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可能长久呆在天地之间。

秦子凌看着龙啸天的阴魂,龙啸天也看着秦子凌。

“你太阴狠了!”一道神念传来。

“我再阴狠,也不会拿数以千计的生灵魂魄来祭炼神魂法器!”一道神魂化为秦子凌的样子飘在虚空中,手朝龙啸天隔空一抓,顿时间空中便多了一只金光大手掌。

大手掌就像抓小鸡一样将龙啸天的阴魂抓在手中。

龙啸天不停挣扎,不断“嘶吼”,一丝丝阴气从他“身上”冒出。

“不用叫了,你叫破嗓子别人也听不到的!说吧,你怎么说也是堂堂金烈门的长老,怎么会这邪恶的祭炼神魂之法?否则,我不介意在你魂飞魄散之前,让你尝一下被烈焰焚烧的痛苦滋味。

你放心,我好歹是分神境界的修神高手,经验不一定丰富,但手法一定老道,一定能让你欲生欲死的!”秦子凌的神魂对龙啸天“说道”。

“你以为这样就能逼老夫就范吗?你太小瞧我们幽冥教了!你放心,总有一天,教主会替我报仇的!哈哈!”龙啸天突然发生“大笑”,再接着阴魂竟然爆了开来,化为缕缕残魂从秦子凌的神魂指缝间飘逸出去。

“幽冥教,又是幽冥教!看来幽冥教的势力很大啊,竟然连金烈门的长老都是幽冥教的人。只是不知道金烈门的门主是不是幽冥教的人。

若金烈门的门主都是幽冥教的人,或者像庞家一样也跟幽冥教有一腿,这西云州还真是处处都是凶险啊!”秦子凌神色阴沉地转着念头,神魂之手随着龙啸天阴魂炸开,化为一肉眼看不见,只能神魂看得见的光罩落下,将龙啸天散开的缕缕残魂给笼罩在里面。

同时肉身之手也没有闲着,已经从龙啸天的手上撸下一枚古朴的戒指,又隔空抓起那杆幡旗。

还有三头银尸,龙啸天的尸首等则尽数收入了养尸环中。

将一应东西都收起来,秦子凌没有马上离开山谷,而是稍微清理了下战场,然后顺着山崖上垂挂而下的绿藤回到了山崖上面的山洞。

山洞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人来过的迹象,但这一次回来,秦子凌却有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心绪万千。

上一次离开山洞时,他还在想着就算遇到庞奇韦也有一战之力,所以在山林间肆意纵跃,长发飞扬,说不出的豪迈洒脱。

结果,这才过了多久,他却在这山洞外的山谷,镇杀了金烈门赫赫有名的炼骨后期长老龙啸天,而这龙啸天还有幽冥教的另外一层身份,懂施展神魂邪术!

比起庞奇韦都要厉害许多!

而且镇杀和击败的难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纵然秦子凌步步为营,用了许多心计和手段,但能杀死龙啸天,让他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说明他的综合实力在西云州的炼骨后期大武师中绝对是属于很厉害的存在。

但金烈门有武道宗师坐镇,幽冥教更不消说,它牵扯到的势力范围远不仅仅只限于西云州。

所以镇杀了龙啸天,秦子凌心头亢奋的同时,隐隐有一些阴翳沉重。

“我这是做贼心虚啊!整个西云州有能力镇杀龙啸天也就那么些人,除了萧箐他们,又有谁能想到龙啸天会是我杀的呢?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把实力提升到宗师级别。

只有实力达到宗师级别,在西云州才没人敢轻易进犯。就像金剑宗一样,纵然很败落,但就因为有战力堪比宗师级别的剑白楼坐镇,那些大势力也只敢虎视眈眈,却没人敢轻易进犯!”想到这里,秦子凌摊开了左手掌,目光带着炙热地落在掌心的那枚古朴小戒指上。

龙啸天身为金烈门的长老,炼骨后期的大武师,身上肯定带有不少好东西。

秦子凌轻车熟路地滴血祭炼了这枚储物戒。

这个储物戒的空间比起公羊木那个大了不少。

公羊木那个储物戒只有鞋盒子那般大,这个则有两尺见方,论体积要大了好多倍。

当然跟秦子凌的养尸环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差了许多。

储物戒摆放的东西不多,只有八件。

一叠金票,三个陶瓷罐,一个锦盒,一卷书,一卷画。

秦子凌习惯性还是先取出金票。

饶是秦子凌现在也算是见过大钱的主,一看到那金票上面的数字,呼吸都不知不觉中加重了一些。

每一张金票竟然是五万两的金额,共八张,合起来便是四十万两的黄金,按当前的兑换比率便是一千万两银子。

先前,秦子凌和萧箐为了进龙脉门户,特意去买了两头豢养的二品异兽,也才花了他们两人十万两银子。

每一头五万。

一千万两银子,意味着可以购买两百头豢养的二品异兽!

“炼骨后期果然不愧是炼骨后期啊,随身携带的现金竟然就达四十万两黄金!有了这笔钱,我在方槊城应该是妥妥的首富了吧!”秦子凌心花怒放地收起了金票。

再接着,秦子凌拿出那三个陶瓷罐,一一打开。

每一个陶瓷罐里面装的都是一种肉冻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不仅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味,而且还有浓烈强大的异兽气血气息。

三罐肉冻一样的东西,其中一罐气息特别强大,已经直逼化螭。

其余两罐弱了一些,但比起八荒碧蟒还是要强大不少。

“这是炼骨秘药!”秦子凌两眼不禁猛地一亮。

果然陶瓷罐上都写有小字。

气息最强的那一罐写着四品中阶异禽焢炎鹤,炼骨秘药。

其余两罐写着四品下阶异兽烮火赤鼠,炼骨秘药。

“啧啧,堂堂方槊城五大家族之一的萧家也才珍藏了一份四品下阶级的炼骨秘药。这龙啸天随随便便就收藏着一份四品中阶级别的炼骨秘药和两份四品下阶炼骨秘药,果然大人物就是大人物啊!”秦子凌感慨了一番,喜滋滋地将装有秘药的三个陶瓷罐收起来。

接着取出那个锦盒。

锦盒里装着四十九颗花生米般大的丹药。

这些丹药每一颗上面都有三道血纹,血纹波动,散发着强大的异兽气息,仿若有一只三品异兽在里面奔走咆哮一般。

“这应该是龙啸天平时拿来补气血,凝炼劲力用的丹药吧,看样子应该是用三品异兽血肉精华炼制而成的。”秦子凌嗅了嗅,心里便有了数,然后随手就把锦盒也收了起来。

他现在的储物戒里最不缺的便是这类补气血凝炼劲力的丹药。

原来,进入龙脉之地的人都知道此趟凶险,说不定就会永远埋身龙脉之地,所以一般都不把功法秘籍、银票金票还有其他一些珍贵东西带入龙脉之地,只随身携带兵刃和能补充气血,凝炼劲力的丹药。

所以,秦子凌杀了毛宗峻等人,又收了他们的尸首之后,在他们身上收获最多的就是补气血和凝炼劲力的丹药,其他并没有什么收获。

后来锋子洛和崔山河有感秦子凌的“大义慷慨”,又把从申衍、侯虎等人身上搜刮下来的丹药又装成一袋全部给了秦子凌。

以至于秦子凌如今身上有好几百枚丹药。

当然这些丹药只有少数达到了龙啸天随身携带的级别,而其余大部分都是用一二品异兽血肉精华或许一些珍贵药材炼制而成的丹药。

不过贵在数量多,倒也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当然这些对于秦子凌养尸环里收藏的化螭根本算不得什么。

收起锦盒之后,接着秦子凌又拿出了书卷和画卷。

书是金烈门的金刚烈焰掌功的手抄本,只有到炼骨境界的修炼法门,并没有修炼内脏的法门。

秦子凌随手翻了翻,便把它收了起来。

暂时这金刚烈焰掌功对他没什么用,要等他开始炼骨之后,这里面记载的炼骨境界的修炼法门应该有借鉴作用。

最后秦子凌摊开了画卷。

画卷一摊开,秦子凌双目一下子眯了起来。

这是一张背景尽是黑暗色调的图画,给人的感觉那是延伸到无边无际,不见天光的黑暗世界。

这个黑暗的世界一分为二。

一半,给人无比安宁放松,让人心平气和,给人的感觉就像在母亲的怀里听着轻柔的摇篮曲,悠然入梦。

一半,却给人无尽的恐惧、绝望、死寂、阴森、杀戮和吞噬一切的感觉。

黑暗的世界里站着一尊神魔。

他的半边脸带着祥和的微笑,半边脸扭曲狰狞可怖。

他的一只手掐着莲花印,就像纯净的莲花在缓缓绽放,他一只手握着黑色弯曲的镰刀,像是要收割一切生命。

这神魔竟然如同这黑暗的世界一样,给人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

一面是美好安详的,一面是无尽黑暗凶残的。

“永夜神魔!”秦子凌的手轻轻抚过画卷中的神魔图像,目光落在神魔像下面的字眼。

这也是一副观想图,观想的就是这尊一面美好安宁,一面黑暗残忍的神像。

“黑暗既代表着安息祥和,但也代表着邪恶吞噬杀戮。

辛苦劳作了一天的人,希望黑夜的到来,能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是安息。寿终而寝,含笑离世,进入黑暗中长眠也是安息。

但另外一方面黑暗会让人产生恐惧绝望,黑暗能遮掩恶行,让人滋生邪恶。当人的心一直生活在阴暗的世界里,他就会变得扭曲残忍,就会杀戮……这真是一个玄妙的观想大法。

不过,我的不灭星河观想大法不也是一样吗?星辰璀璨永恒,照亮了天地宇宙,孕育着无穷生命。但当星辰爆炸,星辰撞击,星辰坠落,那又是何等大的毁灭!”秦子凌一时间想了许多,隐隐中神魂似乎因为这些领悟和融会贯通,而壮大了一些。

“可惜啊,这观想大法立意虽然高明,但这画像画得比起我的不灭星河观想图像要差了十万八千里,甚至比起‘游龙图’还要差了一大截,无法真正表达出其中的玄奥精义。

‘游龙图’我现在看每次都还能看到少许变化,尤其游龙入海和游龙翱天图还有不少玄妙处我还没看出来。但这图像,我基本上看上几眼就看透了。可见画这图的人,在对黑暗,对永夜神魔的道法上的理解还是很有限。”

秦子凌又仔细端详,并细细读了下方字眼后,发现已经看透了这观想图,然后又把这观想图收了起来。

收起观想图之后,秦子凌把目光落在了冥血炼魂幡上。

秦子凌现在好歹也是分神境界的修神强者,也继承了一些厉墨的残缺记忆,拿起冥血炼魂幡,将跟龙啸天打斗的事情前后回忆了一遍,基本上已经明白过来此幡是怎么一回事。

龙啸天修炼神魂,不知道是时日比较短,还是因为天赋缘故,当然也有观想图的缘故,一把年纪也才勉强达到附体境界。

女侠屈辱卧底献身强奷系列小说(浪荡校园H)最新章节列表

所以,在神魂一道上,他本身没什么战力,跟他的炼骨后期的武道一比,更是什么都不是。

但他却另辟蹊径,走了残忍的邪魔之道,以冥血炼魂幡为神魂躯体,摄取数以千计生灵的魂魄炼入其中,培养出一个强大的神魂。

再然后他以本身鲜血为媒介,操纵冥血炼魂幡,便相当于多了一个强大的神魂分身一般。

在这一点上其实跟炼尸术有点相通之处。

炼尸术士培养出强大的僵尸,然后通过控尸之术操控僵尸作战。

但操控身外神魂牵扯到人的神魂意识,比起操控僵尸要更加玄奥复杂,而且本体的灵魂意识也会受到很大的反噬。

所以,这一门道法,不到万不得已,龙啸天是不会轻易动用。

“神魂之道要是用在邪门外道上,还真是诡异逆天啊!龙啸天不过才附体境界,却能借冥血炼魂幡发挥出炼骨中期大武师的战力,甚至还要胜一些!这已经是越了多少级啊!”想到这里,秦子凌眉头紧皱,他总感觉自己的想法哪里出了问题。

否则修炼神魂之道的人坠入魔道,岂不是太逆天了?

“对了,我一心只想着龙啸天才附体境界,却忽略了龙啸天炼骨后期大武师的身份和实力。若龙啸天没有这个身份和实力,他又怎么可能拥有冥血炼魂幡这等厉害的法宝,就算有这等法宝,又哪有能力屠戮炼化数以千计的生灵魂魄!

这就像我一样,若一开始没有强大的神魂之术和三头僵尸相助,获取到许多资源,在武道和炼气之道上,又怎么可能走得到今天这样的高度?

龙啸天有炼骨后期大武师的身份和实力,才有能力获取冥血炼魂幡,并借它炼制培养出强大的神魂。但纵然如此,龙啸天每次施展也需要付出不小代价!所以我刚才的想法有些杞人忧天了!

不过从龙啸天身上,不难推测,幽冥教的上层人物应该有人是神魂高手,教中也存有能真正展现阐述‘永夜神魔’道法精义的观想图。以后若遇到幽冥教的强者就必须要防范它的神魂之术了!”秦子凌心思转动,手却拿起了冥血炼魂幡,翻看起来。

此幡入手不仅有一种阴沉、沉重的感觉,甚至秦子凌隐隐中似乎能看到无边的黑暗朝他席卷而来,那黑暗的深处传来阵阵凄厉的尖叫声,震慑人的心魂,似乎有恶鬼的利爪要从黑暗深渊中伸出来,把人拖进去。

不过秦子凌神魂何等强大,任由这幻象在脑海里浮现一会儿,心念一动,脑海里金光绽放,一切幻象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器者为人所用,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这冥血炼魂幡威力倒还真是巨大,既然已经炼制成功,被杀之生灵的魂魄也早已经被抹去,炼化融为一体,我倒也没必要迂腐地将它摧毁,可以以神魂祭炼之法,将它收了。

以后就以其治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这炼魂幡来炼化龙啸天这类人物的魂魄!”秦子凌看着手中的冥血炼魂幡犹豫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决定。

接着,秦子凌先滴一滴血在冥血炼魂幡上,再然后泥丸宫天庭中,神魂虚像不断掐动法诀,结成一道神魂法印落入冥血炼魂幡中。

龙啸天在神魂之道上的境界还很低,只能用笨办法祭炼使用这冥血炼魂幡,每次使用还得以自身精血为媒,但秦子凌乃是分神境界的强者,自然无需这般繁琐麻烦。

血祭再加上一道神魂法印落下,便彻底掌控了这尊神魂,仿若多了一个神魂分身一般。

秦子凌心念一动,黑气滚滚,一尊神魂从幡旗中走了出来。

还是头顶两角,身高三丈的形象,但这尊神魂走出来时,给人的感觉却没有凶残,没有戾气,没有吞噬,没有杀戮……只有安宁祥和,就像深夜里的寂静安宁,让人安然入眠。

相由心生!

这神魂没有自我主导意识,身上只有代表着黑暗的最原始本质本性。

这本质有善有恶,有安宁祥和的一面,也有吞噬杀戮的一面。

当它由龙啸天操纵时,龙啸天的骨子里残忍杀戮天性便放大了黑暗负面的性质,冥血炼魂幡走出来的便是一尊恶魔。

当秦子凌在冥血炼魂旗上落下神魂法印时,这神魂便成了一尊守护黑暗宁静之神。

看着这尊走出来的神魂,身上散发着宁和而强大的气息,秦子凌神情复杂,既有欣喜又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再接着秦子凌心念一动,那神魂一下子露出了它凶残吞噬杀戮的一面,张开血盘大口,从里面伸出一道漆黑的长长舌头,探入秦子凌打开的光罩,往里面一卷,便将龙啸天分散开的缕缕残魂尽数卷了去。

再然后咻的一下缩了回去,嘴巴吧唧吧唧咀嚼了两下,仿若在吃什么美味的东西一般。

“龙啸天已经被我杀了,我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他的魂魄也炼化收入这冥血炼魂旗,而且我还任由银尸吸食他的精血,也算是替你们报了仇!以后这尊神魂就叫暗天吧!”秦子凌自言自语道,然后心念一动,暗天化为一团黑雾没入了冥血炼魂幡。

秦子凌将冥血炼魂幡收入养尸环。

养尸环中,龙啸天已经成了一具干尸。至于庞天鹏等人的尸体,此时正静静躺在养尸环中。

除了少数几具被吸走了些精血,大部分都还是保持完好。

秦子凌出了山洞,找了个合适地方,搭了个火柴架,将这些尸体挪出养尸环,一把火烧掉之后,然后用土石直接埋了,算是彻底毁尸灭迹。

从此之后,龙啸天等人就算是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谁也不可能想到他们的尸体已经成了一堆骨头碳灰埋在乌阳山某处山岭的黄土下。

“可以回家了,接下来总算可以安心养精蓄锐,大力发展一段时间了。”

这一切做完之后,秦子凌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尤其想起这次龙脉之地还有镇杀龙啸天的收获,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笑容。

很快,一道身影朝着方槊城的方向,在乌阳山的山岭间急速飞掠。

入夜,安河村。

秦子凌敲开秦家的门。

来开门的不是杜红梅,而是邵娥。

“少爷您回来啦!”邵娥一脸惊喜的样子,眼眶微微发红。

秦子凌见邵娥表现过于夸张,不禁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压低声音道:“萧箐是不是来过了?”

“是的,萧箐姑娘说您遇到了大麻烦。如果您回来,就请您去乌阳山上次那个山洞找她,如果您没回来,她让我照顾好老夫人,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您跟她的关系,她可能会消失很长时间才会再出现。”邵娥回道。

“嗯,我知道了。现在麻烦已经解决,你不用担心。”秦子凌冲邵娥点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