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找了个更角落的角落就坐。

背包跟着装的零食留给小孩子们了,禾漾随身背的就一个巴掌大的小包包。

“口罩给我。”

一伸手,沈柏水那边也清晰流程的摘下递过去,新奇的翘首望着禾漾那小包,听说女生包里什么都有......

戴好改装过的口罩后,沈柏水眨巴眨巴眼,试探性的询问,

“你有纸巾吗?”

闻言禾漾没有多想,从包里拿出来一包递了过去。

“你有充电器吗?”

“有。”

“你有湿巾吗?”

“给。”

“你有.......”

几轮过后,禾漾终于嗅到一丝不平常的意味,眉头挑了挑,

“你是不是故意的玩我呢?”

“咳..”沈柏水心虚的摸了摸鼻尖,“就是好奇。”

对此禾漾玩笑似的叹气翻了个俏皮的白眼,认命的把东西再一一装回去,

沈柏水便又见了一波世面,并开始怀疑这包里是不是有另外一个次元领域的存在......

“该我了吧~”禾漾胳膊肘撑在桌子上,一对桃花眼笑得勾人。

“能不能讲讲你们以前那个院长?就是住院的那位。”

正巧这时候两人的米粉做好端了上来,沈柏水虽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还是一边吃一边讲。

他初中就离开福利院,被保送出国做交换生了,对福利院的印象不算很多。

沈柏水自小就不喜欢与人接触,哪怕是常茹,好几天才能见一次面,总之他对她都算是正面形象。

现在对她的好,一方面是报答养育之恩,一方面是这本小说世界的设定和桥段安排,据子雾所说,原剧情中,后面常茹还会助攻他和书中女主叫方晚乔的那个。

真要说起来,记忆也不算多,不算深,但他的童年似乎也就这些东西了。

讲到后面,禾漾察觉到沈柏水有些变得低落的情绪,连忙叫了停,

转移话题的说道:“还记得咱俩还是大学同学呢,但是那时候还真的不熟哈哈哈。”

“是啊,”沈柏水也跟着笑了,尤其看见禾漾那开着缝的口罩,笑意更甚。

“我那时候,一个朋友都没有。”

对禾漾有兴趣且加深交流来往,真的是从小巷子的第一次见面开始的。

“现在想想~”禾漾单胳膊撑着脑袋,望向天花板,

“关系缘分什么的,真的好奇妙啊。”

她和沈柏水现在,仿佛是进入了一种,平缓舒和知心的,知己好友阶段了。

“是的。”在禾漾看不见的前方,沈柏水深邃的眼眸亦是静静的凝望着她,其中的情愫翻滚,像是浪漫的小提琴曲般让人迷醉。

路边,一阵冷风拂过,地上几片干枯的落叶擦地发出声响,禾漾方才回到现实的氛围中,看了眼时间,两个人刚分开10分钟,沈柏水吃完饭就被万恶的老板叫回去加班了。

现在她在等来接的司机。

......

察觉到不对劲,禾漾借着整理头发衣服的假动作,发现四周跟着她的人又变多了。

这是要准备开始实施什么收网捕鱼了?

她真的好奇,到底谁闲的没事要抓她,和方晚乔有关的么?

行动总比想法快,给司机发了延后到的消息后,禾漾假装独自一人,朝冷僻少人的地方走去。

今天明里暗里跟着她的,不下8个,往常只有一两个,

见禾漾离开,那些人打了暗号,三个壮些的继续跟在禾漾不远处,其他的各自散开。

禾漾在巷子里越走越深,还故意嘟囔着,

“奇怪,导航不是说这边么?走错了?”

说着说着她一个转身,看见三个大汉就在自己不远处,三两眼的朝这边瞥,

禾漾眉头一皱,“紧张”起来,然后转身抱着胳膊,加快脚步行走。

用手指高潮了猛烈h|肚兜书房抑制低吟野

不过出乎意料的,那三人对视几眼后,离开了。

演了半天发现没成果,禾漾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走出墙角,轻轻在墙上一锤,上面立刻细细簌簌的掉起石块石屑...

“没用的男人,白瞎我这难得的演技。”

眼见着大姑姑父选孩子的日子就要到了,也就是说,方晚乔最大的的生命威胁,就在这几天。

禾漾出去时,禾家的司机正等候在街口,不过她没有回家,目的地是警察局附近街区的一家猫咖。

在知道常茹的有些不对劲后,她约了王九一老婆蒋莎,在那里见一面,她需要验证一些小小的猜想,顺便带蒋莎和警局里的王九一见了一面。

***

傍晚,草草吃了晚饭,禾·马不停蹄·漾,又独自骑着全黑小电驴,到福利院给方晚乔当硬币神去了。

这次任务要是圆满结束的话,她就会变成她表妹,那不缺钱的,可不需要什么硬币神了。

窗台上,迎着月光星河,禾漾百无聊赖的朝下扔硬币,一边与识海里的小铜钱对话。

常荣和范晴晴提前知道禾家要来选人这事,她必须搞明白,万一是这谁俩有个系统啥的类似东西,那可不是很难对付了!

“系统她们身上没有,这我可以确定。”小铜钱也亏是没有脸,不然真不知道要愁耷拉成什么样。

作为一个系统,天天什么忙都帮不上禾漾,太鸡肋了......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侵入者的原因,可能干扰到这个书中数据了,产生了一些小错乱,导致她们两个阴差阳错的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

侵入者侵入者,又是那个天杀的讨厌鬼!

禾漾气愤的扔了一大把硬币下去,可把下面虔诚祈祷的方晚乔吓了一跳,

抬着头,弱弱的问,“硬币神,您是扔累了么....”

“无事,”禾漾站起身子,让声音显得更加悠扬高远,

“你最近恐有一劫,切记要多加小心,尤其是身边人。”

“啊?那我知道了!”方晚乔先是害怕了两秒,转念一想她有硬币神守护,心里的底气又足了足。

“我以后,可能很少出现了。”

禾漾不喜欢不清不楚的离开,所以她一定要和方晚乔说清楚。

“啊?”小姑娘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很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