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融合,变成一尊气势恐怖的万丈神魔,刚一出现,就险些压垮天穹,对着楚言一拳轰去。

有的则是瞳孔之内泛起青光,楚言宛如置身于青色的月亮之内,逐渐沦陷。

还有人举刀劈去,势要将楚言劈成两半,这是奔着下死手去的了。

万丈神魔在一拳轰出的瞬间,化作千拳万拳无数拳,每一拳都如同星辰坠落,整个天地都猛然震动起来。

青色月亮之内,竖起了一个个十字架,上面有着无数的楚言束缚其上,瞳孔泛着青光的修士正提着小刀,走向一个个楚言,要将一个个楚言凌迟处决。

大刀绽放出可怕的光芒,威势之强,经验较少的修士直接被震慑,昏死过去,还有的口鼻出血,显然是本体承受不住这种极端可怕的威压。

“诸因之果剑!”楚言双眼一闪,因果丝线浮现,当他手持剑胎一剑斩出,善恶轮回印显现。

砰砰砰砰!

双眼泛着青光的修士,险些被楚言斩成两半,他在昏死过去之前都没能想通,楚言是如何辨别出他的方位?

只因在他的青月幻境当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怕楚言连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楚言都分不清楚吧,那么又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呢?

真的叫人百思不解!

“剑七式!”楚言一剑点出,万丈神魔的拳头顿时被剑锋绞碎,甚至乎连同万丈身躯一起被剑光吞噬,即便他本尊逃得够快,还是被硬生生的留下半截身体,拖着一地内脏,连滚带爬的滚下高台,当做认输。

“归来一剑!”楚言一剑对上迎面劈来的刀光。

归来一剑,只需一剑,覆灭一切!

无论是刀光还是其他杀来的修士,全部都被归来一剑的剑势吞没。

轰轰轰轰!

一朵朵血花在他们的表体连续绽放。

若非玄冰王及时出手,保住他们的一口气,只怕就被楚言一剑杀死了。

皆因这一次的盛会乃是在他的玄冰城举行,可不能一下子死那么多的王侯子嗣,否则不好交代。

“这个楚言未免太强,太过生猛了吧?真的一人一剑,击溃了这么多主宰境修士?他们都是强者后裔啊!”

“可不是么?楚言的境界虽然不高,战力却是不差,实力强大,假如他日踏足主宰境高阶,不知道又会是个什么光景。”

“可怕,太可怕了,楚言绝对是这一次盛会的最大惊喜!”

众人都在惊叹楚言的实力。

若说他们先前还是一种看戏的心态,现在则是完全被楚言的实力折服了!

楚言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强者为尊!

击败对手,楚言没有急着下台,他还在等,看看还有没有人要挑战自己。

但是,之后根本没人再度登台挑战楚言。

如果没有看过刚刚的一幕还好,大概还会对楚言这么一个主宰境二重生出轻视之心。

不过,在亲眼目睹楚言的强横恐怖之后,试问谁还敢轻视楚言,谁还敢将这一个征天王的外孙不放在眼内?

故而,无论是不是和征天王为敌的家伙,都没有继续自讨没趣的挑战楚言。

这让和征天王素来不和的人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男女一进一出激烈:肿胀硕大早已布满青筋

他们安排的人全部铩羽而归,其余的人则是不敢挑战,岂不是宣告他们是今天最大的输家吗?

这样的结果,他们不接受!

可是,他们又不得不接手。

因为除非他们亲自下场对付楚言,不然今天在场之人里面,应该是没人可以对付楚言的了。

确定没人挑战之后,楚言离开高台,将位置留给其他小辈展示。

不过后来登台亮相的人不多。

只因楚言珠玉在前,除非是一些明显年幼的后辈不甚在意,其他的人都没好意思上去耀武扬威,免得被人拿来和楚言比较。

盛会刚刚结束,当即有管家送来一面玉牌,传达了征天王的吩咐,若然楚言有时间,不妨去征天王府坐一坐。

小姨心中一喜,好奇的问:“楚言,机会来了,你若是前去征天王府,大概率能和姐姐见面。”

殊不知,楚言直接摇头,道:“小姨,我要的不是这个……我不要这个样子登门,我要等征天王将我请回征天王府。”

这话前脚说完,后脚就传入到了征天王府当中。

家族之中,不少小辈对于楚言的话非常不满。

“哈哈,这个楚言真的是大口气啊,他算什么东西?以为击败和我们征天王府不对付的几个傻子,就当自己是一盘菜了?这些都是棋子罢了,不值一提!”

“可不就是?区区野种而已,即便侥幸有了一些实力,也是沾了我们征天王府的光,若非我们征天王府的血统,他楚言也就一个乡下小子,难成气候。”

“如果被我遇到这个野种,绝对要打断他的双腿!反正他如此行事,早晚被人报复,反正都要被人干掉的了,还不如让我提前教训一二,总好过被人折辱至死!”

“你们说郡主也是,若非她当年生下楚言这个野种,我们征天王府也不至于沦为笑柄,堂堂天之娇女,竟然未婚先孕……要我来说,楚言乃是我们征天王府的污点,若有机会,必须亲自铲除这个野种,抹去这个黑点!”

就在征天王府的小辈对楚言骂骂咧咧的时候,楚言本尊已经回到了白鹿仙院当中。

楚言接下来准备闭关。

不过,在闭关之前,楚言将余下的军功全部消耗,换取了炙魂流火的使用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