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慌意乱地出现在杨光面前,着实将他吓了一跳。

“亚亚,你怎么了?”杨光小心翼翼地替女王拿来拖鞋,紧张地问道。

徐亚斤满眼颓丧,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将,甩掉鞋子,连拖鞋都没穿,光脚就走了进去。

这下可把杨光给吓坏了!他可是记得女王说过,这种还有些阴冷的天气,如果走在冰凉的地面,可是会生病的!女王可注重养生了!‘

他着急地跟上去,更在徐亚斤后面,像个小尾巴一样。但又不敢开口问,只能用可怜兮兮地眼神望着她。

徐亚斤看着杨光那副弱受样,忽然没来由地烦躁。她此刻需要的不是小心翼翼阮阮弱弱,而是他像个男人一样,张开怀抱安慰她!

好吧,她就是害怕了,撑不住了,想要有人帮她一起扛!

但杨光显然不是那个会帮她分担的男人!

“亚亚,你怎么了?”杨光小心翼翼丢问道。

徐亚斤吸了口气,忽然一本正经地开口问道:“杨光,你可不可以偶尔男人一次?’

”啊?“某只呆萌的兔子惊了一惊,不解地看着她,脑中思绪转啊转啊,终于转得有点清晰了一些。

他的思维跳也是地很快,一下子想了很多,最后也不知怎么总结起来,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亚亚在怀疑他了!

他顿时害怕起来,为自己心里藏了那么久的秘密,想了许久,偷偷看了一眼徐亚斤的脸色。

更加颓丧,陷入了天人交战当中。

“书上说,恋人之间是要坦诚相对的!如果亚亚知道我一直瞒着她,肯定会很生气!”

“但是如果说出来,亚亚肯定会更加生气。万一她嫌弃我了,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杨光想来想去,觉得坦白和隐瞒都不对,一下子急的更加不知如何是好。

徐亚斤今天本来就很烦躁,一抬头看到他这副模样,更加生气。想都没想,就喝道:“你到底有没有点出息!每次都这样,唯唯诺诺的,像个什么男人?”

她吼完就后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将火往他身上发!

果然,杨光听到她的话,当下眼睛就红了,非常惊恐床望着她!

徐亚斤心头一跳,悔得不得了。刚想过去安慰他一下,却见杨光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对着徐亚斤坚定地讲道:

“亚亚,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我坦白!”

“坦白?‘徐亚斤心头一条,这小兔子竟然有事情瞒着她?

她缩回身子,靠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杨光被她的眼神吓得又哆嗦了一下,朝四周看了看,最后还是决定坦白从宽:“我。其实我……我跟你不一样!”

徐亚斤笑了:“你当然跟我不一样,你是男人,我是女人!”

这只兔子是怎么了?不会是被她刚才吓到了吧?徐亚斤正在纠结,那边杨光涨红着脸,喘着粗气,像是在做一样非常艰巨的任务一样,结结巴巴地讲道:

“我……我真的跟你不一样!不过你放心,我只喜欢亚亚!”

徐亚斤挑眉,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杨光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表决心:“亚亚,我们是一样的。你放心,我只喜欢你!”

徐亚斤莫名其妙,他喜欢自己她一早就知道了,不然她跟他在一起做什么?只是只觉地觉得他的话中有问题。

想了想,顺着他的话问下去:“那你说说你喜欢我什么?”

如果可以后悔,她绝对不会问这一句话。这一问,却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我喜欢你,因为你是我的女王,你会保护我!”杨光憋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讲道。

徐亚斤笑道:“嗯,还有呢?”

“还有吗?”杨光小心翼翼地看了徐亚斤一眼,心想女王果然知道了很多,那还是赶快坦白吧!书上说,主动交代会好许多。女王看在他那么诚恳的份上,就不会生气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赴死一般喊道:“亚亚,我喜欢女人。我不是男人!我喜欢你!”

“亚亚,我发誓。我只喜欢你!”

……

每一句话,原本该是最甜蜜的情话,此刻却像一把把尖锐的刀,狠狠地扎进了徐亚斤的心窝子里。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徐亚斤承认自己是一个胆小鬼,因为这个不堪的正想,落荒而逃!

亚亚生气了!

这是杨光脑中唯一的词,响亮,绽放,将他的思维都凝滞。睁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房屋,心咚咚地乱跳。

他好害怕!

女王那样生气,竟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就走了!杨光瞥见徐亚斤落在茶几上的手机,心更急了。

她去了哪里?

杨光站在门口,想了又想,终于想出一个可能:她应该去了涂画画那里!在这个城市她只有徐亚斤这一个最好的朋友,每次有事都会找她!

杨光可是很聪明的,当下就抓起钱包往门外跑!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次女王却不一样了!

********

“徐亚斤,你真的不去看看?”涂画画站在门背后,一边讲一边从猫眼里向外张望。

“不去。”徐亚斤窝在沙发里,抱着一袋薯片大力地啃着。

“亚斤,你家小妮子完全变成兔子精了。那眼睛、那鼻子红的,啧啧……”涂画画一边看,一边给里边的人回报。

徐亚斤掏薯片的手顿了顿,咬咬牙继续掏。

涂画画瞧她还是没反应,嘴里一边念叨一边打开门:“这都两天了,这么娇弱的身子受不受的了哇?”

徐亚斤竖起了耳朵听着外边的声响,可就是不愿意挪动半分。

门外,蹲在涂画画家门口的人,一听到开门声,立马站了起来。

由于蹲太久忽然站起,他的脑中忽然传来一阵晕眩,差点没倒下去。

涂画画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脸上没有欣喜,没有厌恶,也没有同情。

杨光红着眼睛站直身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涂画画。等看到她的面无表情后,心反而安定了下来。在心里安慰自己:“还好,画画并没有露出讨厌的样子。”

涂画画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点纠结起来。他和徐亚斤的事,她不好多插手。感情的事,除了当事人,别人不管再亲密,都归是外人。她能做的,只是在徐亚斤难过的时候,给她个避风港。

“画画……亚亚还好吗?你能不能提醒她要记得吃饭?她一生气就不喜欢吃东西。”杨光绞着手,期期艾艾地讲着。

“她吃的很多。”涂画画实事求是的讲道。事实上,徐亚斤这两天简直是暴饮暴食。

18学生下面粉嫩自慰喷水(猛烈撞击)最新章节列表

“哦……哦,那就好。”杨光是真的为徐亚斤担心,听到涂画画的话,立马放心不少。

“那你能不能帮我跟她说,我……我在家里等她?”这一句,杨光说得非常小心,说一个字抬头小心地偷瞄下涂画画,生怕她忽然打断他的希冀。

“好。”涂画画认真地保证,面上依然没什么情绪。

杨光忽然开心了,扬起大大地笑脸:“画画,谢谢你!”

“先回去吧。亚斤两天后回家。”涂画画淡淡地保证,说完转身往回走。

身后,杨光看着涂画画的背影,眼睛红红。“好想跟进去看看啊……”

*******

徐亚斤被大力的摔门声,吓得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

“你干了什么?”她的眼睛还有点肿,因此一瞪人,显得特别骇人。

涂画画啧啧地摇头,快步冲到徐亚斤面前,贼兮兮地说道:“我说你不要他了,让他找别人喜欢去了。”

徐亚斤的眼瞪得更大了些。

涂画画笑得欢快:“你不是再也不想见人家了吗?哎,你是没看到,杨光听到这句话后,那眼里寸寸成灰的样子,连我看着都心……”

“呜呜……咳咳……”涂画画还没说完,徐亚斤塞着满满一嘴的薯片,就哗啦哭了起来,还一下子给呛了气。

涂画画手足无措地拍她的背,“哎呦,我开玩笑的。你激动什么!我只是说你两天后回家。”

“呜呜……”哪知徐亚斤听了,却哭得更加起劲,嘴里薯片掉了一沙发。

“他还说让你记得吃饭,他在家里等你!”

“呜呜……”

涂画画嘴角抽搐地看着沙发上的薯片沫,严重怀疑这丫的是故意的!

徐亚斤哭得肝肠寸断,大有哭到天荒地老的样子。

涂画画脸色发黑的看着沙发上滑腻腻的鼻涕眼泪,“可以换新沙发了……”

哭了会,徐亚斤忽地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涂画画。“画画,我家小妮子是不是特别憔悴?”

“岂止是憔悴,你再不回去,他就真成精了。”涂画画毫不夸张地回道。回家去,别再祸害我家沙发还有零食了。(这一部分,剧情需要,与大王那边有重复哦)

听着涂画画的故意往严重了说的话,徐亚斤觉得自己都可以去死一死了。

她心软了,担心了,挂念了。

气到这边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就算杨光心里有些”扭曲“,但那样怎样?喜欢都喜欢上了,他只喜欢自己,自己也只喜欢他,他只喜欢女人,她不就是女人!难道他这样非要去喜欢男人才算正常?

好吧,徐亚斤承认,她偷换概念,避重就轻,找各种借口……

总之,她在努力说服自己!

想了想,再考验他几天,就算了吧!总之,心中那口气还是要出的!

之后的日子,忙着涂画画的事情,徐亚斤倒是转移了一些注意力。这可苦了杨光了,徐女王走到哪里,一路追踪到哪里。他觉得自己都能成为追踪高手了!

总算,在某一个天朗气清的夜晚,某只兔子突然灵光一闪,决定男人一回!

亚亚不是喜欢男人吗?他都忘记自己是个男人了!

于是,某只柔弱的兔子,忽然化身为大灰狼,板着脸,严肃地将某位翘家多日的女人给抓了回去!

看着瞬间乖巧了许多的女人,杨光大大的眼神闪了闪,get到一个技能!

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该无辜就无辜,该哭就哭,该严肃板脸就严肃,总之,比腹黑比“阴险”,谁比得过杨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