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不会在五点准时离开工地,总要拖到天黑,不能继续施工了再走。

季慎之和工程监理、建筑工人的沟通,一般也在这个时间段。

他和以往一样,带来了一些饮料和小吃,还有洗好切好的水果,让工程监理分给大家一起吃。

工人们看见季慎之,纷纷笑着和他打招呼:“季警官。”

“大家辛苦了。”季慎之指了指施工现场搭起的架子,“师傅,你们施工的时候注意安全。”

“好好。”工人们笑着点点头,“一定一定。”

季慎之接着和工程监理聊了几句,确认了几个细节,又强调了几个绝对不能出错的地方,末了才朝着苏雪落走去。

他也是这时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雪落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了。

不难发现,苏雪落的眸底满是欣赏。

认识这么多年,苏雪落还是第一次用这种目光看他。

只有苏雪落清楚为什么——

季慎之刷新了她对他的印象。

季慎之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冷静、严肃的,看起来不太好打交道的样子。

总而言之,他跟叶嘉衍是一个类型的人,总是莫名地让人觉得有压力。

一直到今天,苏雪落才发现,原来他跟来自社会基层的体力劳动者打交道,是这个样子的。

他没有丝毫警官的架子,真的关心施工的师傅,希望他们好好工作,工程可以顺利地结束。

这样的他,身上有另一种光芒。

别人也许看不到,但是苏雪落全都看在眼里。

她很难不欣赏这样的男人!

季慎之满腹疑惑地走到苏雪落跟前,“怎么了?”

“没什么!”苏雪落轻描淡写地带过去,“我顺路过来看看,你怎么也来了?”

“我定期过来的。”季慎之牵起苏雪落的手,“三个月之内,应该可以完工。”

“刚才监理还跟我说,我们可以去看家具了呢。”苏雪落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向往。

“是可以去了。”季慎之发给苏雪落一张清单,“这是我们要买的东西。”

苏雪落打开一看,惊呆了。

从灯具、家具,再到家电,季慎之列出了一张十分详细的清单,还备注了尺寸和详细的要求。

“这张清单上的东西,只要是符合细节要求的,你看到喜欢的都可以买。不在清单上的,你喜欢就买。”季慎之说,“或者等我忙过这段时间,我们一起去买。”

“等你一起去买。”苏雪落抱住季慎之的手臂,“这是我们的家,光是我喜欢怎么行,你也要喜欢才可以!”

季慎之笑了笑,“你喜欢的东西,我也喜欢。”

苏雪落把季慎之抱得更紧了。

她很感谢季慎之。

重建一座房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季慎之虽然也很忙,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让她操过心,到了最后的选家具环节,她以为自己可以出点力了,结果他直接给了她一张详细的清单。

这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监理走过来,看见季慎之和苏雪落这个样子,“哎哟”了一声,说:“我是不是该走开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季慎之和苏雪落感情好,但没想到季慎之可以悄悄咪咪说出这么肉麻的情|话。

在施工现场虐|狗,简直是虐上加虐!

季慎之叫住监理,问:“有什么事吗?”

监理只是来跟季慎之确认一些事情,末了说:“季警官,苏医生,你们可以回去了,这里有我盯着呢,你们不必三天两头跑过来。”

“那我们走了。”苏雪落说,“你和师傅们也早点下班。”

“好。”监理目送着季慎之夫妻离开。

苏雪落突然想吃附近一家餐馆的东西,拉着季慎之去了。

点好了吃的,苏雪落才问起韩继杨案子的进展。

“韩继杨以前犯下的那些案子,调查进展很顺利。等全部调查清楚,警方会向社会公布。”季慎之这么说着,眉头却始终皱着。

“哪个环节不顺利吗?”苏雪落问。

“叶氏的环节。”季慎之说,“韩继杨的后手太毒了,给叶氏捅了一个大麻烦。嘉衍现在忙得不可开交,子琛也在想办法帮忙,我也在想办法从韩继杨口中获知更多信息……但是,我们的力量终归有限。”

“想闯过这个难关,最终还是要靠嘉衍自己,是吗?”苏雪落问。

“嗯。”季慎之说,“嘉衍比我们所有人都更早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你尽全力帮嘉衍,不要自责。”苏雪落定定地看着季慎之说,“嘉衍和漓漓现在需要的,不是我们的自责。”

季慎之也没有那么拎不清,说:“我知道。”

“对了,守炫的事情,你看到了吗?”苏雪落想起叶守炫的回应,唇角多了一抹笑意,“不知道雪莉能不能看见。如果看得见,她一定会很意外吧。”

“雪莉……不一定能看见。”季慎之说,“所以,意外的应该只有我们。”

苏雪落端详着季慎之,“最意外,也最高兴的人,其实是你,对吧?”

“这个我倒是不否认。”季慎之说,“我知道守炫这小子不介意高调,但没想到,他可以做到这一步。”

“看叶氏员工的爆料,他其实给足了竹晓静面子和余地。”苏雪落感慨道,“是竹晓静自己不要,最后……被守炫用一条监控视频锤死了。”

“带着记者去找守炫,结果曝光了自己。”季慎之惋惜地摇摇头,“可惜这出好戏,雪莉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否则,这件事给她带来的震撼,应该还挺大的,毕竟这是第一次有人为她做到这一步。”

苏雪落细品了一下季慎之的话,做了个“等等”的手势,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

“你怎么那么笃定,雪莉不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个新闻?”苏雪落更多的是期待,“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不方便告诉我们的事情?”

“我不确定。”季慎之沉吟了片刻,“我猜的。”

换做别人的话,苏雪落可能会怀疑他猜的对不对。

但是季慎之,她相信他可以猜的八九不离十。

苏雪落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音微微发颤:“你猜到了什么?”

“雪莉的行动,应该是全程保密的,她不能跟外界联系,因为这可能会给她带来危险。”季慎之说,“所以,她不可能看得到今天的八卦。不过,这不代表守炫的行为没有意义。等到雪莉回来,她看到这一切,还是会很感动。”

季慎之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是:

陈雪莉这一次行动的危险系数,极高。

苏雪落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谁确定:“雪莉她……一定能看到的对吗?”

季慎之过了片刻才点点头,说:“但愿。”

这两个字,狠狠地砸在苏雪落的心上。

季慎之极少跟她说这么不确定的话,他这么说了,只能代表一件事——陈雪莉能否回来、什么时候回来,没有人可以回答。

“我们吃完饭,早点回去吧。”苏雪落说,“我想回家呆着。”

“好。”

2022最好看(我和闺蜜在公交被高潮)全章节阅读

吃完饭,季慎之开车带着苏雪落回家。

他感觉到了苏雪落的不安。

庄雅妍落网后,他们所有人都以为,平静美好的日子要来了。

没有人想得到,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更没人料到叶氏会再一次陷入危机。

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安定感、安全感,全都被这几天的意外打破了。

苏雪落的不安和焦虑,都源于她对江漓漓他们的担心。

回到家,苏雪落就给林绽颜打了个电话。

林绽颜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她永远相信,所有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包括他们目前面临的这个情况。

同时,她也很细腻。

所以,苏雪落一开口,她就感觉到了苏雪落的不安,直接说:“雪落,你不要急,事情要一件一件解决。”

“那我们……要从哪件开始解决呢?”

苏雪落只是试探性地问一下。

她不敢自私地希望林绽颜可以给她一个答案。

她只是很喜欢林绽颜的乐观,希望被她的乐观感染一下,重新对一切都燃起希望。

但是,林绽颜是认真的,煞有介事地说:“当然是从最容易解决的开始啊!”

容易?

他们目前面临的事情,哪件是容易解决的?

林绽颜接着说:“就从赵可可开始!”

“赵可可?”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苏雪落的意料,但仔细一想,似乎也很合理。

他们不能因为赵可可比较好对付,就觉得这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赵可可造谣伤害了林绽颜,必须让她接受惩罚。

先从赵可可开始,没有毛病。

“雪落,不要这么意外。”林绽颜越说语气越神秘,“今天下午守炫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我对付赵可可的手段,只会比叶守炫更加精彩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