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在这里打造一座小型世界,也是为了能够方便我照料世界古树。”

这道处在剑阵之中的人影,缓缓睁开眼睛。

“呵呵……那你可真够‘尽心’的!”

花王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之色。

骗鬼呢!

这棵世界古树早就跟你苏辰的本源天地相互融合了,还需要你来照料?

况且,你就算真有心思要照料这棵古树,还会大肆抽取对方身上的世界之力?

即便是这棵古树的资质很好,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诞生大量的世界之力,这会儿,被你苏辰这么一折腾,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了。

花王身为天地妖植中的一种,自然能清楚感受到,世界古树身上的虚弱。

只是。

它不说而已!

“前辈,我在这里搭了个窝,您应该感到开心啊,日后你就有伴了,有人陪您唠嗑了,您也不用孤单了。”

苏辰丝毫不在乎花王脸上的嘲讽。

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过来监视对方的。

要是花王没点意见,那才叫人疑惑。

他倒是要看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老鬼头,还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

“苏辰,明人不说暗话,你这么盯着我,纯粹就是浪费时间,老夫我也只是想在你这里避避风浪而已,又没有什么不轨之心,你完全无需在我身上浪费大量精力。”

花王一脸真诚,道。

“前辈,瞧您这话说的,您既然选择在我这里避风躲雨的,那真的是我的荣幸,我怎么能不好好招待一番呢!”

苏辰这道世界之力凝聚的分身,猛地一动,从剑阵中走了出来。

他似乎不怕花王耍什么阴招,直接一步踏出,来到古树之巅。

这树冠,非常平整,且宽敞无比,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枚珠子静静地躺着。

而这会儿,在这枚珠子上面,还有一道虚幻的影子漂浮着,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这道影子,看起来好像一株向日葵。

只是,跟向日葵那种蕴含着强大的炽热气息不同,这道影子,充满着浓郁的寒气。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向日葵的花心上面,有一张苍老的面孔依附着,看着有些诡异。

这张面孔,正是花王。

它满脸皱纹,非常枯瘦,看着就像是一块干巴巴的树皮。

可实际上,这一切,都是这家伙伪装的罢了。

苏辰心底门儿清。

这老家伙身上所蕴含的庞大生机,简直是无人能及,看着枯萎干皱,但其内部,不知道隐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前辈,我已经决定在这里住下了,日后咱俩可以每天论道。”

苏辰笑着说道。

嗡!

他一挥手,茶桌椅子出现。

小火炉。

山泉水。

西湖的龙井也都备齐了。

水开,泡杯子,下茶叶,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前辈,请喝茶!”

苏辰端着热气腾腾的清茶,笑呵呵道。

“你的茶,我可不敢喝。”

花王撇了撇嘴,脸色有些幽冷,又看了看苏辰几眼。

“小子,你要真有心思陪老头子我喝茶,那就弄一具本尊过来,搞这么一道分身,实在太没诚意了。”

花王冷冷哼了一声。

“前辈,您在我的肉身天地中,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是我的本尊,所以,您说我这分身陪您喝茶没诚意,那可就错了。”

苏辰呵呵一笑,也不在意花王那愈发冷下去的脸色。

他自顾自的喝起了茶。

“茶香满园,奈何,无茶友。”

苏辰幽幽一叹。

“一天天的,花样真多。”

花王心头一动,顿时有道根须飞了过来,卷起其中一个装着热茶的杯子,很快的,一饮而尽。

“前辈,您不怕这茶水里有毒吗?”

苏辰轻轻放下茶杯,慢条斯理问道。

“不怕,你苏辰还没这个本事能毒死我!”

花王气冲冲瞪了苏辰一眼。

好家伙。

叫我喝茶的人是你!

紧致娇嫩含不住h:轻轻扒开她的花苞

这会儿,跟我说茶里边有毒的人也是你!

可真会玩!

“也对,前辈修为通天,与天同寿,日月朽而您不朽,我这点微末力量,在您面前,自然不算什么!”

苏辰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少来,你小子在这里阴阳怪气什么,看到我把初武之骨给吸收了,眼红了吗?”

花王脸色有些不好看,哼了一声。

以前,都是它盯着苏辰,现在,变成苏辰光明正大的盯着自己,这让它很不习惯。

所以它一直在想着,要怎么把苏辰给打发走。

要不然,弄着这么一道分身,一直盯着自己,也怪恶心人的。

“那倒不至于,前辈实力越强,对我来说,好处越大。”

苏辰似笑非笑的看了花王一眼,道。

“嗯?我实力越强,对你有什么好处?”

花王有些不解。

总觉得,苏辰这眼神有些古怪。

“前辈,莫不是忘了,您答应过我的,炼化了初武头骨后,愿意替我出手十次!”

苏辰笑容无比灿烂,道。

“什么?我答应你出手十次?你疯了吧,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你这般荒诞的要求。”

花王脸色万分难看。

明白了。

原来苏辰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想要让自己替他出手十次,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真以为自己是他手里边的一杆枪,指哪打哪吗?

“前辈,您可能记忆不大好,给忘了,不过,这没关系,我在这坐着,等您什么时候想起来了,那咱们再好好说道说道。”

苏辰一点都不在意花王的态度。

拒绝就拒绝。

反正,有的是机会让你答应。

真自以为自己的肉身天地是你的避难所吗?

想白嫖?

门儿都没有!

“你……”

花王气得脸色铁青。

“无赖!”

它狠狠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