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他的话说道:“高伟,你有这样的想法,我挺开心的,证明我们想到了一块去了,我一直认为夏大姐会主动把事情说出来的,她当时也不过是被人利用了。

柳名胜连我都敢派人跟踪,足以证明他的胆子很大,可他的智商又跟不上他的胆大,所以让他把怀陆省的局搅动起来,比我们自己去搅局要好得多,效果好不说,也不至于我们成了怀陆省的罪人,而且我们的目的是要把怀陆省建设起来,而不是毁了这座城市。

他们只要达到他们的目的,哪怕拿这座城市陪葬,他们也在所不惜。所以,高伟,做任何事情,我们都要站在保护这座城市的基础上去做,一旦与保护这座城市相冲突时,我宁愿放弃,哪怕我现在就恨不得亲自宰了朱旭刚,亲自宰了柳名胜,我也不能意气用事。

孝天确实容易意气用事,夏大姐的事情暂时不能让他知道,让夏大姐也不要告诉他什么,有适当的机会,我们再慢慢告诉他这件事。

另外,高伟,监视好朱旭刚,他一定会出来的,柳名胜另一个手机号,我觉得可以从柳名胜老婆入手,你暗中调查下,不急,千万不要打草惊了蛇。”丁长林这么说着,无论是朱旭刚还是柳名胜,于丁长林来说不过就是网中之鱼,他们是跑不了的,但当下需要他们来搅动怀陆省的矛盾,他最终要拿下的人是柴承周,义都科技公司上市一定会重新推上日程,丁长林倒想看看柴承周下一步会如何行动。

“好,还是书记高明。”高伟这话尽管是拍马屁的话,可同时也真是他内心话,他真认为丁长林遇事冷静而且想到周到。

丁长林和高伟商量好后,由高伟去行动,到了这一步,丁长林很清楚,用好人是他当下最最主要的行事方法,他不能直接暴露在矛盾的中心,而且义都要运转,怀陆省也要良性运转,老大把丁长林留在这里,一定也是要他彻底把怀陆省的问题清除干净的。

丁长林这边在安排布局时,柴承周、乔金梁还有孟建党聚在了一起,这一次,乔金梁没有去泰海,而是在一家小茶楼里相聚的,柴承周一去,就知道这又是乔金梁在扶持的秘密谈事的地方。

大家一坐下来,乔金梁就看着柴承周说道:“省长,我自罚三杯,向您真诚道歉。”

乔金梁说完,真的一口气干掉了三杯酒,而且是大杯,不是小杯,他一喝完,孟建党在一旁替乔金梁说着好话,看着柴承周说道:“承周省长,老乔足够诚心,大家虽然在两个大院工作,可距离也不是很远,再说了,两个大院关起门来说其实也是一家人,一家人有什么矛盾,也是内部消解,承周省长,您说呢?”

话到了这个份上,柴承周也不能太小气,主动满上了一杯,向乔金梁和孟建党敬酒,并且看着他们说道:“对,大家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明天上面的领导要来开会,今晚我们不能多贪杯。

金梁,接下来,我们改喝茶,多吃菜,多说话,不再喝酒,明天的会议于我来说很重要,也需要金梁把明天的会场布置好,在这一点上面,名胜要跟着金梁好好学习。”

柴承周的这番话说得还是很诚恳的,这么一来,大家搁在心理的想法也好,矛盾也好,暂时都放下来,乔金梁便把酒撤了下去,泡了上好的大红袍,一边吃菜,一边喝茶,倒也其乐融融。

只是柳名胜这头,亲自去了泰海,直接去了泰海老板办公室,老板一看柳名胜来了,讨好地迎上来说道:“柳哥来了,快请坐。”

肿胀黑紫黑色肿胀|一对一各种姿势h文

“石老板,您这里的椅子太贵重了,我怕坐坏了,我赔不起。”柳名胜冷冷地看着石泰海说道。

石泰海知道柳名胜为什么事而来,干笑地说道:“柳哥,瞧你这话说的,我这里的每一件用品,柳哥只要看得起,随你挑都行,也不值几个钱。”

“那好,我要见逗逗。”柳名胜直视着石泰海如此说着。

石泰海一怔,同时干笑地说道:“柳哥想见的人,一个电话,我把人送到你包间里去就行,还用得着柳哥亲自来我这要人啊。”

“好,老地方,让逗逗过来见我。”柳名胜说完,也不等石泰海回应,转身就走。

等柳名胜的背影全部消失后,石泰海一个电话打给了乔金梁,乔金梁一看是石泰海的电话,也不好出去接,当着柴承周的面接了电话。

“哥,柳名胜突然来要逗逗,让我把她送到他的包间里去,怎么办?”石泰海急急地问着乔金梁。

乔金梁一怔,他没想到柳名胜这个时候找他要人,不过很快说道:“柳秘书长要的人,你们给他就是。”

乔金梁说了这句话后,就直接压掉了电话。

柴承周当然听明白了乔金梁话中的意思,直视着乔金梁问道:“怎么回事?”

“省长,名胜秘书长突然去了泰海要逗逗这个女人,泰海的老板打来电话问我,人交给名胜秘书长也好,您说呢?”乔金梁索性把球踢给了柴承周,让他拿主意。

柳名胜既然知道了逗逗被石泰海控制着,不交出逗逗,柳名胜肯善罢甘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