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也有一个人,光着膀子,背着荆条在请罪。

只是,他比廉颇还多了一样东西:

手铐!

而且是被反铐着的。

这当然不是他自愿的,而是被强迫的。

这个人的名字叫:

孟绍原!

那是真的荆条啊!

孟少爷被迫赤果着上身,后背都被刺破流血了。

“疼,疼啊!”

孟少爷呼天喊地:“大小姐,饶命啊!”

“你怎么知道是大小姐?”

带队抓捕他的军官饶有兴趣的问道。

“大哥,除了大小姐还有谁啊。”

孟少爷眼泪都快下来了:“能调动委员长卫队,公然在军统总部把我带走,还没一个人敢阻拦的,肯定是大小姐啊。”

“兄弟,知道就好。”

军官笑眯眯地说道:“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老兄将来可不能怪我们。”

“大小姐,我要见大小姐。”

“见不到,大小姐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才能见你。”

军官说着一挥手:“来人,把人犯给我关起来。”

“你好歹把这荆条给我拿走啊。”

“不好意思,大小姐没有下令,我们无权这么做。”

所以,孟绍原就这么背着荆条,被绑了起来。

他一直都在哀嚎,可根本没人理他。

倒了血霉了啊。

到了吃饭的点,也没人给他送饭。

整整一天一夜,孟少爷就这么饿着肚子负荆请罪。

真正的水米未进。

到了第二天中午,牢房的门终于打开了。

孟少爷都已经有气无力了:“救命啊,救命啊。”

“得罪了,兄弟。”

还是昨天带队抓捕他的那个军官,一抱拳:“跟我走吧。”

“去哪啊。”

“大小姐心情好了,要见你。”

所以,孟少爷终于见到了大小姐。

大小姐才起床,正在那里吃着今天的第一顿饭。

那是几盘精美的糕点,一杯咖啡。

一见面,孟少爷便嚎啕大哭:“大小姐,疼死我了,您好歹心疼心疼我,把东西给我拿了啊。”

“哟,你还知道疼啊。”大小姐喝了一口咖啡:“把荆条给他拿了,帮他看下伤。”

早就准备好的医生,帮他取下了荆条,处理了一下背部的伤口。

可手铐,依旧还反铐着。

“孟绍原啊,知道自己错了,也不用这么负荆请罪吧?”

我靠。

明明是你绑架的我。

孟绍原那也是出名的马屁精:“对,对,我对不住大小姐,除了负荆请罪别无他法。”

“你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大小姐,您可怜可怜我,赏口吃的喝的吧。”

“要吃,自己来拿啊。”

“我这被拷着呢。”

“瞧我,都糊涂了,来,我喂你吃。”

“多谢大小姐,还是大小姐心疼我。”

孟绍原凑了过去。

大小姐拿起蛋糕,送到孟绍原的嘴边。

孟绍原刚想吃,大小姐却把蛋糕一下抹在了他的脸上:“孟绍原,你个狗胆包天的东西,居然污蔑我孔家有私生子,你还骗我,你脑袋想不想要了。”

“大小姐,饶命啊,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了。”孟绍原连声叫屈:“除了你,还有谁会帮我这个忙啊。大小姐聪明睿智,把日本人玩得团团转,等破了这个案子,大小姐那才是头功啊。”

为什么男的做完会疼:男朋友把我下边吸肿了

“孟绍原,你嘴里真的是一句真话都没有啊。”大小姐一声叹息:“爸爸知道后,气坏了,跑到姨夫那里告了一状,姨夫也很生气,这才把他的卫队借给了我。我看这事你怎么收场吧。”

其实,她也没说实话。

她的姨夫委员长听说后,差点笑了出来。

委员长竭力板着脸说道:“纵观国府上下,这个孟绍原简直就是个怪胎,严惩,严惩,就交给令仪去处置吧。”

“大小姐,您得救我啊。”孟绍原哭丧着脸:“要不然还有谁真心实意,鞍前马后的帮您办事啊。”

“你怎么有脸说的?还鞍前马后?”大小姐脸色一沉:“荀慧生来渝演戏,也是你编造出来的,对不对?你别否认,戴笠都向我承认了。”

“大小姐,那不也是给日本人设下的一个套嘛,谁想到你当真了。”

“你害得我在朋友面前丢尽了脸,你还无辜?”大小姐越说越气:“孟绍原,你这辈子都待在牢里吧,别出来了。”

“别啊,大小姐。”孟绍原被吓坏了:“我那还有一大堆案子呢,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啊。”

大小姐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是负荆请罪,再来个将功赎罪吧。”

“怎么将功赎罪?”

“我这里缺少给佣人,你就来给我当佣人吧。”

“哎,哎。”孟绍原连声答应:“不过,您能陷入让我把案子结了,再来侍候您吗?”

“给他把手铐下了,滚吧,案子办完立刻过来!”

“是,是。”

孟绍原走的时候,还没忘拿块蛋糕塞在嘴里,吃的急了,又赶紧拿起大小姐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才慌里慌张溜了。

“胆子真大,您的咖啡他都敢喝。”管家连连摇头:“我给您换一杯去。”

“不必了,这人,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大小姐,您就这么放过他了?”管家嘟囔着:“他要真的能够守约前来,那才有鬼。”

“不然,真的关他一辈子吗?”大小姐出神地说道:“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对我避之不及,就生怕沾到我的事。这次,我放了他,他总是欠我的,将来,再找他,他总不好拒绝了吧?

我关了他一天一夜,气也出了,随他去吧。”

说着,端起咖啡,喝了口。

她蛮喜欢这个满嘴谎言的家伙的。

可是,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正经的家伙,却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害怕和孔家走的太近。

从南京开始,他就一直保持着这种态度。

他敢骗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他的胆子,其实都是自己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