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赶忙拱手行礼向我问候,我也赶忙让他们免礼。

我整理好我的衣服,对密使和木龙说道:“两位在此等候多时,有劳了。”

木龙和密使异口同声的说:“没有,我们也是刚到。”

我便赶忙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密使回答我说:“好的。”

“因为妖王和木龙将军你们的身份特殊,所以还请你们两位还未到达与掌门人会面的地方时,请务必不要抛头露面。”

我和木龙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三人便走出了殿内!

来到殿外,坐上了密使的车,便踏上了路程。

很快,路途中我们经过了五大剑派和冥界在我族外驻扎地。

我表现出非常不屑的样子变,并且对驻扎地投去不屑的眼光。

我便对秘史说:“对于这件事情,你是否有有所知晓?”

密使回答我说:“自从我们被其他四大剑派排斥之后,我们的消息便非常封锁,所以并不知道。”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岳阳派的境内。很快,我们便来到了五大剑派的境内。

我稍微摇下了车窗,然后再将墨镜往下拉了拉,看向旁边的城墙。

上面贴了告示,竟然是通缉我的告示,上面还有我的画像。

看到上面的画像,我心里想:这话像真是把我画的惨不忍睹。

那时候我便想下车将通报撕毁。

然而我身边的慕容,看我如此气愤,便着急的将我抓住。

我看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向,怕我忍不住下车,抛投露面地去撕毁那个通告,这样一来便坏了大事。

于是我转过头祥和的向木龙说:“放手,没事!我还是懂得分寸的。”

于是木龙如释重负地长叹了一口气,便松开了他的手,用自己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木龙急促的说道:“真是吓死我了,生怕出一些意外。”

车子行驶了又有一段时间,便停了下来。

我便望向车外,来到了一处四合院,这座四合院神圣而宏大。

开车的密使,卸下的安全带。

对我们说:“两位到了,这里,便是掌门人的居处,掌门人叫我带你们与他在他的居处会面。”

“俩位请下车,往里面请!”

我和木龙也就随他一同下车,我和木龙在秘史后面,跟随着他的脚步走进了院子。

进了门楼,迎面便是一个影壁墙,东西有木质的走廊围成一圈,环抱住气势磅礴的殿宇。

东西各有配殿,正屋左右各有耳屋。

院里有一颗古树,天井中心有水池,池内有假山。

这样的四合院设计合理,精美大方,看上去就让人赏心悦目,住着在里面肯定惬意的很了。

此时从正对的屋内,走出来一位,身穿一身白色卦袍,个子不高但是气质蓬勃的老人。

他白发苍苍,胡子也是雪白雪白的,放眼看去,却感受得到他侧漏出一股仙人一般的气息。

难道这就是岳阳镇派掌门人所拥有的独特气息吗?

他一手捋着胡子,一手靠在身后,喜眉笑眼的向我们走来。

密使急忙上前拱手行礼,说到:“掌门,我已经将妖王和木龙将军,一同带来了。”

“好!”

密使便急忙转过身向我们介绍道:“妖王这位就是我们的掌门人,李淳风,李老先生。”

我和李淳风两人相互拱手行礼。

李淳风说道:“感谢妖王大将光临,老衲在这以等候多时。”

“有劳李掌门了!”我洗脸相迎的说到。

李淳风忘了忘四周,看他是生怕隔墙有耳。

很快便对我说到:“屋里请,我们屋里说话。”

我也和他一同往四周望了望便回答道:“行,有话我们屋里说。”

老汉引诱新婚少妇:为什么从后面进会很快

“请!”

李淳风便带着我走进了他的屋内,然后我转身便向木龙说道:“你就在外面恭候吧。”

李淳风打断我说:“不用妖王,木龙将军就一同留下,正好木龙将军一同前来,我们一同商量事。”

我回答李淳风说道:“嗯!”

木龙便留了下来。

李晨风和我缓缓地来到了椅子前。并缓缓的坐下了。

他对我笑了笑,开口说道。:“看妖王如此年轻,真是年少有为啊!”

说完李晨风,便吩咐密使去泡茶。

我回复道:“不敢当,你怎么也是气度非凡,老当益壮!”

李纯风用手捋了捋他那洁白的古诗。咧开了嘴,笑了笑说:“哈哈哈,老朽,一把老骨头,何来气度非凡,惭愧啊,惭愧啊!”

“今日我要请妖王来,与我密谈,对于我的立场,我的密使应该跟你说清楚了吧?”

此时密使已经将泡好的茶,端着给我和李晨峰还有木龙。

我接过茶来,缓缓地喝了一口,慢慢地说:“昨日,你的密使已经将你的态度和你和我合作的原因一同与我讲清楚了。”

李淳风笑着说:“此茶如何?”

我在细细的品尝了一口,便随即回赞道:“好茶!”

李淳风又将眼光投向了木龙,也问着慕容同样的问题。

木龙回答到:“我是个粗人,并不能品出茶的好坏,在下眼里任何茶水都如同清水一般。”

李淳风笑着说:“哈哈,好的,好的!”

此时我正在想,李淳风是否别有用意?我再次仔仔细细打量者这眼前气度非凡的老人。

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是有一股正人之气,从他刚刚到现在的行为举止中,也透露出一种温文尔雅的气息。

我还正在继续仔细打量它的时候,他便放下了他手中的茶杯,俩眼看向我。

李淳风祥和地对我说道。:“那行吧,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讨论正事了吧。”

我放下茶杯,脸部开始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