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地一声,一箭朝着宁天激射了过去。

看着这一幕,宁天忍不住嘴角抽搐。

他感觉,王凡此举,绝对是对他的羞辱。

他强行催动神元,身体腾空而起,一拳朝着那灵气箭矢砸出。

轰隆一声,箭矢粉碎。

但与此同时,一道破风之音响彻,王凡已经如蛮荒猛兽一般,杀到了他的面前。

嘭嘭嘭!

没有丝毫的废话,王凡双拳挥舞,冲着宁天便来了一连串暴击。

这一次,宁天根本没能躲过去,只能艰难的横臂抵挡。

同时,他的周身还涌现出了一层淡淡的光罩。

王凡看着那光罩,冷笑连连:“你以为有这乌龟壳,我就打不破了吗?真是可笑。”

嘴上说着,他动作却是不停,不断的连连锤击着宁天。

不得不说,宁天还是很强的,哪怕神元已经几近亏空,防御力都是可怕的惊人。

那乌龟壳再加上不弱的炼体,尽管被王凡打的连连后退,口中喋血不断,但却并没有受到重创。

王凡看到这一幕,有些气急败坏。

好家伙,竟然打不破一个乌龟壳?

他有些恼怒。

没废话,王凡开始疯狂运转起炼神诀,更是不间断的开始了锤击。

一道道神元爆发,一道道嘭嘭之音响起,王凡如疯如魔。

宁天则是叫苦连连。

他的心里也在暗骂。

那些王八蛋都在看戏吗?

他都已经在被压着打了,竟然还不动手?

有心想要提醒,只可惜,此时的他却是根本不敢开口。

一旦开口,那口气就会卸掉,他很有可能被一拳打死。

十名天骄守在外围,也是惊呆了。

王凡这爆发力,简直强到可怕。

最恐怖的是,他在接下宁天那一箭之后,竟然还能够如此顽强,简直难以置信。

一群人心中震撼,脑子都处于懵比状态,却是忘记了出手帮忙。

也不是忘记了出手帮忙,而是,他们心中对王凡,已经有了深深的恐惧。

这家伙太妖,太强,强到了离谱。

王凡也不知道自己打出多少拳,某一刻,只听咔嚓一声,然后他便看到,宁天的乌龟壳碎了。

王凡心中大喜,浑身力量咆哮,又是一拳轰出。

“你们——”宁天刚打算张口呵斥那些神域天骄,轰隆一道巨响,王凡的拳头便已经砸在他身上。

强大的力量顷刻间涌入他体内,他整个人瞬间被轰飞,口中喷出了无数血雾。

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甚至,若是治疗不及时,怕是有殒命危险。

眼看王凡就要再度杀来,宁天也有些急了。

“住手,你不能——”

然而,他话音还没落。

轰隆!

又是一道声响,王凡的拳头毫无停滞的砸中了他的脑袋。

宁天声音消散,神魂俱灭,身体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王凡也是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喘起了粗气。

这个宁天,还真是抗揍。

这也幸亏他突破了,否则,怕是都难以打死他。

果然是不能小看天下人,神域圣帝巅峰百强榜,不是浪得虚名的。

十七名神域天骄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的死寂。

王凡,竟然杀了宁天。

大帝八层而已,竟然斩杀了圣帝巅峰,排行榜前十的宁天?

这是何其妖孽?

回过神后,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们竟然坐视了宁天被杀。

这件事,若是传回去,他们势必会遭到宁家最为疯狂的报复。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动手还是逃走?”

“动手?开玩笑吗?我们能是他的对手?”

玉势 贞洁锁 规矩 嬷嬷 车内搓双乳颤栗呻吟

“若他在巅峰时期,我们自然不是对手,可他现在消耗太大,应该已是强弩之末,我们或许可以一试。”

十七位天骄脸色大变中,开始飞快传音交流了起来。

但他们却没敢轻易动手。

没办法,宁天在神域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

王凡却斩杀了宁天,他们不得不谨慎。

更何况,谁知道王凡是不是装的?

王凡却是没管那么多,他很快便再次站起,眼神冷漠的看向了那十七人。

这个宁天,终于死了。

宁天一死,其他人,就都是喽啰,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走!”

看到王凡站起,其中一人忽然大喝一声,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他这一逃不要紧,其余十六人也是脸色大变,纷纷跟着逃走。

短短时间,十七名神域天骄,便已经逃的无影无踪。

真的很难想象,十七名强大的圣帝巅峰,竟被一大帝八层修士吓跑。

王凡冷眼看着那些人离去,却是也没有追。

他暗骂了一句白痴,然后便飞到了血池前。

血池前,禁制还在。

王凡想要打开这禁制,得到里面的血池。

至于杀那十七人,不是他不想,是真的没有多少战力了。

当然,若那十七人动手,他也不是没有反击之力。

“他竟然没追上来,是不是真的已经强弩之末。”

“谁知道呢,万一他是装的呢?”

“别废话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寻找其他人,然后在一起过来吧。”

十七人看到王凡没有追来,也是大感奇怪。

但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敢杀回去。

至于周围寥寥几位围观修士,也没人敢不识趣的凑近王凡,而是都选择了离开。

“前辈,这个禁制,你可有办法打开?”

王凡仔细研究了那个禁制一会儿,发现根本无力解锁。

他倒是想强来,可又担心自己被禁制反杀。

王凡声音落下,一道光芒闪过,白衣女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见,白衣女子的目光,仔细凝视着那个禁制,好半晌后才说道:“能破,只不过,里面的精血,要分我一半。”

王凡听到这话,心里忍不住一惊,顿时便意识到,这血池里面的精血,绝对是好东西。

否则,以白衣女子的实力,又怎会想要这种东西?

他也没有矫情,而是飞快点头:“那是自然,只要前辈打开禁制,绝对分你一半。”

“好。”白衣女子没废话,开始施展出诡异法诀,解锁起了阵法。

王凡则是坐在一边,开始了吐纳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