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田奥佳欧没有这么炉火纯青的本事,也不可能这么淡定……”上千主上死死地盯着黎傲娇,这家伙看起来越是“平凡”,在上千主上的眼里就越是可怕,“你到底是谁?!”

上千主上严肃地发问,然而黎傲娇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却仿佛什么开关被打开了一样——她突然兴奋地说道:“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决斗者,你给我记好了!”

上千主上:“……”

这回答……总感觉这家伙其实很不靠谱的样子。

但刚才的那股压力又不是假的。

【算了,不管这家伙是谁,她现在肯定不是岛田奥加欧就是了;而且,她现在最后的希望“No.54 反骨斗士狮心”也被除外了,她应该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才对。】

【“哎呀,可惜了!”】奥佳欧在黎傲娇的背后催促道:【“快快快,黎政你再印一张那个什么狮心王吧?我记得XYZ召唤用的‘基卡’我额外卡组里还有一张。”】

【“这是不行的,因为……”】

黎傲娇正想解释,然而此时,就仿佛在回答奥佳欧的问题一般,对面的上千主上说道:“总之,不论你是谁,你剩下的那张‘基卡’已经不能再选择制造‘no.54 反骨斗士狮心’了——这在‘因果’上是不被允许的!”

对此黎傲娇自然早就清楚:“这我当然知道,初中炼金术基础罢了。”

奥佳欧(茫然):【“啥?初中?”】

黎傲娇耸了耸肩,假装回答上千主上的问题,向奥佳欧解释说:“‘基卡’的运作原理是‘先有果再有因’,这玩意儿毕竟只是钻了法则的空子,不能凌驾于法则;我们在决斗中现场‘制造’出来的卡从这个世界的‘因果链’上来讲是‘一开始就存在于卡组里’的。”

上千主上点头接话道:“没错,而‘屋敷童’的效果是除外对手额外卡组里所有的同名卡,如果你再‘印’一张‘No.54 反骨斗士狮心’的话,‘从一开始就在卡组里’的它会在第一时间就被送去除外区。”

奥佳欧(懵逼):【“啥?所以说你们在说啥啊?为啥黎政你不可以再来一张那什么狮心王啊?”】

【“不是什么狮心王,是‘反骨斗士狮心’。”】黎傲娇捂了捂额头之后说:【“妹子,之前你脑子有点问题,所以你上课的时候可能听不大懂;现在你脑子没问题了,记得找时间把之前的课补了。”】

奥佳欧:【“为啥你说的是实话但咱还是感觉很火大啊……”】

少女会不会下定决心去好好补课先不提,现在黎傲娇的卡组里没有了“No.54 反骨斗士狮心”,而她的卡组里也不像是有其他可以解决目前状况的资源的样子,上千主上的心情总算是好些而来。

【看来她也就那么点本事,或许那一手轻松写意的“印卡”很厉害,但现在她最后的希望已经被我掐灭,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上千主上就这么安抚着自己的内心,他从个人感情上是不可容忍自己居然会在某一瞬间害怕“岛田奥佳欧”这种等级的家伙的,所以他在“高枕无忧”之后傲慢地说道:“尽管你还有8000点的基本分,但在我的眼中,你已经……”

“就如同‘风中残烛’了一般?”

“什么?你……”

黎傲娇突如其来的接话让上千主上一愣,他不怒自威地看着突然打断自己的黎傲娇,【这家伙,她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唉,如果你想说的就是这句话的话……那你可真是让我失望。”黎傲娇将自己的额外卡组再次打开,将最后一张基卡捏在了手里:“别眨眼:这将是你看到的最后一只怪兽。”

“你说什……等等,那个‘多维快子’的排列结构,你要做什么?!”

然而,黎傲娇接下来的操作,让上千主上自己都看不懂了。

“我将场上三只一星的怪兽叠放……”

多维快子以上千主上极为熟悉——甚至可以说是刻在他DNA里的排列结构——开始在黎傲娇手上的那张基卡上排列了起来,当金灿灿的多维快子散去之后,一张对上千主上而言熟悉而又陌生的卡就这样出现了:

“重铸的知识将铸造为真理的门扉,回应我的呼唤降临于世吧!XYZ召唤,开启吧,‘No.1 源数之门·壹’!”

在“锁龙蛇·骷髅四面鬼”的连接端,一扇能让上千主上的下巴都被惊掉的大门缓缓升起,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张卡居然会以这种姿态出现在自己的对面!

“发动‘锁龙蛇·骷髅四面鬼’的效果,被特殊召唤在它连接端的怪兽增加300点攻击力。”

【No.1 源数之门·壹:1000→1300】

“你居然……”

没等上千主上感受自己的脑袋上是不是多了什么翠绿色的东西,黎傲娇后场的盖卡就打开了——这张奥佳欧上个回合盖下去的卡是一张很古旧的卡:“我发动陷阱卡‘盗墓者’,将你墓地里的一张魔法卡加入我的手牌,如果我在这个回合使用这张卡的话我就要受到2000点效果伤害。”

“‘盗墓者’?你的卡组里居然有这种文物吗?”看着奥佳欧突然翻开的卡,上千主上的心中不安的情绪增加:“真是简单朴实的卡组,你想要的难不成是……”

“简单朴实怎么了?这年头,每天都有花里胡哨的家伙死在简单朴实的效果下。”黎傲娇的场上,一根“光绳”伸进了上千主上的墓地里将其中一张卡勾了出来。

而当上千主上对方的目标果然是那张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可怕了。

因为那张卡是“源数网络”,上千主上最重要的魔法卡!

“你……好大胆!”

“我将你墓地里的‘源数网络’加入手牌。”黎傲娇将“源数网络”拿到手之后,完全不管上千主上此时头上的“王冠”时不常越来越重,立即将它丢在了自己的决斗盘上:“然后发动它的效果!”

【奥佳欧:LP8000→6000】

一缕缕血光从黎傲娇的身上涌出,注入了“源数网络”之上,随后黎傲娇身后的“六武院”塌了,一股混沌的力量将黎傲娇和上千主上包裹了起来。

上千主上惊讶地环视着四周,体会着这股熟悉而又陌生的力量,他此心中的警报开始狂声大作:“你居然真的……你不是之前的那个岛田奥佳欧,你到底是谁?!”

“我说过了,一个路过的决斗者!”

黎傲娇此时将自己的墓地打开,将里面的一张卡退出来按了两下发动:“墓地里的‘死灵防御者’的效果发动:除外墓地里的它,选择我场上的一只怪兽在回合结束之前不会被战斗破坏,对我的战斗伤害变为0——我选择‘No.1 源数之门·壹’。”

“‘死灵防御者’?什么时候?”

上千主上不解地问道。

“就在之前使用‘手牌抹杀’的时候啊。”黎傲娇用手上的手牌遮住了嘴,她的眼睛眯着,看不见具体的情绪,“只有那一次机会而已。”

“的确,使用它的效果的话你的源数之门就不会被破坏,而且打过来的时候你也不会受到战斗伤害了,但这难道不是无用功吗?”

黎傲娇的行为让上千主上有些看不懂:“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样只能保护‘No.1 源数之门·壹’这一只怪兽而已,你还是必须使用另外两只怪兽攻击我的源数天地啊?”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就这样进入战斗阶段。”黎傲娇的战斗阶段开始,她对自己场上唯一一只可以和源数天地比划比划的怪兽下达了攻击宣言:“我使用‘No.1 源数之门·壹’对你的‘混沌虚数No.1000 梦幻虚光神·源数天灵·源数天地’发动攻击!”

代表“真理”的大门缓缓开启,一只和“源数天地”相比渺小的就像一道尘埃的猎犬从中跑了出来。

上千主上目视着眼前这只原本效忠于自己的怪兽打在了“源数天地”的身上——它甚至还没有接触到“源数天地”的本体,就被无尽的威压给压成了碎片。

“因为……”

“因为‘死灵防御者’的效果,你不会受到战斗伤害,而且,‘No.1 源数之门·壹’还可以在‘源数网络’里面无消耗地发动攻击力翻倍的效果……但这都毫无意义。”

上千主上提前说出了黎傲娇想说的话,然后他接着补充道:“这样一来你场上唯一一张攻击之后不会受到战斗伤害的怪兽的攻击就结束了,你必须马上使用‘真龙剑皇·卓辉星·拼图’或者‘锁龙蛇·骷髅四面鬼’攻击源数天地,你会受到九万多的战斗伤害而输掉决斗!”

“所累瓦多卡纳?”

“纳尼?”

“‘No.源数之门·壹’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你在说什么啊?你的‘源数之门’一回合只能攻击一次啊?”

黎傲娇举起了自己手上的一张卡——这是这个回合抽卡阶段奥佳欧抽到的,刚抽到的时候她还愣了一下——将它拍在了决斗盘上:“连锁‘No.1 源数之门·壹’的效果,发动速攻魔法:‘狂战士之魂’!”

“‘狂战士之魂’?”

上千主上细品着这个名字,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很不妙。

“舍弃所有的手牌之后发动效果!”黎傲娇手里的卡全都丢进了墓地里,她接着说道:“这张卡发动之后,我就可以指定场上一只攻击力在1500点以下的怪兽发动追加攻击!追加攻击的次数由由我接下来抽到的卡决定——只要抽到的卡是怪兽卡就可以继续抽卡,抽到爽为止!被这个效果抽到的怪兽卡每有一张,指定的怪兽就可以追加一次攻击!”

“指定一只攻击力在1500点以下的怪兽……难道说?!”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1300】

“没错,被‘狂战士之魂’指定以后效果就生效了,怪兽的攻击力即使变化也无所谓!”黎傲娇场上的“No.1 源数之门·壹”被一股狂暴的魔力注入了其中,同时它自己的效果也运行了起来:“先发动‘No.1’的效果,攻击力翻倍!”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1300→2600】

“很可怕的连锁……但你的怪兽攻击力还只有2600点啊!想要击败‘源数天地’的话,你需要很多次连击。”上千主上心中警报大作,但他外表上还是要装作十分镇定的样子:“你能抽到那么多的怪兽卡吗?”

“最强的决斗者一切都是必然,就连抽卡也可以由决斗者本人创造!”黎傲娇的卡组打开了:“首先是第一张——我将怪兽卡‘六武众的隐退者’送去墓地!”

一位退隐老武士的灵魂被黎傲娇召唤了出来,“‘No.1 源数之门·壹’,追加攻击!”

“源数之门”被“六武众的隐退者”再一次打开,这次出来的就不是猎犬了,而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魔龙,它向着“源数天地”发动了冲锋,然后被对方的气场压碎。

“因为‘死灵防御者’的效果,我不受到战斗伤害,怪兽也不会被破坏;然后是‘源数之门’的效果!”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2600→5200】

翁浪公息肉吊大太爽J,玄幻仙子 呻吟 玷污

黎傲娇马不停蹄地抽出了第二张卡:“第二张卡,怪兽卡!”

“影六武众·初芽”的灵魂升起,“源数之门”再一次打开!

一队装备精良的骑兵从“源数之门”里鱼贯而出,他们呼喊着震天的战吼,然后全部倒在了向“源数天地”冲锋的路上!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5200→10400】

“第三张卡,怪兽卡!”

“锵!”凤凰清脆的声音传来,“真龙凰·玛莉亚姆内”再一次打开了“源数之门”!

这一次冲出来的,是一队飘在空中的巫师,他们口念晦涩的咒文,将能量球对着无敌的“源数天地”砸下!

这一次,面对和“源数天灵”一个等级的攻击,“源数天地”也不得不出手了,不可名状的雕像的眼睛发出了诡异的光,将巫师们的能量弹悉数反弹了回去!

“轰隆隆!”禁咒法师们倒下了,“源数之门”再一次关闭,但它的力量再度升华——这股力量可活用于下一次。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10400→20800】

距离“源数天地”还有差距,但上千主上发现自己似乎淡定不了了。

“你……”

“第四张,怪兽卡!”

怒吼的魔龙之主“真龙皇利托斯阿齐姆·灾祸”冲了出来,祂毫不犹豫地打开了“源数之门”,一队先进的战斗飞行器似乎早就按捺不住,呼啸着从“源数之门”里飞了出来,向“源数天地”倾泻火力!

然而敌人是强大的,梦幻虚光神只是挥舞了几下闪耀的光鞭,就将这队飞行器尽数击落,“源数之门”再度关闭。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20800→41600】

“第五张,怪兽卡!”

这副卡组里的第二张“六武众的师范”出现了,他沉稳地打开了“源数之门”,这一次从门中飞出来的是一架威武的战斗机甲——这金光闪闪的机甲给人一种“能在机战片里当最终形态”的感觉。

机甲的突击第一次让“源数天地”感到棘手,它灵活地使用自己机动性的优势给“源数天地”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最终还是在这不可名状之物的吐息下饮恨。

“源数之门”再次关闭。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41600→83200】

“第六张,怪兽卡!”

不是龙也不是武士,这次是小小的“幽鬼兔”爬上了“源数之门”,将它再次打开!

同“源数天地”几乎一样、就是有一点残缺的神像从“源数之门”里走了出来,祂向上千主上场上的“源数天地”张开了双臂,打算拥抱祂。

“源数天地”知道这笑里藏刀的危险,祂趁这个“自己”中门大开之际,一道能量激射而出,将“自己”粉碎!

然而此时……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83200→166400】

“攻击力居然有十六万六千四百点……‘源数之门’的攻击力超越‘源数天地’了吗?”上千主上的脸色越发难看:“下一张卡将决定胜负!”

“第七张……”黎傲娇的手放在了卡组上,深呼吸,然后如同一击必杀的居合斩一般,将这张决定世界命运的卡抽了出来:“怪兽卡,‘灰流丽’!”

宽额头、黑眼圈、光着小脚的“灰流丽”向上千主上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她打开了决定世界命运的“源数之门”!

“源数之门”打开,这次从门里出来的,是一个赤着小脚、衣着单薄的少女;她只是轻声哼着歌谣,但音符所到之处,一切虚妄皆灰飞烟灭!

即使是代表了上千主上的“新世界”的“源数天地”,此时也在疯狂地崩坏着!

就在少女的歌声即将毁灭“源数天地”之时,上千主上动了!

“真想不到你能做到这一步……但我发动‘混沌虚数No.1000 梦幻虚光神·源数天灵·源数天地’的效果:将一个XYZ素材舍弃,无效对方怪兽的一次攻击,并且我能恢复那个攻击数值的生命值!你的‘No.1 源数之门·壹’有十六万六千四百点攻击力,所以我的生命值变为十七万一千五百点!”

在上千主上的命令下“源数天地”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地将少女的歌谣吸入了体内,随后这股可怕的能量化作甘霖,反补了上千主上。

【上千主上:LP5100→171500】

“源数之门”再次关闭。

【No.1 源数之门·壹:攻击力166400→332800】

“你……难不成还能抽到第八张怪兽卡吗?!”

上千主上歇斯底里地吼道,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