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举火燎天这门武技牵连甚广,甚至连存在都是密辛,他根本不明白这异象意味着什么。

本来血厉还想再度入定感悟功法,可他根本就无法静心。

“罢了。”

低声呢喃一句,血厉站起身来,眼中多了一丝凶光。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为小师弟报仇吧。”

声音落下,血厉运起功法,细细感知了一番,竟然察觉到了王铁柱所在。

随即,血厉便离开了修炼室。

塔底。

正在闭目养神的明老,似乎感应到这一切,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小家伙,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低声自语了一句,明老又恢复了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似乎对一切都毫不关心。

此刻,王铁柱正躲在修炼室里潜心研究古籍。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传出,房门应声炸裂。

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你是什么人?”

王铁柱望着来人,言语之中充满了怒意。

自己正在潜心修炼,莫名其妙被人打断,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杀你的人!”

血厉并未多言,浑身杀意升腾,一股骇人的威压随之铺散,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

元境,居然是元境高手。

王铁柱瞳孔微缩,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血厉根本不给王铁柱说话的机会,牵引着这股恐怖的威压,朝王铁柱身上扑去。

面对元境高手,王铁柱不敢托大,运气功法欲要抵挡。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

这道恐怖的威压荡然无存。

血厉神情一滞,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丝惧意。

他十分清楚,出手之人实力远超于他,而在这高塔之中,有如此实力的,只有一人。

王铁柱心中松下一口气,他也猜到出手之人是谁。

正是塔底那位看起来邋遢无比的神秘老者。

“书库之中已有规定,任何人不得私斗,若有再犯,定斩不饶。”

明老的声音再度传出。

“晚辈知错!”

血厉当机立断,朝着虚空拱手作揖,瞪了王铁柱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

威胁,赤裸裸地威胁。

可对方实力强大,王铁柱心中纵然有着滔天怒意,也拿对方没有办法。

血厉虽然已经离开,可王铁柱心情并未放松,脸色反倒是越加凝重。

在血厉出手的一瞬间,王铁柱已经感知到,他身上的威压和神秘男子如出一辙。

加上之前明老的提醒,王铁柱已然猜到对方的身份,正是血厉无疑。

“多谢前辈出手。”

苦笑着摇头,王铁柱又冲虚空作揖,朗声说道。

“无须如此,书库不允许内斗,这是我的自责。”

“古籍你可带走,日后小心行事。”

明老的声音再度传出,当然只有王铁柱能够听到。

王铁柱没有再说其他,心中对明老的感激并未减少。

踏入书库之后,明老已经帮他好几次了。

经过这一场闹剧后,王铁柱也无法潜心修炼,再加上举火燎天晦涩难懂,一时半会他也参悟不了,索性就离开了修炼室。

径直来到第四层,魔啸天等人早已挑选好功法,在这里等着王铁柱了。

作为考核之后的奖励,天空之城是允许魔啸天等人带着功法拓印本离开书库的。

“怎么样?选到功法没有?”

见到王铁柱,魔啸天连忙开口问道,他深知王铁柱身怀绝技,普通的功法恐怕入不了他的法眼,这才出言询问。

“有个坏消息。”

王铁柱并未回应,直接转移了话题。

娇妻趴在桌子边把屁股撅起来: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

魔啸天等人闻言一愣,察觉到王铁柱神色有些难看,众人心中更是紧张。

可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王铁柱的下文。

“第二轮考核,我击杀的神秘男子乃是天魁营的人,如今天魁营已经知晓此事,找我报仇来了。”

随后,王铁柱将事情全部说出,包括在修炼室和血厉遭遇。

而魔啸天几人神色变得煞白,眼中尽是担忧。

对手可是元境啊。

半步元境和元境有着天壤之别,就算是王铁柱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是他们。

“此事和你们没有关系,待会儿你们无须和我同行,想必天魁营也不敢对你们动手。”

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王铁柱的声音再度响起。

众人都清楚王铁柱的意思,心中更加明白,血厉这次没有得逞,是碍于书库的规矩。

可在书库之外,这规矩就束缚不了血厉。

血厉必然已经在书库外面等着。

“不行,面对元境高手,只怕你也无法全身而退,有我们在,好歹也可以帮你分担一点压力。”

魔啸天咬牙说道,王铁柱可不能死。

“不错,我也愿意和你并肩战斗。”

元稹郑重其事地说道。

徐清没有说话,却是站在了王铁柱身边,眼中的惶恐被坚定替代。

异域修士沉默不语,眼中激起一股斗志。

“跟着我,你们可能会死。”

王铁柱提醒说道,面对抱着必杀之心的血厉,他心中的确是没有把握,即便是有魔啸天等人帮助。

实力到了一定的境界,可不是人数可以弥补这差距。

“或许有我们在,你才有生还的机会。”

“正如你所说,我们都是大争霸的候选人,血厉身为天魁营的高层,更加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击杀你一人,或许他能承担这后果。”

“可是咱们五人在,他未必就敢动手。”

徐清稍作思索,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闻言,众人稍作思索,觉得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况且,咱们五人联手,总能拖住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