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冲着沈翼笑,嘴角还有两个梨涡,细白的乳牙亮闪闪的,甜得像是刚出炉裹着糖的米团子。

叶颂名和王桃都还挺紧张,但两人会看眼色,沈翼没生气,而且还很高兴。

他们就和大家一样,看着就好了,不打扰他们聊天。

“你也很漂亮,还很可爱。”沈翼没忍住,揉了揉欢喜的头。

欢喜靠过来,站在沈翼面前,抬头看着他:“那我们抱抱,可以吗?”

她口齿很清楚,比当时的叶满意还要好。

沈翼都没有思考,等回神的时候,欢喜已经坐在他的腿上了。

叶文初噗嗤笑出声。

“来我这里,也叫我抱抱。”太后迫不及待,她这辈子就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就想生个女儿,可没有如愿。

如今瞧着小姑娘,真的眼馋。

“那我过去找太后娘娘行吗?”欢喜问沈翼。

“去吧。”沈翼松开手,欢喜就扑着去太后怀里。

她刚才和沈翼聊天,是试探和克制,但和太后就不一样了,是小鸟一样扑着,抱着太后的脖子,还亲了太后的脸。

太后恨不得将她养在宫里,天天瞧着。

小孩子真好。

太后猛盯着叶文初的肚子,思索着,她到底是期待个大孙子,还是孙女?

“欢喜,你说你四姑母的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太后问欢喜。

小孩子的嘴巴最是灵了。

叶满意精着呢,在一边直给欢喜打眼色,让她慎重一些。

欢喜再精明,可和这个哥哥才“认识”一天,根本没有默契,她歪着头看着叶文初的肚子,道:“是妹妹!”

原想先生儿子的沈翼,此刻眼睛一亮,太后也高兴起来:“和欢喜一样漂亮的妹妹吗?”

欢喜点头,又摇头:“还有和哥哥一样的弟弟。”

“对,弟弟!”郭氏截断了欢喜的话,“以后再生漂亮可爱的妹妹。”

欢喜不太懂,就去看她娘,王桃养小孩有她自己的方式,只要孩子规矩没错,说话的语气没错,说的什么内容她大多是不刻意规正的。

孩子有孩子的想法,规正了,那孩子就不是孩子了。

“嗯,妹妹和弟弟都很好。”欢喜笑着道。

郭氏也满意了。

他缓慢而坚定的往里送视: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妹妹好,那就妹妹了。”太后和叶满意道,“小名都取了没有?”

叶满意和白通对视着,叶满意道:“我取的是妹妹的名字,高兴。”

说着,竭力解释他为什么在几十个小名里,选中了这个,因为这个名字非常有意义。

“嗯,下一个!”叶文初敷衍地听完,又看着白通。白通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平安。”

叶文初让他出去:“去玩泥巴吧。”

“没有泥巴玩儿。”白通告诉她,叶文初睨了他一眼,“那就玩雪!”

白通拢着袖子带着叶满意灰溜溜地走了。

“我也想去和小白哥哥玩,可以吗?”欢喜征询叶文初的意思,叶文初捏了捏她的小脸,“好啊。”

然后冲着门吼:“回来牵着欢喜。”

两个失宠的人只能默默退回来,一人一边牵着欢喜出去玩雪。

一屋子人笑了起来。

其实迟清苼觉得平安和高兴这两个名字朴实无华,寓意深远,做乳名非常合适。

但叶文初显然是觉得没文化,不喜欢。所以他就不说了,免得也让他去玩雪。

“我觉得,平安和高兴你要用,那我肚子里这个就叫幸福,不管男女都这名。”叶月画道。

叶文初请她随意。

“大哥和大嫂这次是不是可以多留一段时间?”叶文初问两人,王桃轻笑道,“我们想留在京城,十年内不走了。”

这件事她思考了一路。

左思右想,她决定带着一双儿女留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