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到军队中继续效力,此时面对军方大佬,他无论如何都得让对方见识到自己的实力。

“好!”

陆战握了下拳头,然后对张发丘道:“那我们去准备一下,时间到了我们就出发。”

雷克鸣说道:“没问题!”

张发丘点点头,表示答应。

……

回去以后,大吃一顿,张发丘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活在这个时代,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吃饱饭,据说有位大人,他发明了一种超级高产的水稻种子,让这个国家的十多亿人都吃饱了饭。

十多亿是什么概念……张发丘不知道,他的数学还没有老师过来帮忙补习,但知道一亿人是一万万人以后,张发丘就不说话了。

十多亿……顶好几十个三国啊。

张发丘只能说一句:袁大人威武!

然后在心中不停地感慨,如果这位大人生活在他们那个时代,可以发明出这么高产的种子,他们就不用再盗墓补充军饷了吧?

光粮食都吃不了好么。

粮食啊……这个国家最需要的东西。

无言以对。

……

这天晚上签到,陆战签到了一把白色逆灵级别的战刀。

看着战刀,陆战分外无语。

系统啊,今天你就有些水了。

你都把战刀的制造图纸都给我了,还给这么一个没用的战刀干啥?

而且,我差你这个武器是咋地?

陆战表示他根本不缺武器,你再给本炼气士的秘籍也好啊,再给个逆灵环储存器也行,给把没用的战刀算什么玩意。

可是,对于陆战的吐槽,系统连回应都懒得回应。

陆战吐槽归吐槽,但也知道系统出品必属精品,虽然是把对他没啥用的战刀,但拿在手里看看,也是不错的。

自己可以不用,也可以拿来送人嘛。

别的不说,就说雷克鸣作为一位旅长,竟然也是黑色逆灵者,这大大的超出了陆战的预料,但也明白雷克鸣是个愿意成长的高手。

所以,把这把武器赠予他也不错。

白色逆灵级别的战刀,说白了就是和野兽的等级划分一样,这是一个低等级的战刀。

以后还有绿色等级或者更高等级的战刀。

算了,哪去给雷克鸣用吧。

“系统啊系统,以后你也给几个高等级的武器成吗?”

陆战对系统嘀咕道,“你看我手底下的暴风特战队队员,他们手里都没有个武器,这说出去多寒碜?我倒是没什么,关键是打你系统的脸啊,你想想,你一个牛逼轰轰,甚至都可以左右无数世界的超级大手子,找了个宿主,宿主的手底下人马还没有足够多的武器,说出去你脸上也无光啊不是?”

陆战喃喃自语的话,最后都石沉大海,什么都没有留下。

系统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根本不理会陆战,往复实验了几次的陆战,最后无奈的接受系统又在装苟的事实。

算了吧,这次就不吐槽他了。

毕竟刚刚得到了两个了不得的好处,如果现在就吐槽,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陆战表示得小心为上。

……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声音很轻。

陆战向门口望了一眼,这道门就像不存在一般,让陆战直接看到外面。

门口,是张发丘站在那儿敲门,他显得很小心谨慎,敲门声音都非常的小。

这么晚了,有事?

陆战随手一挥,门把手像是受到什么气体的感应一样,向下扭动,门也随之打开。

呃……是什么玩意?

张发丘很纳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摄政王含着玉势跪撅挨打臀缝,公交车上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

门就直接开了。

怎么开了?

陆战也没过来啊。

已经准备好打招呼的张发丘,在门口没有看到陆战,不由得向里看了一眼,发现陆战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隔空控物吗?

陆战端的是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呢。

对于陆战的强大,张发丘心里是有数的,但是每次见到陆战,他都感觉陆战好像比他看到的更强大一些,再强大一些。

至于有多么强大,张发丘也说不清楚。

“陆战大人,您好。”

张发丘缓步走到屋内,关上门后给陆战请罪:“晚上冒昧打扰陆战大人,还请陆战大人恕罪则个。”

“没事。”

陆战表示他不在意,然后再继续询问张发丘:“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陆战大人神机妙算,果然是吾等楷模。”

张发丘也不管他拍的马屁对或者不对,反正只要向陆战表达他非常尊敬陆战就对了,说的什么话不打紧,关键是要让陆战知道他的态度。

陆战也明白,张发丘对他这般谄媚,就是实力的缘故。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

如果张发丘的实力高于他,张发丘绝不是现在的这般态度。

所以,陆战坦然的接受了张发丘对他的称赞,然后对张发丘说道:“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是,不用拐弯抹角。”

不用拐弯抹角。

“是是是。”

张发丘表示理解,然后说道:“这个,我明白的,大人时间宝贵,耽搁不得……是这样的陆战先生,您相信世间有长生之药吗?”

“相信!”

陆战点点头,“你不也说,始皇帝去寻找的宝药,是突破帝王境的关键吗?突破了帝王境,岂不是寿元也可以增加?”

“嗯嗯嗯,就是这样。”

张发丘说道,“但始皇帝是没有服用下宝药的,而是被人用毒药谋害死,他辛苦求来的宝药,也在他始皇帝最忠心的护卫,蒙恬和蒙毅斩杀害死始皇帝的人以后,被两人带到了墓葬中,那是世间仅存的宝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