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飞行员标定的位置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小白,此时对方身上几乎一点体温都没有了。

在小白的身上还缠着一个瓷盒子,季东青抱着小白眼泪放纵狂奔。

“为了一个死人的梦想还要搭进去一个活人么?你究竟要祸害多少人?”

季东青解下骨灰顺手丢出山洞,瓷罐碰在山石上瞬间碎裂成无数块,慢慢地和山川大地融为一体。

摸着几乎已经失温了的小白,季东青心里无限焦急,脱下大衣把小白裹在里面爬上山丘。

不多时飞机已经起飞,季东青脱下小白的衣服,抓着雪不断给小白揉搓手脚,一切做完干脆脱掉外衣抱着小白,利用体温给小白取暖。

终于和大部队汇合,小白顺利的上了救护车,季东青披着大衣不断给小白揉搓手脚,眼睛里始终没断眼泪。

折腾到天黑,小白住进了icu,因为季东青处理的比较及时,小白生命体征比较平稳,身上没有出现冻伤,美中不足体力消耗过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如果强行电击会对心脏产生影响,医生建议季东青给小白讲讲以前的故事,用记忆唤醒。

“这能行么?曲颖,你告诉小舅这玩意可靠不,不行我就送小白去哈医大……”

“小舅,你到底欠了多少债?是不是所谓的好男人总是不断的祸害好女人,逮住一个都不放过?”

视频另一头,曲颖拿着手机,老公和几个至近亲属正在看诊断和影像,对着曲颖比了一个ok  的手势,曲颖知道没有危险了,直接开始逗季东青。

“你快点的,我都快急死了……”

“哟,这就是求医生办事的态度啊?我这边普通患者找我办事也得送点好吃的呢,你这边我又请了专家还动用了我家好大的面子……”

“好了好了,冰雪化了,你到鄂尔多斯把大g开回哈尔滨,我找人给你修,这总成了吧?这台车光是改装的钱就一大笔,你赚到了!”

望着曲颖的表情,季东青心里安心了一半,对方虽然闹,但是不会无理取闹。

“这还差不多,她只是失温!生命体征老好了,所以不用担心,至于她醒不醒过来那就看你对她办什么事情了……一般亲亲你们没发生过呢她就有可能在你接触的一刹那就醒了!当然过了这一步的话你也可以往下走,总之哪个刺激你就做哪个!”

“对了,我看了这个小舅妈的体质,绝对比之前的那个好多了,一起生两个三个绝对不是问题!我们医学上有案例,植物人也能生孩子……”

“去,越说越下道,小心我告诉你奶!”

季东青暗道学医的真惹不起,曲颖人已经很正经了,结果说起来这些一点都不含糊。

“告诉呗,有了孩子,有了媳妇连通知都不通知你大姑,看看谁的罪过大?我顶多算是从犯,我奶最疼我了,狠我都没有,你就不一样了,娘家侄儿……”

“你赢了,过两天我让人给你送点零食哈,先挂了!”

被自己的小外甥女打败了,季东青举双手,曲颖眼睛里生起狡黠。

季东青长舒了一口气,坐在小白的床边静静地看着这个陪伴自己时间最长的女人。

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了往日的稚嫩,婴儿肥因为长期锻炼而早早退却,修长的黑发上面依旧雪亮。

想到两人一起的日子,季东青感慨良多,并没有按照自己小侄女出的馊主意直接来一个隔着锅台上炕,当然也不敢,小白是真能杀人。

“小白,你还记得我们最初见面的场景么,你穿着灰大衣,我用一堆零食和一台gataway忽悠你跟着我刷币!虽然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但是我仍旧记忆犹新,感觉那是……”

季东青就那样坐在小白跟前,从两人认识说起。

后来两人就业后分道扬镳,中间聚少离多,以及自己心中一直潜藏在心里的那份情愫全都说了。

当然中间也有一段是谷韵,那段日子是季东青最难的时候,谷韵的成熟态完美成功的俘虏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心。

每一个字符季东青都带着真情,说道伤心处落泪,说道高兴地地方握着小白的手嘿嘿直笑。

从早晨说道下午,季东青嗓子都哑了,护士来换药都看蒙了。

“这得是多恩爱啊?我担心我这样了我老公都不会对我这样,这女子真幸福!”

“我也羡慕,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孩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好男人在等着她,早点醒来吧……”

2022最好看(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全章节阅读

季东青的勤勉换来了周围人的同情,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小白。

模糊的意识里面前,监视器里面都是季东青的画面,小白看累了想要按一个暂停,结果就是停不下来,小白暗骂硬件的一帮人混账。

有些画面自己不想看,看的却那么清楚。

渐渐地模糊的意识开始清醒,小白的眼睛慢慢睁开,雪白的墙壁,鼻子里渐渐传来药水的味道,动动嘴唇嘴里插着管子。

微微动头,旁边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诉说着什么,细看竟然是季东青。

自己的手被对方握在手里,小白想要抽回手,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季东青攥着。

而且对方还在诉说那些自己知道和不知道的事情,小白这才知道自己那不是在看录像,而是在被一个男人磨叽的。

想要开口阻止,小白没有力气,想要叫季东青也没有力气,小白这个恨,真想找一双袜子把季东青的嘴巴堵上。

终于挨到了护士查房,小白抬起眼皮。

“呀,醒了?看来你对象对你真不错,你们俩一定有很多刻骨铭心的记忆,眨眨眼睛我看看……”

小白开始按照护士的举动进行活动,季东青目瞪口呆的站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自己后面那些倾诉衷肠的话小白听到没有。

真听到了那多难为情啊?

“有没有尿,眨眨眼睛表示有……那个季先生,给你对象拿桶!”

“嗯嗯……”

小白赶忙使劲的眨眼睛,护士看看季东青,季东青拿着桶已经过来了。

“不用他?”

小白再次眨眨眼睛,护士竖了一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