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雪这样做就是怕赵院长认出夏建来。这些做学术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你行医必须得有正规的行医手续,否则你再牛皮也算是野路子,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也登不了他们所谓的大雅之堂。

从抢救室出来,欧阳雪便带着夏建直接进了秦老太太的VIP病房。他们俩人进去时,老太太的病床前围了十几二十个人。有男有女,年龄大的看起来有四五十岁,最小的还有小孩。应该是老太太的孙子。

“小李,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刚从抢救室出来需要静养,围这么多人干什么?”

欧阳雪一进病房,便对值班的小护士故意发起了威。

“哦!你就是秦主任吧!我是老太太的大儿子秦东。”

“我不管你是谁,请你们立马离开这儿。既然你们是来给老太太治病的,那就需要听医生的安排,否则请把老太太接走,她的情况很是不好,可以说是随时都有危险。”

欧阳雪眼睛一瞪,一副六亲不认,非常严肃的样子。

秦东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两下,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他转过身子,一脸怒气的吼道:“都给我出去!”

这秦东还是挺厉害,他这么大声的一吼,一病房的人立马都走了出去。

最后,病房内只剩下了欧阳雪和夏建,另外还有一个专职的护士,但哪个秦东并没有出去。

欧阳雪看了一眼秦东说:“这是VIP病房,有专职护士照看病人,所以这里并不需要你。请你也出去,别影响我给病人治病。”

“有专职护士看护?我请问你,那我老娘为什么还要进抢救室?另外,你作为VIP病房的主治大夫为什么上班时间不在岗。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了,否则这事没完。”

秦东脸色一变,立马强硬的和欧阳雪讲起了道理。

欧阳雪一把扯下了嘴上的口罩,她冷声说道:“你听好了。我在不在岗那是我们医院内部的安排,你根本无权过问。另外老太太快八十岁了,而且她得的这病随时都有危险,这个你难道不清楚吗?还有我告诉你,我们只是医生,而不是神仙。”

秦东被欧阳雪两句呛的无言以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建走了过去,轻轻在秦东的肩膀轻拍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最近老感到胸闷?而且半夜睡觉老是惊醒?”

“你怎么知道这些?你到底是医生还是大法师?”

“你先不要管我是干什么的。听好了,下去买两瓶丹参片,每天吃三次。

另外买些纸钱在大门口烧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周边前两天死了人。”

夏建的话音刚落,秦东的脸色不由得大变。他一把抓住了夏建的手腕大声的说道:“你可真是太神了,那就求求你救救我老娘。只要能让我老娘的病好起来,你要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好了!你先出去,现在不说这个,这里是医院。”

夏建说着,便把秦东推出了VIP病房。这个时候的秦东已对夏建佩服的五体投地。

欧阳雪冷冷一笑,然后对那个小护士说:“你出去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来。”

等那小护士一出去,欧阳雪两步跑到夏建的身边,她压低了声音说:“你给我老实一点,别在医院卖弄你的本事。”

“切!要不是我刚才出面,那个秦东今天能放过你?我所做的这一切,可全都是为了你。还有,那个赵院长应该是认出我来了,我得立马离开这儿,因为顾老爷子的事让他弄了个灰头土脸。”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 女博士梦莹第十三部怀孕

欧阳雪摇了摇头说:“没关系,你是我带进来的,他是不敢为难你的,你倒是帮我看看这老太太。”

欧阳雪说着,便抱着夏建的胳膊,把夏建拉到了老太太的病床前。夏建想了一下,便伸出两指又开始给老太太号脉。两只手腕他都号过之后,他又看了看老太太的脸相。

“老太太得的这不是什么病。说白了,你们用什么药也没有用,反而用多了会要了她的命。”

“你的意思是老太太没有生病?不过确实也是,老太太做了所有的检查,还真没有查出能要她命的大病,可我们又不能说她没病,所以……”

欧阳雪一脸不解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从这老太太的面相看,她生辰八字硬。一辈子身体硬朗,几乎都没怎么生过病。她这次进医院,从玄学的角度说,她是中了邪,必须用别的办法解决。”

夏建的话音还未落下,病房门猛的被推了开来。一个长发披肩,身穿一步短裙,踩着一双高跟鞋的女人闯了进来。看她的年纪,不过三十岁的样子。这女人生的十分漂亮,可以说是明艳动人。

她一冲进病房,便直接扑到了老太太的病床前大哭了起来:“妈妈!你这是怎么了?你生了病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就在这时,秦东领着一个梳着后背头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看样子比秦东稍微能年轻一两岁。

“妹妹!你就别伤心了,妈都快八十岁的人了,其实早晚都有这一天。”

“二哥!你说什么呢?那你的意思就让妈这样走了?”

趴在病床上大哭的这女人猛的站了起来,她一脸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