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吓人的场面让人至今心有余悸。当时云彪虽然都帮他们挡下来了,但还是受了小伤的。可这次云彪怎么挡得这么轻松,凶猛残暴的雷劫在云彪的拦挡下毫无破坏力可言,就像只弱鸡,说是只病猫更贴切,一点威风都没有。

云彪怎么变的这么强大了,连她们都不知道。雷劫过后,当然是到了云彪大展厨艺,好好慰劳五个美女度劫成功的时候了。

只是今日五个美人没有往日那么猴急着享口福,还是发一声喊,一齐赴向为她们挡雷劫的英雄。云彪手足无措,被女人们提的提手,提的提脚,提了起来就要撞钟。吓得云彪大喊:“你们这是要谋杀救命恩人呀,还有不有天理。”

蒙霭喝道:“要想不被撞钟也行,老老实实把什么时候涨了修为的事说出来吧!”

其中四美也齐声道:“瞒得我们好苦,老实交代!”

原来是为了这事,云彪松了一口气说:“你们得把我放下来呀,要不然我怎么说。”

美女们把云彪放了下来,云彪道:“这事一直都不好说,现在可以说了。我是在至尊山顶上吸收了至尊皇气,把修为提到了皇境九阶巅峰。

我刚从山顶下来的时候,皇气没有收斂好,泄漏一些,看到你们好像不好受,我就努力收㪘克制,才慢慢恢复到正常。那时候我当然不能说我在山顶上吸收了那么多的皇气,否则赢家老祖怎么接受得了。”

贝蒂半信半疑:“此话当真?”

云彪指天叫屈:“天地良心,我说的都是真话,不信你们看好了。”

云彪一振,将霸气外露,吓得五美嗦嗦发抖,大叫着:“收了!收了……”五美现在也是皇境修为了,深有体会,怪不得赢家老祖当时瑟瑟发抖的样子。”

五美心服口服,真正相信了。

水晶问云彪:“到了皇境九阶巅峰,没有更高境界了吧。”

云彪:“当然还有,学无止境,你们不但可以骄傲,还要继续努力。刚突破皇境,就共同谋杀救命恩人,这样事也做得出,也就是你们!今天的饭我是不做了,该你们露一手给我看看,我也得享受一回。”

五美立即反驳:“哪跟哪啊,不许耍赖,维持原规,快去忙你的,我们要打牌了。”

云彪:“不行,是你们逼我的,我现在的底细你们都清楚了,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再不弄饭吃,我的霸气忍不住要出来溜达溜达了。”

五个美女不啃声,云彪把皇者霸气泄露一些出来,几个美女立即尖叫:“别、别、别,我们做了!”

云彪把霸气收了,五美人哭丧脸,做饭的做饭,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互相埋怨着:“这下好了,整着自己了。”“我说不要撞钟,你们偏要,撞出个鬼来了。”“这个家伙顺得拗不得,以后别搞过火了。”

云彪躺在摇椅上,跷着二郎腿,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惬意的不要不要的。

在森林里过了一天,五美嫌做饭炒菜太累,就不肯再玩了,一齐要求出山。云彪暗笑:“美女们,多么难得到野外世界一游啊,再多玩一天呗。”

五个美女恨得牙痒痒,只说这里的风景太差了,不好玩,各自伸手就飞。云彪隐忍着笑,跟在后面。五女一男,一行六个皇境强者,浩浩荡荡往夏家飞来。

夏家主夏明杰正在想着云彪的事。云彪帮商家、姬家、赢家炼出了登皇丹,又助三家的老祖突破到皇气境,这三家现在就各自有了一个皇气境强者。夏家和蒙家刚追上三大家的实力又被拉下来了。要想追上三大超级大家族,还得找云彪帮忙。

夏明杰正在想着,家人来报:“云总来了!”夏明杰闻言大喜,急忙出门迎接从天而降的贵人、财神。

六个人降落进屋,接风洗尘之后,就聊了起来。夏明杰聊到商、姬、赢三大家族各自出了一个皇气境强者,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失落感也随之而来。

云彪哪有不知道夏明杰的意思的,就笑着说:“你也不用失落,不用羡慕,我早就帮你们想到了。走吧,现在就去帮你提升到皇气境。”

夏明杰闻言大喜,嘴里说着不胜感谢的话,却带头走出屋门。云彪跟着夏明杰出来,五个美女也跟着到现场去看。

到了野外空地,云彪给了夏明杰一瓶龙涎,一粒登皇丹。夏明杰吃了一粒登皇丹,喝光了龙涎,就运转轩辕心法修炼,一会儿体内皇气滚滚,摧关过隘,不到一小时,一场享受,一场痛苦之后,也突破到了皇气境。

皇气境雷劫震天撼地,当头劈下,还是云彪奋勇而出,把雷劫挡到了离明杰五丈远的地方炸开,一连九道雷劫炸在同一个坑洞里,雷劫散去,坑洞里蓝烟袅袅,留下一团余火给雷炎当点心。

浪荡的妓女高H文 待她适应后开始律动

夏明杰感受一下修为,激动的泪花闪闪。一众人回到夏家。夏明杰洗完澡后出来谢云彪:“一粒登皇丹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无价之宝,你无偿地就给了我。更让我感动的是以自己的生命来为我挡雷劫。

我不知说什么感谢的话才好,也拿不出好东西答谢。你是炼丹的,我们夏家库里的药你去看看,只要是你觉得有用的,你就拿去,不要计较多少,需要多少就拿多少。我们不会炼丹,留着也没多大用处。”

云彪也知道,各大家族里的药都很多,去看看也好,或许有自己用得上的东西。既然夏明杰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云彪也不客气,就跟着夏明杰走进药房。

云彪一个屉子一个屉子的找过去,在一百零八个屉子的里面有个玉匣,外面是设置了一个七级保护阵法。云彪估计里面是贵重药材,就破了这个阵法,打开了匣子。一看到匣子里的药材,云彪的心立即就攫紧了,因为这种药材他从来没见过,就把丹书拿出来,把灵药和里面的图像比较对照,最后确定就是化形草。

云彪炼化形丹,缺的就是化形草。化形草是一味主药,用量比其他的四味药要多一倍,玉匣里的化形草勉强可够一炉。九级丹是仙丹,一炉能炼出五香。够五个妖兽化形为人。

云彪问夏明杰:“你这株灵药叫化形草,是炼制化形丹的的主药。不知你这株药是从哪里得来的。”

云彪一说化形丹,夏明杰就有了印象,夏明杰说:“这株化形草是我们夏家秘境里得到的,那时候我的父亲,也就是老家主在世,是他告诉我们两兄弟,这株草叫化形草,是炼化形丹用的,极其稀少,唯有我们秘境那是最危险断崖上长有五株。但是有个皇气境七阶的妖兽在防守,任何人休想靠近,估计那妖兽是想给自己准备的。

我们夏家得到的这一株是两个妖兽在争夺化形草时,一头被咬死,而得到化形草的那头妖兽受了重伤,掉下了断崖后,失去了战斗力,被我家族的人围杀而死,这株化形草被我们所得。”

云彪问:“那断崖的化形草还有不有?”

夏明杰:“不知道,要进去看看才知道。以前争夺化形草的两个妖兽同归于尽之后,后来又来了个更厉害的皇气境七阶的妖兽,妖兽太强大了,没有谁敢去窥视。”

云彪:“你把断崖的地形画张图给我,我进去看看。如果还在的话,我就要了。反正这东西对人类没作用,你们夏家也不需要。”

夏明杰:“对!我们夏家不需要,不过主要是太危险,你还是不去为好,毕竟是皇境后期妖兽。

云彪:“我现在是皇气境九阶巅峰了,还怕它一个七阶妖兽。”

夏明杰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说:“既然你要去,也要千万小心,妖兽本来比同一境阶的人类要高一个小阶的战斗力,也就是说皇气境七阶妖兽具有皇气八阶的战斗力,再加上妖兽对地形熟悉,占了地利,与你也就不分彼此了。”

云彪笑道:“不怕,我有轩辕宝剑,我就不相信妖兽的利爪尖齿比我的轩辕宝剑还厉害。”

当天云彪抓紧时间修炼,又把修为凝实了一些。第二天不让老婆们跟着,一个人进了秘境,按照图形找到了断崖。在断崖来来回回飞了十多圈,才发现五株化形草长在一丛茅草后面。

化形草的旁边,停立着一头八翼蝙蝠,正恶狠狠地盯着云彪,只有云彪敢打化形草的主意,八翼蝙蝠就会突然扑出,咬死云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