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说道,“反正他们也不会住太久。”

沈雪道:“叔叔他们应该只住两三天,吃完酒就回去了。奶奶的话,我想留她多住几天,到时我再送她回家好了。”

王林道:“嗯,好。要是能留她在这边过年就更好。”

沈雪笑道:“那不会的。奶奶就喜欢乡下过年的气氛。咱们城里过年,哪里有什么节日气氛啊?乡下那叫一个热闹,舞龙的、耍狮的,还有演大戏的呢!除夕夜的鞭炮声响个不停,正月里走亲戚络绎不绝。”

“你说得我都心动了,我也想去你家乡下过个年。”

“可是,你有空吗?”

王林想了想,说道:“我安排一下!去过年可能不行,但我们正月里可以去住一段时间。”

“真的可以吗?”沈雪眼睛里全是期待的光芒。

王林道:“可以啊!我来安排吧!”

沈雪嫣然一笑,问道:“我生日酒宴到哪里吃?”

王林道:“当然是到饭店里吃。你二十岁的生日呢!我们要吃好一点。你亲人还有同事、朋友都会来。能有十桌吗?”

“顶多十桌吧?其实我并不想操办。还有啊,你别跟李文秀他们说我生日要做酒席,到时他们要过来的话,那我们就不好做人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12月1日,是星期五,李文秀要上班的。我们就到老饭店吧?那边的本帮菜做得好吃,奶奶肯定喜欢。”

“嗯,我也喜欢老饭店的菜。”沈雪道,“那我这两天就安排小静她们把主楼的房间打扫一下,把被褥什么的换一下,老家来人,就让他们住主楼,他们顶多住两个晚上就会走的。他们在乡下都喂了鸡啊、猪啊,离不开太久的。”

“好!反正这是你的家,你想怎么折腾都可以。”

“王林,到时你能过来住两天吗?”

“可以啊!我会安排好的。”

“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

王林心想,是你要求太低了!

这也是王林最疼沈雪的地方。

沈雪对他是无条件的付出,但又从来不要求什么。

当然了,不用她伸手,不用她开口,王林自然会给她一切,除了妻子的名分。

王林在这边待到晚上十点半才离开。

为了几天后能顺利出来住,王林这几天也要在家里表现得好一些,所以回家也早一些。

王林开着车回到家里楼下,倒车入库。

他刚下车,忽然看到一个娇俏的人影,站在路灯下,正看着他呢!

王林微微一怔,认出是周霞,便走了过来,笑道:“霞姐,你在这里扮鬼吓人呢?”

周霞冷哼一声:“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王林哈哈笑道:“我能有什么亏心事?这下旬的月亮,也没什么好看的,这冬天的风吹起来也不舒服,你要想凉快你待着,我回家了啊。”

“等等!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周霞沉着脸,往旁边走去。

王林倒是一讶,蹙了一下眉头,跟上前去。

周霞走出小区大门,往外面马路上走。

此刻不是交接班的时间,通往厂区的马路上并无几个行人。

街道两边的门面也都打了烊,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王林笑道:“霞姐,你心情不好,要拉我游马路,我愿意奉陪,可是这天气实在不美啊,我们是不是找个暖和一点的地方?”

周霞走到一棵树下,忽然站定,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林。

王林被她看得头皮发麻:“你不会想吃了我吧?”

周霞没有笑,问道:“王林,你和沈雪是什么关系?”

王林脑子急剧的运转,心想周霞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句话,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呢?她是不是看到什么了?还是知道什么了?

“我和她的关系很复杂!”王林采用了一种模棱两可的回答。

“复杂?有多复杂?”周霞没想到他会用这么一个词来回答,或者说是敷衍!

“怎么说呢?她既是我的员工,但又是我的好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我的知己!”王林笑道,“我欣赏她真诚善良的为人,觊觎她沉鱼落雁的美貌,喜欢她一舞倾城的舞蹈!”

“你还真的不要脸!连觊觎这个词你都用上了!”

“在你面前,我得说实话不是?”王林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要是说我不喜欢她的美丽,是不是显得格外虚伪?”

“你只是喜欢吗?你就没有动用你的手段,把她占有己有?”周霞渐渐开始摊牌。

王林听到这话,马上就意识到,周霞肯定是知道了一点什么。

在今天晚上之前,周霞并没有任何的怀疑,不然的话,以她的性子,早就找王林谈话了。

由此可见,就是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被周霞看到了?

今天王林和沈雪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在别墅里度过的,在里面哪怕他俩胡天又胡地,周霞也肯定不会看到。

剧院门口那个吻?

也只有这个吻,是个破绽了!

王林心里有了底,也就知道怎么应付周霞的咄咄逼问了。

“我也想啊!实力不允许!”王林笑道,“人家有男朋友的。”

“真的?那么,为什么她会亲你一下?”周霞终于说出来了,“你别误会,我没有偷窥你的生活,只不过是今天晚上下楼时,我看到你和沈雪在一起,然后她亲了你一下。我真的看到了!你别否认!”

王林心想果然如此啊!

看来以后在外面,还得小心再小心。

只不过他可以忍得住不碰沈雪,但沈雪情意一动,却忍不住想靠近他呢!

王林哈哈笑道:“就这?你误会了。”

“误会?她都亲你了,这还有什么好误会的?王林,今天这个事情,你必须跟我说清楚了!不然我肯定告诉周粥!”周霞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王林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亲了周霞脸蛋一下。

周霞就像被电击了般,一股强烈的羞耻心,瞬间占据脑海,她轻轻的颤抖,牙关打架:“王林,你、你干什么?”

“霞姐,我一直都想感谢你,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就献上一个纯洁的友谊的吻,以示感激。希望你不要多想。”

“感激?”周霞手捧着自己的脸,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的脸红得像一朵玫瑰花!

王林道:“对啊,就是感激你对我和周粥的爱护和照顾。要不是你,我和周粥之间的感情,早就被你妈知道了。”

“我说你和沈雪的事!你别扯周粥!”周霞俏脸一寒,“你说清楚!”

王林道:“沈雪对我的那个吻,就跟我刚才的吻一样,也是为了表示对我的感激。她感谢我对她一直以来的照顾和爱护。现在是新时代了,异性之间碰碰手,碰碰脸,不用上纲上线的了吧?她是习舞之人,对身体接触这种事情,就更不会在意这许多了。”

“这?”周霞芳心已乱,她方寸更乱!

她相信了王林的解释。

毕竟她所看到的,真的是沈雪主动吻了一下王林,而且只是碰了碰他的脸,王林并没有任何动作,连抱她的动作都没有呢!

或许沈雪是爱慕王林的?

周霞道:“你挺受女人欢迎啊!你小心些吧!你家李文秀可不是好惹的!我看到自然没事,她要是看到了,非得把你剁了不可!”

王林笑道:“我刚才亲了你一下,要是被人看到,也会说不清楚的。很多时候,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你说是不是?”

周霞有些慌,左右看看,说道:“算了,我们回家吧!别真的被人看到,还以为我和你在压马路呢!这大半夜的,传出去真的说不清楚了!”

王林道:“当初我和粥粥,也就是这么开始的。就一起看了个电影,然后就被人传,说我和她在谈恋爱!”

“那你和她是真的在谈恋爱啊!”

“是后来才发展的,最开始并没有,真的只是一起看看电影,一起聊聊天。但社会风气就是这样,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一起,没事也能整出偌大的新闻来。结果我和粥粥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也因此而结缘了。”

“是吗?你们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说来话长,你回家后,让她告诉你吧!”

两人聊着天,回到楼道,各自回家。

周霞进了屋,看到周粥正在弹古筝。

“姐,你回来了!”周粥笑道,“你好自在啊,出去躲了这么久!你脸怎么回事?这么红呢?”

周霞的确感觉到自己的脸是滚烫的!

她心慌慌的道:“没什么,可能皮肤过敏了吧!”

周粥道:“我等你回来睡觉呢!”

“嗯,睡吧!”

“姐,你和那个毛志和怎么回事啊?是你请他回家来的,你又赶他走呢?”

“他那个人,遇到事就把责任推给我!你没听出来吗?我当初和他根本就没有分手!只是闹别扭,结果他连一句哄我的话也没有,转过背就娶了别人!今天他又旧话重提,我能不生气吗?”

“哎呀,这样的男人可要不得。我和王林中间分过手,结果还是他把我哄回来了呢!”周粥笑道,“以我的任性,就毛志和那样的男人,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嗯!王林对你真的很好吗?”

“好啊!要是不好,我能跟他好?”

“他在外面,除了你,会不会还有其它女人呢?”

谷“有吗?不可能吧?他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哄这么多的女人?那我真的服了他!”

“嘻嘻,说得也是哦!”周霞笑着摇了摇头,“他和沈雪的关系不错吧?”

“嗯,他俩经常一起出差呢!”

“那沈雪就不喜欢他?他俩就不可能搞到一起吗?”

“沈雪有男朋友的啊!都订婚了。”

“哦!”

“姐,你今天怎么了?对王林的事这么感兴趣?你不会也喜欢上他了吧?”

“胡说!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只是想知道,你和他是怎么开始的?他又是怎么对你好的?我当个参考!不然我的感情世界完全是一片空白!就连毛志和那样的男人,都能骗我好几次!”

“我们睡了,姐,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处吧?等下说给你听!”

“好。”

两姐妹睡到床上,周粥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自己和王林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周霞知道妹妹的性格,是刚烈的也是任性的,从小养尊处忧的周粥,一般的男人还真看不上眼,一般的男人也受不了她的古怪脾气。

结果王林特别会哄人,把周粥哄得团团乱转,哄得她心甘情愿的成了他的情人!

周粥喃喃的说道:“姐,你不知道王林有多好!我想要什么东西,不用我说,他自然就知道了,然后就买来送给我了。他花钱大方得很,从来不吝啬金钱!我想,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挡住他的这种金钱和甜蜜的爱情攻势。”

周霞道:“可是,我听你说的话,好像是你更爱他多一些呢?”

周粥道:“刚开始是我爱他,是我在追求他啊!嘻嘻!当我知道他和李文秀签了离婚前协议后,我就觉得我的机会来啦!”

“结果呢?你还是被他给骗了!”

“姐,不能说是骗。是我先追求他的。”

“你啊!你到底还是个小傻瓜呢!你和他以后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我想给他生个孩子!这样一来,我和他……”

“你疯了!你给他生孩子?绝对不可以!你们现在互相喜欢,就在一起玩几年得了。以后分了手,你再找一个男人嫁,又不是嫁不掉!世界上那么多的二婚家庭!何况你又没结过婚,现在新时代了,男女关系早就放开了。哪个男人要是还要求你是纯洁的身子,那他未必就是纯洁的?”

“姐,你先听我说完。我真的想生个孩子。有了孩子,我和王林的一生,也就绑在一起了。”

“孩子没有爸爸啊!你这么做,是害了孩子!孩子没有完整的家庭!”

“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见。我要是真的怀上了,我就生下来,你一定要替我打掩护!”

“你真要是敢怀孕,爸妈知道了,能杀了你和王林!”

“不会的。爸妈虽然凶,但他们也是讲道理的人。到时我真怀上了,我就请一年假,到外面把孩子生下来。”

娇妻被壮男玩出白浆|挺进新婚少妇的体内

“……”

周霞觉得妹妹简直是疯了!

不,是中王林的毒太深了!

那个王林,真的太会哄女人了!

周霞说道:“你绝对不能生孩子!连怀都不能怀!你听见没有?这是底线!不然我就告诉爸妈!”

周粥打了个哈欠:“姐,我困了,睡吧!”

……

转眼就是月底。

林妹妹拍摄完MV后,被歌后邓俪君邀请到东洋,参加演唱会去了。

这对林妹妹来说,也是一个极好的学习的机会。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耳濡目染,又受到了歌后的贴身教导,相信她回国以后,肯定能脱胎换骨!

这几天时间里,王林一直在忙。

集资房的事情提到了日程,因为是集资建房,公司并不需要出什么钱,全部是由职工出资,不够的就找银行贷款。

以爱秀集团的资质,职工要在银行贷款,很多银行都愿意合作。

爱秀集团集资房项目指挥部正式成立,由政务总监马红才担任指挥部的主任,具体事情交给他来办理。

爱秀新大厦的审批文件还有下来。

但这一纸文件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王林已经组织工人,开始对红光食品厂原有的厂房和办公楼进行全部推倒。

只等审批手续完成就可以举行奠基典礼。

王林将要建造的这幢大厦,称不上国内第一,就连申城第一也够呛,但在本区来说,目前也算是上第一高楼了!

因此,市、区两级都格外重视这幢大厦的审批工作,市里还专门开会,对此事进行了讨论。

王林当然密切关注此事的进展,生怕节外生枝。

还好,市里的意见是正面的、也是支持的。

王林同志的大名,再次得到了朱领导的点名表扬!

这种荣誉,王林其实并不想要。

他甚至有些害怕这种荣誉!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是他目前的人设,一旦崩盘,那他所荣获的荣誉,都将变成枷锁!

不管怎么说,市里终究是通过了这幢大厦的审批!

如果不出意外,下个月王林就能拿到批文。

只要批文下来,王林就能开工。

为此,王林提前联系好了国内最顶级的建筑工程公司,也就是中建。

中建正式组建于1982年,其前身为原国家建工总局,是为数不多的不占有大量的国家投资,不占有国家的自然资源和经营专利,以从事完全竞争性的建筑业和地产业为核心业务而发展壮大起来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

这是国内拥有从产品技术研发、勘察设计、工程承包、地产开发、设备制造、物业管理等完整的建筑产品产业链条,是国内仅有一家同时拥有“三特”资质、“1+4”资质和建筑行业工程设计甲级资质的建筑企业。

王林的公司带着国企性质,他找的合作方,自然也以国企为主。

30层的大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尤其是在80年代末期,这可算得上是高楼大厦了。

王林请来中建主理,当然是奔着百年大厦去的。

像国际大饭店,建成几十年了,仍然坚固完好,再用几十年也不成问题。

这就是好建筑的魅力。

要建好建筑,离不开资质一流的建筑企业。

几个亿的资金花下去,总要物有所值。

至于这四个亿的资金,也不需要王林一次性拿出来。

这么高的建筑,最快也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完工。

而明年,王林将至少斩获10亿以上的利润!

赚到十个亿,拿出四个亿来投资一座大厦,王林觉得这事可以做,也算得上是量力而行。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这东风就是批文。

还有一件事重要的工作,也是王林一直在忙的。

那就是永华公司正式入股申纺一厂,投资5000万人民币,占有申纺一厂40%的股份,同时宣布成立“华竹”分厂,专门研究开发竹纤维原材料和产品。

与此同时,华竹厂将在申城郊区建立毛竹种植基地。

竹林的造林方法有很多种,移竹造林、移鞭造林、截秆移兜造林、实生苗造林和鞭节育苗造林等。

其中,移竹造林法在生产中应用最广。

移竹造林,最重要的是选好母竹。

毛竹造林的良好季节是冬季和早春。

母竹以竹龄2到3年生、胸径3到6厘米、生长健壮、分枝较低、枝叶繁茂、竹节正常、无病虫害的林中竹为宜。

挖母竹前应作好标记,使之在竹林中分布均衡。

这些事情,自然是交给专业的园林工程师来完成。

现在正好是冬季,是移植母竹的最好时机。

除了在申城郊区建林以外,王林还将前往姑苏建一个更大型的竹林基地。

为此,王林决定,从月底,也就是11月30日开始,前往姑苏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考察,以选定竹林基地。

29号晚上,王林把自己要出差的事情,告诉了李文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