺好,没想到又犯了。我现在的肚子涨的像铁锅,什么东西也吃不下。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过来看看,否则我只有死路一条。”

电话中的郭美云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夏建一听,忍不住冷声骂道:“奶奶的,没想到给你治病还治出麻烦来了。说地址,我一会儿就往来赶。既然是这样,你千万别吃东西,静静躺着就是。”

夏建嘴里骂归骂,现在病人都找到他的头上了,他哪有不治的道理。

电话中的郭美云长出了一口气说:“你找个出租车,就告诉他东阳县的水坡村就是。”

顾小婉一听夏建马上就要走,她便笑着说:“又是个女患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还是个大美女。”

“美个屁,都四十岁了。”

夏建说笑着,便开始收拾东西。

顾小婉冷哼一声说:“四十岁的女人美起来可吓死你,千万别沦陷就算你厉害。”

夏建和顾小婉开着玩笑,两人一起出了酒店。顾小婉自己开了车,所以她便先走了。夏建刚站在哪里,便有出租车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