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双大眼睛忽闪着凝视着莫以辰,灵动的眸子中写满了期待。

“他不喜欢女人!”

眼看着莫少和这翁小姐之间眉来眼去,似有情愫互生,小瑜儿只觉得火烧屁股般坐立不安,突然灵机一动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顿时,在座其余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翁婉仪嘴巴微微张着,因着小瑜儿的话感到吃惊而惶恐。

莫以辰挑高眉头看着小瑜儿,心中暗暗好笑。

慕浅浅对小瑜儿说出这样的话倒不觉意外,甚至心中的那点郁闷还因着小瑜儿这般的胡搞瞎搞而有了些许释然。

“表妹,你真的确定我不喜欢女人?”莫以辰勾唇温和的笑着,那样子就像一个和蔼的大哥哥。

他这样模棱两可的语气,既没有承认小瑜儿说的是事实却也不正面否认,叫外人听了心中依然一堆问号,也将解答的重任推到了小瑜儿身上。

“这位表妹,你是和大家开玩笑的吧,莫少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翁婉仪勉强的维持着笑容,话语中多有迟疑。

“翁小姐,我们家的瑜儿表妹最喜欢开玩笑了,你千万别当真了,我家表哥他现在真的没问题,他现在不喜欢男人了,真的。”

慕浅浅对着翁婉仪笑得像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妹妹,然而,她的话欲盖弥彰,却是越描越黑了。

莫以辰看了惊慌失措的翁婉仪一眼,便只是垂眸玩着自己跟前的骨瓷杯,一副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样子。

小瑜儿有了慕浅浅的助阵和莫以辰的默许,更加有恃无恐了起来,一张嘴正要再口无遮拦地爆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吓唬翁婉仪,却只听身旁突然传来一道低淳邪魅的男声……令她倏然的直起背来。

“莫少,资料都准备齐了,现在大家在楼上会议室等您。”

小瑜儿转头看去,只见那说话男子邪魅英俊的眉眼,只是淡然地看着莫以辰,完全不把其余三人放在眼里,却不正是那个爱装酷的BT男霍允玦吗?

“嗯。”莫以辰向霍允玦微微颔首,“翁小姐,我有事先走了,就让我的”两位表妹“陪你吃完这顿早餐吧。”

“以辰……”翁婉仪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依依不舍道,“什么时候开完会,中午一起吃饭吧?”

“嗯,到时再说。”莫以辰礼貌地微笑道,随即单手插着裤袋里,先霍允玦一步往餐厅门口方向走去。

“表妹?”霍允玦邪魅地勾起唇角,目光灼灼扫过小瑜儿的脸上

“嗯哼?”小瑜儿抿唇眯起双眼冲他挑衅地笑着。

霍允玦嘲讽的冷哼了一声作势要走开,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停住了脚步,“啊,对了,两位表妹------”

他转头看着慕浅浅和小瑜儿,脸上似笑非笑道,“忘了跟你们说一声,你们俩的大表哥江天澈江总裁也在T国就住在这家酒店,见到人家别忘了要打声招呼哦!”

“啧!”小瑜儿听到这个消息倒是不怎么惊吓的,只是霍允玦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嘴脸实在太欠揍,让她心里冒火,于是咬牙切齿地答他,“哟,这可真是巧了,真好他欠我们浅浅表妹的账可以跟他好好的算一算了,哈!”

“行啊,慢慢算,我得先告辞了,你们二表哥还等着我呢。”

霍允玦说完,动作优雅地转身离去。

***

“啧!死娘炮!”小瑜儿在心里狠狠咒了句,回头拿起桌上的果汁就灌了一大口。

“怎么……江总裁还会欠浅浅表妹的钱了?”

翁婉仪拿起纸巾拭了拭嘴角,一边狐疑地有些不敢置信的小声念叨着。

“翁小姐,小瑜儿和霍先生就喜欢这样开玩笑,你别当真了。”慕浅浅见这翁家小姐实在是一向被人保护得极好,竟是这样的单纯,她连忙解释。

“我可不是开玩笑,那位江总裁真是欠了浅浅很多债,这辈子都还不清了,他这人还爱赖账,他……”

浅浅扯了扯小瑜儿的裙角示意她不要再说,小瑜儿也自觉在翁婉仪面前说这话的确是过了,连忙的住嘴,便只是讪讪地笑。

翁婉仪也尴尬地笑了笑,她对江天澈这人毕竟还生疏,虽然觉得他不大可能会欠自家表妹的钱不还,但是看小瑜儿说的那样肯定,心里也不由泛起了疑。

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她也不愿知道的太多,低头浅笑了下,她礼貌的道,“两位表妹,我去下洗手间。”

“嗯嗯。”浅浅笑着答应她,小瑜儿也讪讪地陪笑了下。

***

“翁小姐。”

翁婉仪刚走出洗手间门口便被叫住了,她回头一看见是小瑜儿,便甜甜一笑,道,“我正要回去,浅浅呢?”

“哦,她没过来,还在位置上。”小瑜儿随口答着,随后眼神一凝,神情稍严肃道,“翁小姐,有件事我的提醒你一下……”

在走廊边上,小瑜儿和翁婉仪面对面站着。

“这个……翁小姐,有些话站在我的立场是不应该跟你说的,但是,同样身为女性,我又不忍心看着你这样越陷越深……我……”

翁婉仪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笑着,心想,她究竟想干嘛,厕所里面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小瑜儿想说的话还支吾着不肯说出口。

“我……真的,真的……很……矛盾!”小瑜儿说着重重地锤了一下自己的手,脸上呈现无限纠结的表情。

翁婉仪再无奈的笑了笑,绕是她再有修养,此刻心里也想找个理由先闪了。

“陆……陆小瑜……”

慕浅浅见两人前后脚去了洗手间却迟迟未回,她吃完了自己那份餐,坐不住了便来寻,谁料就见小瑜儿和翁婉仪面对面站在走廊边上,翁婉仪双手搭在身前笑得很勉强,而小瑜儿则扭着脚,攥着手,脸上一副郁结难解的神情。

“陆小瑜!”浅浅几步走上前,不等小瑜儿反应过来便将她拉到身边,然后转头对依旧难能可贵的保持着良好仪态的翁婉仪抱歉的笑了笑,随即扭回头皱眉看了小瑜儿一眼。

小瑜儿也拧眉反瞪着她。

“陆小瑜……你便秘犯啦?”慕浅浅俯在小瑜儿耳边轻声问道。

小瑜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拉开慕浅浅的手,“没。”

“两位表妹,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翁婉仪见她们两人在那不知嘀咕着什么,便移动脚步一边小小声的告辞一边想离开。

“有事,有事,我还没说完呢!”小瑜儿连忙上前拦住翁婉仪的去路。

“这,这样啊,那,那你说。”翁婉仪逃跑计划失败,只得无奈地轻笑道。

“那个,我家莫表哥,他,他喜欢男人!”小瑜儿觉得前期表情做足了,于是便不管不顾的将酝酿已久的话脱口而出。

“你的意思是莫以辰喜欢男人?”翁婉仪多么希望自己听错了,便又确认一遍。

“他……”

慕浅浅正向开口说话就被小瑜儿掐住了手,只是小瑜儿没想到,慕浅浅反握着她的手又掐了回来。

手上吃痛,小瑜儿不禁侧目看向浅浅,只见她正一脸镇定地看着翁婉仪,开口道,“翁小姐,你真别听我表姐胡说,我家莫表哥怎么会是他口中说的那样呢。”

听慕浅浅这话,翁婉仪如逢大赦般的顿时松了口气,喜不自禁地望向慕浅浅道,“你说的是,这位小瑜儿表妹真是喜欢开玩笑,我就觉得,莫先生外表俊帅,待人谦和,我认为他很有男子气度,又怎会又怎会……”

“不不……翁小姐我……”小瑜儿眼见谎话被拆穿,正欲辩驳时,又被慕浅浅掐了一下手,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扭头怒瞪她,却只听慕浅浅继续笑笑道:

“呵正是,希望翁小姐不要听我表姐的话误会了我家莫表哥,他其实只是……”

“只是……”翁婉仪不自觉抚着胸口,心情这样大起大落的让她感觉有点喘不上气来。

听出慕浅浅的话里有蹊跷,小瑜儿眉毛微挑,看着她的眼神也探究了起来。

“呵,翁小姐别紧张,实不相瞒,我家莫表哥其实只是比较喜欢打扮了一点。”

“这……”翁婉仪眼神忽闪着一边轻声道,“男人注重外表挺好的我觉得呀。”

但她心中隐隐感到事情没这么简单,只听慕浅浅接着道:“有些事情跟你眼睛看到的是两回事。”

“哦?”

翁婉仪尚自凝眉犯疑,小瑜儿已经忍不住出声道,“此话怎讲?”

接着她与慕浅浅两人犹如唱双簧版一唱一和:

浅浅:“比如说咯……”

小瑜儿:“比如?”

浅浅:“他那头柔软的栗色头发……”

小瑜儿:“难道不是天然的难道是染的不成?”

浅浅默认“……”

浅浅:“再比如说咯,他那双迷人的蓝色眼珠……”

小瑜儿:“难道不是天然的难道是戴了美瞳不成?”

浅浅默认“……”

浅浅:“还有他那长长的浓密的眼睫毛……”

小瑜儿:“难道不是天然的难道是戴了假睫毛不成?”

浅浅默认“……”

浅浅:“就连他那细腻干净的肤质……”

小瑜儿“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是做了换皮手术?”

浅浅默认“……”

“OMG。”小瑜儿双手捂脸大呼,“我只知道莫表哥爱美,谁知居然还有这么多内幕。”

慕浅浅闻言拍拍小瑜儿的肩膀权当安慰,再对翁婉仪抱歉的笑了笑,一副无奈又爱莫能助的模样。

翁婉仪吃惊的瞪着双眼,咬着下唇看着眼前两位表妹,半晌才道,“这些都是莫先生的*,你们是她的表妹,这样在背后说他闲话,这……。”

小瑜儿有些心虚地看了下慕浅浅,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应对。

“婉仪小姐,我们也只是实话实说,就算他是我们的表哥,我们也绝对不会护短,因为我们是真心实意地想交你这个朋友,既然当你是朋友,有些话还是摊开来说的好,我家莫表哥……”

慕浅浅说到这,朝走廊外瞧了下,才压低音量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家莫表哥的性向确实有点问题。”

翁婉仪闻言即刻攥紧了双手,“他……”

“真的,我们就只是想提醒下婉仪小姐,绝对绝对没有恶意!”小瑜儿在一边抢着补充道。

***

“翁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可方便移步聊几句?”

三个女子后方突然传来一低沉磁性的男子声音,那声线淡漠而有礼,听在浅浅的耳中是何其的熟悉,蓦的回头看去,果然说话那人便是江天澈。

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倒不是见到这个人心里会再有任何涟漪,只是她与小瑜儿编造来阻碍翁婉仪亲近莫以辰的言语,不知有没有被眼前这个男人听去,这点不确定的感觉在心中徘徊着,慕浅浅和小瑜儿在见到来人是江天澈后,都选择不出声,只是冷眼相看。

“江总裁?”翁婉仪似乎还因为刚才和浅浅她们的交谈而有些惊魂不定,声线竟有些颤抖,“你有事找我?”

“婉仪小姐,你有事先忙吧,我们先告辞了,晚点再联络。”慕浅浅说着对翁婉仪礼貌的笑了笑,然后挽着小瑜儿的手。

“那婉仪小姐,我们先走一步咯。”小瑜儿一边向翁婉仪告别,一边毫不掩饰嫌恶地瞥了江天澈一眼,“婉仪小姐,你自己可要小心了,有些人禽兽是不分时间地点的。”

翁婉仪尴尬的看了江天澈一眼,在保持着良好的仪态向他走去。

慕浅浅和小瑜儿手挽手走出走廊,走过江天澈的身边,那人此刻倒也保持了良好的修养,也不做声,只是无视她们对自己无理的一言一行。

江天澈和翁婉仪就在酒店大堂的一角驻足谈了几句话,而不远处,浅浅和小瑜儿隐蔽在某处悄悄地观察着两人。

只见江天澈面对翁婉仪时是少见的收起了冷硬的嘴脸,言谈间竟是十分的亲切有礼,还面带笑容。

小瑜儿似乎有些冷的用手搓着自己双臂,脸上呈惊悚状,“啧啧啧,这江天澈是不是被附身了,瞧他那副孙子样,该不会是玩腻了慕婉儿,又想来勾搭人家T国富商的千金了吧?”

慕浅浅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谁知道,又不关我们的事,等会再提醒一下翁小姐别跟那人走得太近便是了。”

说着,她便无心在看下去,转身欲离开。

小瑜儿却看着不远处交谈的热络的两人,她的目光忽的闪烁,回头几步追上慕浅浅……

***

“小瑜儿……跑哪里去了?”

慕浅浅在酒店餐厅吃过饭,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里,却不见小瑜儿的踪影。

晚饭时,刚吃了一半,小瑜儿忽然说肚子痛怕是吃坏了东西,急着上洗手间,让浅浅吃完饭自己先回去。

不知道小瑜儿又在搞什么花样,浅浅在房间里搜索了半天,浴室,床底,甚至衣柜里都依次的找了都不见她的人。

浅浅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看了半个多小时,小瑜儿还没有回来,她也快坐不住了。

思来想去,小瑜儿有可能去的地方,浅浅脑中灵光一闪,“是了,难道她会去找……”

22层贵宾楼层的电梯门打开,浅浅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了出来,她手中攥着小瑜儿搜集来的各关键人物的房号,走到22层其中一间豪华套房门口站定了。

心里稍微准备了一下,她伸手敲了两下门。

半晌,门没动静。

慕浅浅迟疑了一下,本想离开了,却只见眼前那扇门突的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莫以辰打开了门,只见他身穿一件浅灰色丝质衬衫,搭着白色polo运动裤,甚是休闲的摸样,看到来人是浅浅,他显然有些吃惊,却只是淡笑不语。

“呃……我……我是……我只是……”

“有事?进来说吧。”莫以辰说着让开了门。

“其实,我是来……”慕浅浅走进了装潢奢华的贵宾套房里,突然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连忙想说清楚自己来找莫以辰的初衷。

“嗯?坐下来慢慢说。”莫以辰却忽然从背后扶住了她的双肩,温热的气息随即凑近了浅浅的耳侧,她的脑中霎时一片空白,只是感觉到双颊热烫着,任由莫以辰推着她坐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莫以辰扶着她的双肩让他坐下后,随即放开了手,并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只是与他靠得这样近并肩坐着,浅浅可以清楚感受到他身上独有的干净纯洌的男子气息,让她颇为不自在了起来,下意识的往一旁的位置挪了挪。

“我,是来找小瑜儿的。”

“听说我喜欢男人,是你讲的?”

两人突然异口同声的开口,慕浅浅的心跳登时漏了一拍,转身看向莫以辰,只见他湛蓝色的双眸中含着笑意,没有怪责,没有疑惑,却只有满满的宠溺。

“我……”慕浅浅只是注视着他,想说的话却一下子都遗忘了,他的双眸仿佛有某种魔力,摄人心魄的深邃而清澈,叫人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

努力的收敛着心神,慕浅浅抬头刚想说话“我……”

莫以辰却忽的欺近身来,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别……”慕浅浅一惊,伸手抵在他的胸口处。

“你怕什么?”莫以辰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怀中,低沉的声音透着暗哑。

是呀,她怕什么,现在的她是自由身,而且她是喜欢莫以辰的,拥抱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只是……浅浅下意识轻抚自己的腹部。

“为什么那样说,嗯?”

头顶莫以辰带着宠溺的声音再度传来。

“说什么?”慕浅浅话问出口才反应过来,只听莫以辰轻笑了一声,她连忙欲解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我……”

一时间,慕浅浅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我的确不喜欢女人……”

“嗯?”慕浅浅皱着修眉,伏在莫以辰胸口仰起头来,看着他,只见他神情自如不似在说笑的模样,“你?”

莫以辰看着慕浅浅开始动摇的眼神,不禁失笑,额头抵着她的,道,“唯独一个你是例外,除了你之外,我真的对其他女人动不了心。”

这般甜蜜的情话让慕浅浅不仅心神动荡,她窘迫的低下头,感到耳垂烧得慌,索性又将头埋进了他的怀中。

此时无声胜有声,正当两人紧紧拥抱一起之际,从大厅左侧的卧房内突然传出“哐当”一声,似乎是有人摔破了瓷器的声音。

慕浅浅一惊,手抵在莫以辰胸口将他推开了些,再抬头看他,只见他只是温润的看着自己笑,似乎并不感到惊讶。

“房间……有人?”

想着刚才自己和莫以辰在客厅亲密的举动有可能被外人听了去,慕浅浅有些羞赧地指了指卧室的方向,眉目间颇有些嗔怪的神色。

正在慕浅浅想开口问莫以辰房间里究竟藏了什么人的时候,忽然传来门外有人在敲门的声音,只听翁婉仪的声音传来,“以辰,你在吗?”

翁婉仪怎么这时候还过来,慕浅浅记得自己来找莫以辰之前看过时间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她不由得疑惑的看了下莫以辰,眼神中尽是猜疑。

莫以辰却并不急着开门,只是笑容有些诡谲,他凑近慕浅浅的耳边轻声道,“你要找的人就在房间里。”

慕浅浅闻言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想着小瑜儿居然躲在莫以辰的卧房里,自己过来找她了也不出个声,她便觉得匪夷所思,正好翁婉仪已经到了门外,她不想多生是非,于是起身便快步的走进了卧房里。

一推门走进客厅左侧的卧房内,迎面就有一股浓厚的咖啡醇香扑面而来。

慕浅浅一看房间里面的人便瞬间愣住了,只见这房间里面除了小瑜儿之外还有两个男人,居然是江天澈和霍玧玦。

江天澈和霍玧玦坐在茶几边上,跟前都放置着一杯泡好的咖啡,他们似乎不受刚闯入门的慕浅浅影响,只是继续面色不改的坐在位置上,完全将她当成了空气一般。

小瑜儿手中也捧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朝浅浅努了努嘴,示意她到窗户旁的圆桌边坐下。

男女下面一进一出真爽|绝色仙女被疯狂蹂躏

浅浅看着她,不由得皱起了秀眉,压低了声音道,“你们怎么会凑到一块来了?”

“这……一言难尽啊,你不是也来了吗?”小瑜儿边说着边转过身朝小圆桌方向走,“注意点脚下,有陶瓷碎渣,别踩到了。”

慕浅浅朝地板上看去,才发现还有未干的咖啡渍和一些零碎的杯子碎块,她跟着小瑜儿背后走,道,“小瑜儿,你故意摔破的杯子?”

说话间,小瑜儿已经在小圆桌旁坐下了,一边笑得不怀好意得盯着慕浅浅,“哎,我不摔杯子,难道你要让那两个人白白听你们的活春宫啊?”

“小瑜儿,我们哪有像你说的那么……”

慕浅浅这才意会,转头去看房间里的两个男人,只见他们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想着刚才自己与莫以辰的说话都给旁人听了去,心中不禁懊恼。

从客厅里依稀传来莫以辰和翁婉怡之间寒暄的声音,大都是聊些当下实事,T国国情之类的正经话题。

慕浅浅便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中去,心情倒也慢慢平复。

正在卧房内两男两女各自百无聊赖喝着咖啡时,却只听翁婉怡突然的一句问话,打破了众人心中的平静。

“以辰,你对男人感兴趣吗?”

慕浅浅攥紧了手中的咖啡杯,与小瑜儿对看了一眼,都有些紧张,不知道莫以辰会怎么回答,万一漏了陷,她们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翁婉怡,其实对这位单纯家教甚好的富家小姐还是颇有好感的。

“还不错。”

只听莫以辰语带笑意,爽快的答她。

小瑜儿噗的一声将刚喝入口的咖啡都喷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她抬头看慕浅浅,只见她手捧着咖啡,嘴角含笑却憋着不愿笑出声。

江天澈和霍玧玦此刻无比默契的看着窗外,端起咖啡杯面无表情的咽了一口。

只听翁婉怡的声音再次传来,有些急切,“我,其实我想说,我并不介意。”

“……”

“真的,以辰,我真的不介意,我……”

“婉仪,你不必担心我,其实,我都习惯了……”

“不,你很优秀,在我心里,就算你的头发,肤色,睫毛,甚至我最爱的那双湛蓝的如大海一般的眼眸是……是……”

客厅里,翁婉怡犹疑着说不出口,卧房里的两个女人却已经开始心跳加速,紧张的快坐不住了。

而莫以辰此刻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一向仪态端庄的翁婉怡竟少有的露出窘迫的神情,他心想,两位表妹又在他背后嚼了什么舌根。

“都是,都是,都是假的!”翁婉怡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口,可见她表白的决心有多坚定。

假的?莫以辰一时间啼笑皆非,下意识伸手触碰了下自己的脸。

“我真的真的都不介意,不管你是什么样子。”翁婉怡诚恳的说着。

话说到这份上,卧房里的两个男人也开始无法淡定了。

“啧……”江天澈轻蔑地叹了声,随即伸手松了松衬衫上的领带,目光斜看着慕浅浅,似乎在重新认识她这个人。

霍玧玦则站起身捻着骨瓷杯耳端着咖啡杯踱了几步,唇边勾着邪魅的笑道,“真没想到,这种低级的谎言也敢拿出来讲。”

小瑜儿随即转头狠狠瞪她。

“哈,居然还有人信!”霍玧玦完全无视那道杀气的目光,只管自言自语的调侃二女。

小瑜儿抡着袖子就欲起身上前,被慕浅浅按住了手,朝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要惹事。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只听客厅里莫以辰不急不缓的道,“嗯,婉仪,你从那里听说这件事?”

“是,是你的两位表妹亲口告诉我的,我,我并不是故意要揭你的*。”

卧房内,慕浅浅和小瑜儿紧张得对看着,想着接下来这谎言该被拆穿了吧,手心里皆是捏了一把冷汗。

却只听莫以辰轻笑了两声,道,“呵,居然被那两个捣蛋鬼发现了我的秘密,真是没办法。”

“这,这么说,你的脸,头发,眼睛,真的是真的是……”

“看不出来是吗,我找了家顶级的整容医院,哈哈。”莫以辰的笑容已经有点干,想着为了要帮表妹们圆谎自己的牺牲还真够大的,随即他便转移了话题,“先不说这个了,婉仪,关于后天的竞标大会,有些事要与你详谈一下,我们到侧厅里面……”

接下来,大概两人谈话地点转移到了侧厅,卧房里便再无两人的声音传来。

只见江天澈似乎有些烦躁地将领结扯开拉掉,然后站起身朝卧房门口走去,霍允玦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回了茶几上,随即也起身跟在江天澈背后。

“哎,你们?”小瑜儿见两人要走,连忙唤住他们道,“你们就这样走出去啊?”

霍允玦转身勾唇一笑道,“你们不走就呆这儿吧,莫少可是已经帮我们把人给引开了。”

听他这么一讲,浅浅和小瑜儿也连忙起身跟在两人身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房。

只见客厅里早已空无一人,而右侧的内厅门半掩着,想是莫以辰和翁婉仪此刻正在里面谈话。

江天澈,霍允玦,小瑜儿从容地走出了这件豪华套房,慕浅浅在最后面,她下意识转头朝内厅的门缝里瞧去,只见莫以辰和翁婉仪并肩坐在一起,状似亲密。

浅浅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晃神,脚下绊倒了电视柜,柜面上的花瓶应声而倒,她一惊,连忙地扶住了花瓶,再回头一看,只见翁婉仪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异动要转过头来看。

慕浅浅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眼见要躲闪已经来不及,她想要扭头就走,却见莫以辰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揽住了翁婉仪的肩将她包入怀中。

翁婉仪的身子一僵,紧接着双手也搂住了莫以辰。

站在门外的浅浅一愣,随即扭头就往外走,虽然知道莫以辰这么做是为了帮自己解围,不过她心里却也不好受,走出了套房大门,小瑜儿已经等在了门外。

“浅浅你怎么那么慢呢?”小瑜儿说着走上前轻轻的把套房大门合上,转身便见慕浅浅一副闷闷不乐的摸样,“怎么啦大小姐,谁又惹你啦?”

“没事。”慕浅浅故作轻松地一笑,看到小瑜儿,她满腹的疑问又涌上心头,“有事问你,回房间。”

***

“你跟那两人怎么凑到一块去的?”

小瑜儿手拿一瓶清酒,到了一小玻璃杯递给慕浅浅道,“尝尝,这酒味道清淡着呢。”

慕浅浅伸手接过酒杯,小酌一口,入口确实清爽便一饮而尽,晚上吃的T国菜皆是口味颇重,这会正感干渴,她于是接过小瑜儿的酒瓶再倒了一杯。

酒虽清淡,但是两杯下肚,浅浅已感微醺,晃晃头,她看着小瑜儿道,“你还没回答我。”

小瑜儿随即双手举起道,“我没做什么坏事,我是到莫少那儿坦白从宽去了。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万一惹得他不高兴了,我怕影响到你们,浅浅,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呀。”

“那……那两个人,你们……”浅浅扶住了额头,她发现周围的景物好像开始旋转了起来。

“无意间碰上的,真是意外,你敲门的时候,我不知道谁来了,赶紧躲进房间里,发现那两个人已经在里面了,谁知道我来之前,他们,他们三个男人在搞什么……”

“原……原来……。是……。。是这样啊……。”

慕浅浅刚说完便一头趴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呃,当然不止这样咯,嘿嘿。”小瑜儿说完也仰天躺倒在床上,“慕浅浅,忘了告诉你,这酒呀,后劲大着呢唉……”

***

江天澈离开莫以辰的房间后,与霍允玦等几位陪同来T国的高层人员再次开了个会议,将收集来的情报做详细研究再为后天的竞标部署更为周密的计划。

一直忙到将近午夜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而随即不久门便被敲响了。

他剑眉微拧,将刚脱下的外套再穿上,然后走到门边问道,“谁?”

门外传来一陌生男子的声音,“江总裁,我是翁婉仪小姐的随扈。”

江天澈一听倒也不敢怠慢,把门打开,只见一长相温和的男子站在了门外,看他开门走出便点头示好,然后双手奉上一飘散着幽幽花香气的信函,“江总裁,这是翁小姐让我转交给您的。”

江天澈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人,伸手接过信函,“你确定是给我的?”

那翁婉仪的随扈在微微一颔首,谦和地道,“是的,是翁小姐亲口吩咐我把这封信函脚给您的。”

江天澈心下犯疑,表面上却也不露声色,道,“嗯,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这样,我就先告辞了,打扰江总裁休息了。”

“嗯。”

江天澈走回房间带上门,不明白翁婉仪此举为何,他随即打开了信封,只见里面一张纯白高档的信纸上娟秀的字迹写了几行字,大意是约他明日在附近一家高级西餐厅共进晚餐,商议后天的竞标事宜,且注明了她自己会单身赴会,让江天澈也自己一个人前来便好。

将信件收起,江天澈隐约感觉不妥,如若翁婉仪邀约真是商谈竞标有关的事情,应该也会约上莫以辰一同前往,毕竟崇远和恒天集团此次是以合作的关系来到T国,有什么需要商议的重要议题应该邀请他和莫以辰一同到场才是,而翁婉仪却单单指明了要自己独自赴会,这事恐怕有蹊跷。

正在他思前想后之际,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江天澈俯身拿起电话,只见屏幕上闪烁着的正是翁婉仪的私人号码。

他抚眉思衬片刻,接起了电话,“翁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