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忙看了下四周,好在附近无人,这才心有余悸道,“夫人可莫要乱说,这个林灵素势力很大,听说蔡相、隐相都和他颇有瓜葛,神霄派耳目又众多,若被他们听了你方才说的话,徒惹是非。”

李清照轻蹙眉山,“你说的隐相就是京城六贼之一的梁师成吧?”

赵明诚看起来想掩住妻子的嘴,“娘子莫要这么肆无忌惮。”

李清照轻哼一声,“他们做得,难道我们说不得?”

赵明诚不吭声了。

李清照却是略有忿然道,“京城六贼以蔡京为首,梁师成、童贯、朱勔、王黼、李彦五人为爪牙,六人结党营私、贪赃枉法,排除异己,坑杀天下百姓难数……这朝廷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你我父辈……”

赵明诚截断道,“莫要说了!”

李清照怔了下。

赵明诚很是苦恼道,“娘子以为为夫不知道这些吗?”

李清照沉默下来。

赵明诚略显激愤道,“可知道又能如何?你我父辈那等威望能力,因党派之争,都是难敌蔡京陷害,你我不过蝼蚁之辈……”

满脸通红,赵明诚说不下去了,可言下之意就是——螳螂之臂、如何挡车?

李清照凝望丈夫良久,垂下头来,意兴阑珊道,“那回去吧。”

赵明诚为自己方才的过激感觉懊恼,微有沉吟,“你我出来本是散心,却被那个沈约坏了心情。”

李清照抬头望向天空。

碧空中白云悠悠。

“为夫听说神霄派虽然抑佛,可上清宝箓宫的符箓却很灵验。”

赵明诚平复了情绪,略有期待道,“我夫妇不如前往宝箓宫一观,看看能不能求得符箓护身保佑京城一行平安无事?”

李清照并不扭头去看丈夫,勉强带笑道,“也好。”

*

沈约也在看着碧空白云点点。

白云本是古人向往所在,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人曾梦寐以求可在白云之上畅游碧空。

可今人早知道,白云之上,更有虚空。虚空之外,更是空虚,因此多将注意放在能看到的地方。

沈约却是思游虚空之外,益发觉得自己到此绝对是琴丝实验的安排。

萧楚这时候,是不是就在宫中充当那个张择端?

宣和七年,看似风平浪静的天下,实则波涛暗涌——靖康之变是个改变历史走向的节点,萧楚在这个节点前向赵佶奉上清明上河图,真正的目的是?

那时候萧楚还没有变异,仍旧保持着清醒,他执行的计划,是不是整个实验团队的计划?

这时候,那个团队仍在!

琴丝是不是也在?

一念及此,沈约已然想到当下的目的地。

皇宫大内的画院。

寻找萧楚的影踪。

他想到这里,却没有移动脚步,因为对他而言,进入皇宫并不算难,可怎么去见萧楚?

是秘密行事?还是……

不等再想,长街那头突起喧哗,沈约举目望去,就见一女子披头散发的冲出人群,向他的这个方向冲来。

那女子之后,有着一堆张牙舞爪的追兵。

堂堂大宋京城,发生了这种事情,所有的百姓却似司空见惯,不但没有挺身而出的人,反倒人人避让一旁,只怕惹祸上身的模样。

沈约皱下眉头。

虽然不知何事,可一见这情况,沈约也能猜个七七八八——豪强仗势凌弱,弱小哭诉无门罢了。

不要说八百年前,这种事情司空见惯,八百年后,这种事情,不仍旧时而发生?

沈约未动。

那女子却跑到了沈约近前不远,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而那些追她的人,有一个已冲到那女子的身旁,举起一根粗大的木棒向那女子后脑砸了过去,同时叫道:“娼妇,叫你跑!”

木棒虎虎生风,眼看就要砸在那女子的后脑上,突然停在了半空。

他含着小白兔h|不顾她的哀求奋力挺进

棒梢落在沈约的手中。

那人一怔,随即一脚向沈约踢去,他这一脚又快又狠,显然是个练家子,可那一脚随即擦沈约衣襟而过。

那人本是算准必中的一脚,却没算准无力可借的情形,竟被自己一脚带动,重重的摔在地上。

热闹的长街倏然静了下来。

所有人看向沈约的这个方向,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们不是惊诧沈约的身手敏捷,而是奇怪在汴京城中,还会有挺身而出的人。

沈约丢了那木棒,淡然道,“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何必要人性命?”

他知道敢当街行凶的人,一定是自恃背后的势力,就如一条狗,吼人也会看主人是否硬气。

沈约不怕,却不想多惹麻烦耽误他的事情。

但那些人明显是制造麻烦的人,眼看同伴受伤,均是喝道,“反了不成,李总管的人也敢动,打死他!”

喝声未落,就有五六条棍棒向沈约打到。

长街低呼声一片,很多人都是感觉沈约这次绝对不能讨好。

棍棒临近沈约的身前,倏然反弹。

砰砰砰……一阵乱响。

当初打的多狠的棍棒,原路奉还给施加之人!

那些挥棍之人都被自己手中的棍棒敲在了脑门之上,有的皮厚脑袋起包,有的皮嫩瞬间出血。

但被重重的敲击后,那几人毫无例外的踉跄后退,难以置信的看着沈约。

长街又静。

沈约仍旧行若无事般,“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何必要人性命呢?”

话仍旧是方才的话,但加以拳脚后,份量就变得不同。

那些人看起来都是圈养的恶狗,被打后不由向后看去,片刻后,一人从众人身后闪出,拱手道,“这位壮士高姓大名?”

那人举止看似风雅,但长得獐头鼠目,说话时目光游离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