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破风声瞬间响起,接着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在他们面前便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变种人。

不管是哪个种族的,现在全都已经聚集在了他们面前。

倾巢而出。

“鬼皇,你难道还没意识到,这是一次关乎整个变种人生死存亡的战斗么?”

一个变种人领头的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石像鬼鬼皇也终于认真了起来。

没错,华夏叶天仅仅只是以武灵左右的实力便直接一招斩杀七大神级。

现在他的身边可是有着传说中的十大恶人,而且那神王谷的谷主很明显对叶问天也很是友好。

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下。

若是让他们准备好阵法,那么变种人只能被他们随意拿捏。

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主动出击。

变种人协会会长再加上他刚刚暴增的势力,外加圣主的加持。

就算是那十大恶人,还有神王谷,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们更是有成千上万的变种人军团,就算是围也能围死他们的。

没错,这是一场生死之战。

而胜者,终归会是他们。

“好,那我们就随着会长一起,讨伐华夏叶天!”

石像鬼鬼皇一声大喝,顿时那些变种人全都高呼了起来。

黑压压的一望无际的人头,震耳欲聋冲破天际的喊声。

这简直就是战争!

而这一切,也同样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发到了网上。

这是宣战!

一个种族对一个男人的宣战。

这种战争,不讲究公平,只讲究胜负。

而同一时间,在神王谷中。

十大恶人正在争论的时候,突然一道人影直接跑进了光门之中。

一阵亮光闪过,然后那光门便重新恢复了正常。

这一幕,让十大恶人全都傻眼了。

众人再度互相看了看,他们都在,可叶问天已经没了身影。

不是叶问天冲进去了,还能是谁?

“啊!”

一个变种人难以接受的抓着脑袋,他傻了啊。

不仅仅是他,他们全都傻了啊。

他们可是指望着叶问天能够恢复,然后炼丹救他们的。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这么多人,就算是谁牺牲都行啊,毕竟都有可能完成任务。

可现在,偏偏是那个不能牺牲并且还最容易牺牲的人进去了。

连武皇进去之后都成白痴出来了,一个浑身经脉尽断的人冲进去,那不是死的透透的?

特别是叶问天,都已经经脉尽断成废人了。

神王谷谷主也有些麻了。

他之所以敢带叶问天他们过来,就是想着叶问天他们不一定能拿走镇魂脉。

等他们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肯定就自己放弃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啊,经脉尽断的叶问天,就这么冲进去了?

难道他就没有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么?

难道他就不怕死么?

而这边迦梨在愣了一下之后,几乎是疯狂的对着傻强喊道:

“你怎么不拦着他啊,你这傻子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他们都在争着往里进,根本就忽略了叶问天。

毕竟在他们认为,叶问天是最不可能进去的,也是最不应该进去的。

他们十大恶人现在好歹也是他叶问天的说下。

这种送死的事情,换成别人,难道不是只会让手下冲么?

就算再不济,先让一两个手下进去试试什么情况也行啊。

大肉蟒撑开稚嫩紧窄 跪趴承受粗大撞击bl

可现在叶问天不仅没那样做,甚至还自己冲进去了?

最关键的是,全世界他们不知道找了多少神医了,就算是那华夏的药王谷他们都去过。

可唯一能缓解他们痛苦的,有希望救治他们的,也就只有叶问天。

他现在要是死了,那可怎么办?

“问你呢,你这大傻子,你刚才怎么不拦着他,他好歹也是你大哥,难道你就听不懂神王谷谷主的话么?进去可是会变成傻子的!”

迦梨使劲摇晃着傻强,但傻强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刚才我大哥说了,这种事情,非他不可,要是没有镇魂脉,那就不能保护家人,所以他就进去了,还说让我等他。”

“我大哥既然说了让我等,那他就一定会回来,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

傻强说着甚至还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嘴里,蹲旁边看蚂蚁去了。

“我特么……”

迦梨见状简直要疯了,刚才她就应该把这傻子推进去。

反正都已经这么傻了,推进去说不定没什么影响。

而神王谷谷主他们则是有些无奈,这该说傻强是真傻呢,还是源自于绝对的信任呢?

“不行,不能就这么等了,我也进去,说不定还能将人给救出来。”

但迦梨等不了了,直接吼了一声便要冲进去。

“站住,你这么进去只能害死他!”神王谷谷主顿时大惊,赶紧拦在光门之前。

“光门一次之允许一人进入,若是有人再进入,只会打破平衡,让里边所有人都死掉。”

悠悠历史长河,眼前这些人能想到的办法,早就有先人用生命去验证了。

要不然他们神王谷守护这么久,也不至于到现在连试试都不敢试。

而听到神王谷谷主这话,众人更是心凉一大截。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么?”迦梨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神王谷谷主摇了摇头:

“要怪,就只能怪他自不量力吧。”

神王谷谷主这话是发自内心的,要是之前那些事情,他可能觉得叶问天桀骜不驯,所以他高看叶问天。

可现在,他算是重新认识了这个人。

就是个莽夫。

太冲动了,太无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