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如实禀报我父亲的。”白千宁微微俯下身去,伸手抓住了秃顶老者后颈处的领子,“我父亲处理完沁月湖那边的事情,就会过

来跟宁老你们商量事情的。”

宁望海忽然问道:“刚才高万夫说他儿子就在白师弟身边,那个不会有事吗?”

“宁老放心,我父亲早有安排。”白千安一脸平静地回答:“我先把他关起来,三位自便,有事可以叫我。”

随即,拖着秃顶老者便出了房间,不知去了哪里。

等外人一走,宁蕊蕊反而矜持起来了,白了夏天一眼:“你个色狼,能不能松开我,快要被你勒得喘不过气了。”

“没事,小长腿妹,你要是喘不过气来了,我可以用嘴渡气给你。”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宁蕊蕊一时无语:“你还是给其他的女人渡气吧。”

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小长腿妹,适当吃醋有益身心健康,但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鬼才吃你的醋呢。”宁蕊蕊知道在这方面是赢不了夏天了,只是嘴上说着拒绝,却并没有直接推开夏天。

夏天不解地问道:“你怎么跟九丫头一样,动不动就说鬼,这世界是没有鬼的。”

“有啊,你这个大色鬼,不是鬼吗?”宁蕊蕊反驳道。

“咳咳!”宁望海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这对小年轻当着自己的面如此秀恩爱,实在是让他有些没眼看。

宁蕊蕊面色不由得红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推开了夏天,还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不要毛手毛脚的,总是想占我便宜。”

“你的我的女人,我这不叫占便宜,这是天经地义的。”夏天嘻嘻一笑。

宁蕊蕊轻哼一声:“谁是你女人!我可没有承认过。”

“没有吗?”夏天有些疑惑。

“没有。”宁蕊蕊坚决否认。

宁望海又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们两个啊,一点也不在意我这个老头子的存在吗?”

“宁老,你不是应该自己回避的嘛?”夏天随口说道。

宁望海不免有些好笑:“呵呵,你真的是半点亏也不肯吃啊,在我这里都得占上风吗?”

夏天笑了一下:“没有啊,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好了,说正事吧。”宁蕊蕊拉了一下夏天,示意让他坐下来。

夏天一脸不解:“有什么正事?”

宁蕊蕊白他一眼:“当然有正事,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来度假的嘛。”

“来度假也不是不可以,这里的雪景还可以。”夏天附和了一声,很快就又摇摇头:“当然比起青峰山上的雪景来说,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宁蕊蕊笑着说道:“这里可是雪城,一年四季都是有雪的。”

“雪景又不是雪多了就好看。”夏天对此不甚认同。

宁蕊蕊直接开摆:“啊对对对,你说得都对,青峰山的风景天下第一,没有哪里能比得上。”

“本来就是啊。”夏天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小长腿妹,你这不对啊,阴阳怪气的,明显是欠打了。”

“没有,你听错了。”宁蕊蕊睁着大大的眼睛,露出无辜的眼神,“我可是美少女,怎么会阴阳怪气呢。”

夏天没有说话,只是笑嘻嘻地盯着宁蕊蕊看。“你看得我头皮发麻,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宁蕊蕊拢紧了衣服,凑到宁望海这上,轻声道:“爷爷,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吗,现在就问吧,不然他说

不定什么时候就又走了。”

“这倒也是。”宁望海点了点头。

夏天很快认真了起来:“宁爷爷,你是小长腿妹的爷爷,也就是我爷爷了,有什么事直接说就行了,不用考虑别的什么。”“其实是有个不请之请。”宁望海确实是经过慎重考虑,缓声说道:“直说吧,四十年前我曾是雪山派武宗的弟子,而且是开过气窍丹脉的,虽然不是修行人,但

是真气还是能运用自如的。后来自己下了山,为了履行诺言,就自废了丹田气海,只余下些拳脚功夫,但也许久未曾动用过。”

夏天瞬间就明白宁望海想说什么了:“宁爷爷,你不用说得这么委婉,是不是要我帮你重新打通丹田气海?”

“对。”宁望海目光期许的看向夏天,“能办到吗?”

“小事一桩而已。”夏天嘻嘻一笑,“这个事没什么难度,不过是随手之劳而已。”

说完,夏天就直接亮出了银针,对着宁望海的丹田气海以及附近的几处大穴刺了过去。

两三秒钟之内,银针便走了数个周天,随即潇洒收针。

“行了。”夏天淡淡地说道。

“爷爷,你觉得怎么样?”宁蕊蕊关切地看着宁望海:“有没有效?”

夏天撇了撇嘴:“小长腿妹,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啊,要再记一次打,不,两次。”

宁蕊蕊瞪了夏天一眼:“哼,你这人怎么尽想坏事。”

“这可不是坏事!”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懒得搭理你,先看看爷爷什么情况。”宁蕊蕊回了一句。

此时,宁望海微微闭上了眼睛,时隔四十年,再度感受到了丹田气海的存在,其中果然有丝丝精纯的真气,随即他便试着将这丝真气提取出来。

“哈!”

宁望海沉喝一声,蓦地站了起来,运气于掌,对着面前的大理石茶案便拍了下去。

“嘭!”

只见那极为坚硬的大理石茶案立时崩成了一堆渣渣。

校草硕大布满青筋h 被玉势玩弄调教bl

“果然恢复了。”宁望海大喜过望,“这一记雪手,竟然比当年还要厉害两分。”

“那当然。”夏天不无自傲地说道:“我可是天下第一神医,这点效果那不是必须的嘛。宁爷爷你想变得更厉害,也是随手一针的事情。”

宁望海摇了摇头,神情郑重地说道:“可以了,我已经很满意了,再要求更多的,反而不美。有这身手,再回雪山派,才算是名正言顺。”夏天不免有些疑惑,直接说了出来:“宁爷爷,其实你有什么想办的事情,让小长腿妹去做不就行了。要是小长腿妹办不到,可以找我啊,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办不

成的,何必要自己亲自去做。”

宁望海坚定地摇了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不必了,这件事情,只能我自己去办!到时候蕊蕊也别跟着,留在雪城帮你吧。”

“爷爷,要不还是让我跟着你吧。”宁蕊蕊实在担心她爷爷的安危,“夏天也不需要我帮忙啊。”

“不行。”宁望海断然拒绝。

宁蕊蕊知道她爷爷的性格,如此果决,她基本上就劝说不动了,只好冲夏天眨了眨眼睛。

“小长腿妹,你眼睛很干嘛,老冲我眨眼睛干什么?”夏天眼神里满是茫然的神情。

“你装什么蒜啊!”宁蕊蕊气得想跺夏天两脚:“我是让你帮忙劝劝爷爷。”

夏天淡淡地说道:“那你直说就行了,眨什么眼睛。”“好了,蕊蕊,你也别闹了。”宁望海当然知道孙女想做什么,于是说道:“我也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放心好了,怎么说我也曾是雪山派弟子,也一把年纪了,不

会像四十年前那样冲动。”

宁蕊蕊微微蹙眉,低声嘀咕:“只怕未必。”

夏天一脸漫不经心地地说道:“宁爷爷,你还是让小长腿妹跟着你吧,不然她接下来肯定一直心神不宁,说不定会拉着我上雪山派闹事。”

“对啊,我绝对会拉着夏天上山的。”宁蕊蕊瞬间GET到夏天话里的意思,“夏天可是个麻烦精,到时候他惹出来的祸有多大,可就难说了。”

夏天当即不满地瞪了宁蕊蕊一眼:“小长腿妹,你欠打了是吧,我帮了你,你居然还说我坏话。”

“我没说你坏话,说得是事实。”宁蕊蕊忍不住调侃道。

宁望海考虑了一下,叹了口气,扭头看着宁蕊蕊:“行吧,你跟着,不过万事你别插手,由我来处理。”

“行,我绝不插手。”宁蕊蕊笑着点头,又冲夏天递了一个感谢的眼神。

宁望海看了看自己的双掌:“是时候上山,了却一些前尘往事了。”

“啪啪啪!”

这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

“宁师兄,四十年不见,想不到你风采依旧不减当年,而且还老当益壮了。”只见一个黄发老者缓步走了进来,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

宁望海抬眼看到了来人,笑意也涌上了面庞:“黄猴子,你倒是看着发福了不少,半点没有当年的猴相。”

“呵呵,不要当着晚辈叫我的绰号嘛。”白万邦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冲夏天打了个招呼,又看着宁蕊蕊:“你应该就是我那名满天下的世界冠军的侄孙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