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一个人心里非常的难受,穿过了小树林,顺着江边的小树林的甬路,孤独的走着。

今天白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直期待着的同学聚会,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都是一帮爱慕虚荣的家伙,幸好还有小冉安慰了自己,否则今天自己真的有可能在酒桌上就发脾气了。

到现在看来,大学的同学,还不如自己初中的同学更实在。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还是林永权给自己打的电话,并给自己介绍到了工地,虽然是一个农民工的身份,不怎么体面,但是最起码也是一份工作,要不然现在自己也不可能变成工地上的工长了。

想到这里,白桦微微的笑了一下,可是时间不长,因为这时的自己明显感觉到在自己的身前身后,和左左右右都已经有人围了过来。

嗯…好久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了,看来今天这是有人想要收拾自己啊。

太好了,正好自己现在的心情不好呢,这回可有地方发泄了!

就在这时,只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白桦,你小子在上班的时间竟然跑出去玩。”

“真的是叫我们好找啊!”

白桦抬眼一看,自己轻哼了一声,原来是李江这小子,自己瞬间就都明白了,

“怎么的,你还好意思说我,现在是上班的时间,你不也跑出来了吗?”

“少他妈的给我贫嘴!”李江这几天看着白桦心里就非常的难受,这回终于有机会了。

“我相信你也是一个明白人,看着没,今天这些兄弟们,都是我请来招待你的。”

“你要是听话,现在赶紧给我离开圣江工地。”

“嗯…,或许我还能给你留一个胳膊一条腿腿的。”

“如果你要是不答应,那…就太好了!”

“呵呵…呵呵。”

“直接胳膊腿都给卸掉,扔进江里面喂鱼!”

李江说的很随意的样子,就好像这种事情自己长干一样。

李江很随意,白桦比他还随意,因为这种场面自己也是见过两回了,结果跟自己说狠话的人都被自己收拾了。

“是啊,那好啊,呵呵,来吧,我等着呢!”

白桦一副等着受死的样子,只把李江给弄愣了。

“嘿…!”

“还真没见过不怕死的啊。”

“而且…而且还是他马的是一个农民工!”

“小子…你别逞强,一会儿,等刀插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可能就不这么说了。”

白桦微笑着摇了摇头,

“李江,你也太高估了自己了!”

“仗着你叔在工地上当项目经理,你以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

“你太高估了你还有你叔的能力了。”

“他私自挪用公司钱炒股的事情,其实总公司早就有所察觉了。”

“你们以为把我给摆平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哼…,你们真的是太天真了!”

白桦说的这些话,无疑是一个重磅的消息,只吓得李江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这小子刚来没几天,就什么事情都知道了呀!

管说刚开始白桦来的时候,叔就告诉自己了,这小子来着不善,没想到还真是这样的。

李江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冷笑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

“就算你都知道了又能怎样?”

“夏风那小子刚刚当上总经理不久,他还很嫩,想要动圣江工地上的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

“别以为把你这么一个农民工,插进了圣江工地,就可以管得了工地嘛,做梦吧!”

“嘿嘿…嘿嘿。”

“不过,可惜你了!”

“哦…,对了,还没结婚呢吧?”

“那就下辈子吧,这辈子你可能没有机会了。”

李江主意打定,转身冲着不远处的一辆轿车喊到,

“田哥…田哥,我再出十万,把这个小子做了吧!”

田老大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对于自己来说,杀一个人与弄死一个人是一样的,不过价钱却是不一样了。

“嗯…没问题!”

把身边的小妞往一边一推,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一个臭农民工,换你二十万…,这个买卖做的值啊!”

“哈哈…哈哈…。”

田老大迈着四方的步子走了过来,可是当自己的眼睛与白桦的眼睛四目对视的时候,自己瞬间傻眼了。

“是…是你…!”

田老大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揽下的活计,竟然是针对的是白桦。

白桦这小子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是自己的噩梦,上次把自己的双手打断了,才好利索没多久,这回一见到白桦以后,自己的双手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对的,田哥,就是这个农民工!”

“这小子初来圣江,就开始不安分,处处与我们作对。”

“你可得帮我好好的教训他……”

“啪…!”李江瞬间感觉到一股重重的力量扇在了自己的脸上,好险没有把自己扇坐在了地上。

“田哥…,你,你打错人了!”

李江撅着嘴巴子,非常委屈的说道。

田老大可知道,自己没有打错,要是没有上次的教训的话,自己肯定毫不含糊的对白桦出手了,那结局是可想而知。

不过这次不同了,上次自己派去了那么多人,结局却是自己被打断了两只手,呃…还好险回不来,这次自己才不那么傻呢!

“打错人…?”

“我…打的就是你。”

说完,田老大咬牙切齿的飞身上去,骑在李江的身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只把李江打的是鬼哭狼嚎。

白桦这时也认出来是田老大了,在沿江的时候被刘玥玥的父亲打了一顿之后,怕刘家报复,便撤到了圣江。

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像是挺明智的样子,怕自己再废了他的双手,然后自己倒拿李江开始出气了。

不过,这时的白桦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田老大五大三粗的,一个李江小小的身材,哪是他的对手啊!

“好了,好了!”

“打人怪累的,一会儿废了他的一双手脚也就是了。”

紫黑狰狞撞击白浊bl 美妇疯狂迎合娇吟

白桦还是比较心慈的,不像是李江,上来就想着把人弄死然后丢进江里去喂鱼。

田老大没有听清楚,不过,听见白桦说话了,忙着丢下李江便奋不顾身的跑了过来,只看得在场的其他兄弟们都傻眼了,自己的老大这是怎么了,

“大哥…农民工大哥。”

“呵呵…呵呵,我们真不知道要修理的人是你,我错了,我错了!”

“啪啪…!”

这时的田老大,狠狠地给自己抽了两个嘴巴子。一下子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干蒙了。

“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田老大对不对?”

白桦微笑着问道。

“是…是是,我怎么敢在大哥的面前称老大呢!”

“你叫我小田好了。”

白桦没想到这个田老大认怂的这么快,以至于今天想痛痛快快的打一架都不可能了。

“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上次我把你打伤了,然后你怀恨在心,特意今天在这里堵着我呢。”

“是不是?”

“不不…不,我哪敢啊!”田老大忙着解释。

“是他…都是这个小子,叫李江的。”

这时的李江被打的鼻青脸肿,正准备趁着喘息的功夫,逃跑呢!

田老大看见李江爬起来了,上去一把抓住李江的脖领子,把他拽了过来。

“民工老大,就是这小子!”

“是他,说是愿意出十万块钱,让我们把你给废了。”

“刚才又说愿意再出十万,把你直接做没了!”

田老大现在是极力的把责任往李江的身上推,反正今天的这个黑锅自己是不会背的。

“田老大,田哥…。”

“今天的这件事情不能怨我啊!”

“当初你们可是收了钱的,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们认识呀!”

李江以为白桦是跟田老大认识的原因,所以才反杠子的。

“那…钱都收了,你们就快动手吧…!”

白桦撇了撇嘴说道。

“啪…!”

李江这时又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手劲扇在了自己的脸上,一个趔趄,顿时是眼冒金星。

“放屁…!”

“谁他马的收你的钱了。”

“连我们民工大哥你都敢动弹,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田老大蹭的一下子又骑到了李江的身上,又是一通拳打脚踢,瞬间就是一通哭爹喊娘的求救声。

白桦感觉到很无聊,本来是想着能打一架的,看这样子是打不上了。

“走了,你们俩玩去吧!”

白桦生气的说道。

“好的…哦不是,民工老大,那这小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