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时刻要一起面对,想随老夫冲出去的,站过来!”

轰轰……轰隆隆!

话声传开,大批妖族蜂拥而动,站到了这几位妖族长老身边。

刹那之间,便聚了两三千人之多!

护岛大阵关闭之后,神鼋岛上空的灵力威压已经急剧释放。

飙飞的碎石残片也已经威力大减,令他们获得了一个相对平稳的环境。

数千人已经聚集完毕,领头的几位长老果断下令!

“事不宜迟,立即组队,随老夫冲出去!”

“大家不要乱,按修为高低列队前行!”

“冲!”

六位长老各带一支数百人队伍,祭起妖舟向岛外狂遁。

轰隆……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响彻虚空,六艘妖舟尚未遁离神鼋岛上空,便遭到了不少妖兽的阻截。

“不行,一起遁行目标太大,必须散开!”

“散!”

六艘飞舟朝着六个不同的方向分散开来,果然分散了妖兽们的注意力,便得突围难度大大降低。

由于他们反应够快,最终有四艘飞舟成功突围。

另外两艘飞舟被隐藏在云层中的十几头妖禽疯狂攻击,直接在半空解体。

舟上的妖帝级别强者疯狂逃窜,余下的妖族全部被撕成碎片,或者被妖禽吞杀!

类似的情况,在神鼋岛四周的虚空中不断上演。

岛上的数十万妖兽,在神鼋岛崩塌的时候陨落数万,达到总数的一成左右。

而在突围过程中,又陨落数万人,再次损失一成。

但这些突围的武者,还真是幸运的。

因为在他们突围的同时,猛烈的兽潮已经开始在岛屿四周酝酿生成。

吼吼吼!

轰隆隆!

低沉的轰鸣响彻虚空,水面上下、半空中云层之中,大量的妖兽和妖禽发出凶狠的咆哮。

全部都将目光汇聚在了崩塌的神鼋岛上!

神鼋岛上有妖族,这是它们全都知道的事情。

但有护岛大阵阻挡,它们从来都没能到岛上一探究竟。

现在,它们终于迎来了机会,可以疯狂肆虐了!

“嘎嘎!那道该死的屏障终于破了,咱们可以大开杀戒了!”

“吼吼!神鼋岛疯狂崩塌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嗷吼!管它发生了什么,总之咱们的好日子到了!”

“吼吼吼!冲呀!”

轰隆……轰隆隆!

狂暴的轰鸣响彻虚空,大量的十三级、十四级妖兽迫不及待向崩塌的神鼋岛冲了过来。

而在它们身后,难以计数的十二、十一级、十级等等中低阶妖兽紧紧跟来!

一场规模前所未有、级别超乎想象的兽潮,已然生成!

而在不断崩塌沉降的神鼋岛地面上方,紫色阵纹和蓝色神光悬浮虚空。

姜天和云湘涵注视着下方那道庞大的影子,在地底不断肆虐。

“还没结束吗?”

云湘涵有些担忧。

神鼋岛异变已经开始回落,没有了狂乱的灵力扰动,接下来驼罗丹他们必定会重新发动狂攻。

在他们身边,已经聚了数千名妖帝级别的强者。

这些人一旦联手,对她和姜天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压力!

除此之外,还有岛外迅速酝酿的兽潮,同样是一个难以预测的变数。

姜天并不惧怕妖兽,但一旦兽潮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也许在大量妖兽的冲击下,姜天的血脉威压就被抵消。

就算没有被抵消,一旦被狂暴的兽潮淹没,处境也会万分险恶!

“吞山玄龟,还没结束吗?”

姜天也有同样的顾虑。

此刻的神鼋岛以及这片空域和水域,已非久留之地。

兽潮一旦爆发,哪怕他有血脉气息压制,也会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

“哞!主人再等片刻,老龟的血脉之力……吼吼吼!”

吞山玄龟的话声,突然变成了狂暴的嘶吼。

紧接着,整个地面崩塌之势陡然加剧!

“嘶!”

“怎么还在加剧?”

姜天和云湘涵都被震惊了!

神鼋岛已经崩塌了下去,在他们看来异变应该已经达到了某个极限。

没想到还会再次加剧!

而这一次,吞山玄龟没让姜天等待太久!

尺寸硕大狰狞青筋环绕 手指抵住G点高潮H

轰隆……轰隆隆隆!

伴着一阵低沉的轰鸣,疾速沉降的地面突然停止了下坠。

下一刻,一股雄浑可怖的威压升腾而起!

紧接着,下方数万丈方圆的地面开始扭转势头,逆势上升!

“嗯?”

“怎么回事?”

二人大吃一惊!

吞山玄龟的体形在这段时间里一直维持在数千丈范围,虽然能够继续增长,但也没有数万丈这么恐怖。

眼前这异变,又是为何?

咔嚓嚓……嗤嗤!

轰隆隆隆!

狂暴的轰鸣陡然响起,一道道灵气之柱突然自隆起的地面边缘处喷射而出,仿佛一道道七彩狂龙般直射高空!

“嘶!”

“灵力蝶变?”

姜天和云湘涵脸色再变。

二人彼此对视,旋即大摇其头。

不,这绝不是灵力蝶变!

灵力蝶变虽然也很剧烈,但远远达不到这种规模和程度。

这已经不是灵力蝶变那么简单,而是源自地底的灵力狂潮!

“神鼋岛下方,究竟镇压着一座怎样的灵脉?”云湘涵眉头紧皱,目光异常深邃。

“灵窍妖脉早就已经被触动,按说不应该再有如此剧烈的异变才对?”

姜天眉头紧锁,一时陷入迷惑。

吞山玄龟在地底肆虐,直接触动了灵窍妖脉,使得神鼋岛根基大损,全岛崩塌。

按说灵窍妖脉中蕴含的力量,多半应该已经被释放才对,但为何现在又有如此恐怖的灵气之柱喷出?

“姜天,你快看这些气柱!”云湘涵忽然眼角一跳,抬手指向四周的灵气之柱。

“嗯?”

姜天凝视望去,只见这些气柱的色泽各不相同,至少也有六七道之多。

它们的颜色随着不断的喷涌,非但没有减弱和淡化,甚至还变得越发浓烈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