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妮挣开他的大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在前段时间,她的手机基本上被陌生的号码打爆,不得已才换了号码。

所以,她现在对这种陌生的来电十分反感,没有接听,而是直接挂掉。

放下电话,宋北玺便问道:“是谁的电话?”

“陌生的号码,估计是骚扰电话。”李妮说道,上次她过去的事情被曝光,随即电话号码也被人恶意曝光。

有记者打电话过来想要采访她,同时也有很多人打电话过来骂她,说她不要脸,配不上宋北玺。

她才换的号码,李妮纳闷,难道又不知道被谁给曝光了……

手机刚放下,又响起来。

“我是不是又要换号码了?”李妮侧过身,询问着宋北玺。

“先接听,看看是谁。”宋北玺拍了拍她的手背。

李妮“嗯”了一声,侧过身拿起电话,还是刚刚那个号码,她按下接听,“请问哪位?”

“请问你是李妮女士吗?”电话那头,一道陌生的女性声音传了过来。

李妮皱眉,准备否认的时候,又听到对方说道:“这边是医院急诊部门的,请问李宗是你的哥哥吗?”

李妮平躺在床上,听到李宗的名字,她莫名的,与宋北玺对视一眼。

从别人的嘴里听到李宗的名字,肯定没有好事发生。

而且还是医院。

李宗上次惹的事情,这会儿还没解决,林大壮还没出院,而现在,他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李宗他今天被人发现晕倒在垃圾堆旁边,身上全是伤,目测在街上冷冻了一个晚上,现在医院正在抢救,麻烦你家属现在马上过来医院一趟。”医院的工作人员说道。

“好,我知道了。”李妮挂掉电话,呆滞地看着宋北玺。

“怎么了?”宋北玺意识到电话那头肯定通知了她一些不好的事情,低声问道。

“李宗进医院了。”李妮说道。

“我送你去医院。”宋北玺这下子也不赖床了,直接坐起来,顺带的,扶着李妮坐了起来。

“医院那边的工作人员说,他是被人在垃圾堆旁边发现的,身上满是伤,在垃圾堆旁冻了一个晚上。”李妮呆滞道,脑袋一片空白。

她内心清楚意识到,昨夜的温度基本上都在零下十多度。

一个人在零下十多度的环境下,呆了一个晚上,即使有穿厚实的衣服,也会遭遇生命危险。

而且,李宗还受伤了。

能救的回来吗?

李妮想到这里,眼眶,莫名的充盈了泪水。

“别想那么多,先去洗漱,换好衣服。”宋北玺抿着唇说道,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一个受伤的人在外面冻了一个晚上,白天才被人发现,这样抢救回来的几率,很低微。

李妮被宋北玺推着下床,木讷地走进浴室,刷牙,洗脸,她的动作依旧木讷……

几乎是原始的意识来支撑着她这么做的。

洗漱过后,李妮下楼。

宋北玺已经准备好一切,让保姆打包了几块面包跟牛奶,穿上外套后,又往李妮的脖子上套着围巾,说道:“走,我们去医院看看是什么情况。”

“嗯……”李妮被他拉着离开。

不要捏我的珍珠:腐文再往里含一点双性

两人上了车。

宋北玺负责开车,他扣好安全带后,把面包跟牛奶,塞到她的手里,“先吃点早餐,别饿着。”

“我担心李宗……”李妮说道,尽管以前她很讨厌李宗,但是血浓于水,李宗有事,她无法像对待陌生人那样去对待这件事。

“医生会帮他,你先吃早餐。”宋北玺说道,“我已经让司曜过去了解是什么情况。”

李妮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安排一样,手紧紧抓着面包,“你说大冷天的,他怎么会在外面呢?还遭了一顿打,遭打了,怎么还不知道报警,不知道求救……”

宋北玺听着她的念叨,也不好受,但是李宗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清楚。

“我会查清楚。”他只能允诺道。

“要是李宗死了,我要怎么跟我妈说?”李妮呆呆问道,想到这里,她忽然慌了。

王娜最重视的就是她这个儿子,要是李宗没了,王娜说不定会疯。

她疯了,自己也没有多少好日子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宋北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车还在医院赶的时候,司曜便来了电话。

宋北玺知道李妮担心李宗的情况,便开了免提,“李宗现在什么情况?”

“我刚了解到,说是冻了应该有四个小时以上,是被早晨倒垃圾的老人发现的,倒在垃圾堆旁边,怎么叫都没反应,就报了警跟叫了救护车。”司曜说道。

“那他……”

“医生还在抢救,身上有很多伤,看样子都是被打出来的,现在就在抢救室观察着,刚去做了全身的ct,有没有内伤还不好说,要等结果出来,还有,他现在的体温上升了一点,持续抢救,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就是冷太久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司曜给他打了个预防针。

很多在外面冻了一夜的人抢救不过来,这些案例实在太多了。

李宗这个,算是幸运。

一般人在极冷的反应下,都会出现错觉,脱掉衣服,很多人基本上都是这么被冷死的。

李宗因为身体受了伤,没有力气脱掉身上的大衣,才勉强保温。

救护车到达的时候,他的呼吸,心跳都很微弱。

送上救护车后,就立刻进行了一系列的抢救,呼吸心跳,才慢慢的有所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