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九婴兽首一一掉落,身体突然拉长千丈,皮肤外生出一枚枚灰色的龙鳞。

吼吼吼吼!

低沉的龙吟声从肺叶里释放!长啸声扩散整个兽心界内,听到这悠长且威严的声音,万物敬畏地低下自己的头颅。

荒龙小小!

战胜白龙,真小小终于实现了从蚜虫小小到此界兽神的蜕变,大地灵气向她灌入,天道之力将她紧紧包裹。

感觉到了香火的亲近,同时荒龙小小心底也传来一阵熟悉的悸动,她低头打量自己灰色的鳞,又自一座静湖中看到了自己的倒映。

这哪里是荒龙小小?模样分明与她的契兽大荒别无二般!

真小小感觉到了大荒的苏醒,比兽威融合更彻底,此刻她们的灵魂与肉体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主……主人……”大荒战战兢兢地出声。“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在遭遇朝生夕死兽时直接陷入沉睡,大荒一醒来便发现,自己居然与真小小共享龙身!

之前的莫名沉睡,是因为朝生夕死也修命运之道,那妖花身上的道韵过于浓烈,以至于对同道战兽产生了本源的压迫,在魔道三千世界里,大荒根本没来得及反抗便直接陷入昏睡。

而今进入八绝禁地的试炼地,也因朝生夕死,而令真小小与大荒共享龙身!

毕竟现在真小小的识海内,还沉浮着一枚朝生夕死花的花种,花种的命运道气息,大荒的命运道气息相互交融,促使真小小在沉浸八绝意时,比一般试炼者沉浸得更加深入!

现在她既是兽,兽既是她!

“我们回去吧?”

小粥粥欣喜地看着荒龙小小,将曾经遗憾未能达成的心愿完成,一股圆满感涌上他的心头。

裂魂道的修炼很快将达到尾声,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回缥缈仙宗与小小的本尊重逢了。

说话同时,小粥粥的身影忽明忽暗,仿佛分魂立马就要回归本体。

娇妻被壮汉肉到高潮,粗大 坚硬 撑开 哀求

可就在这个时刻,一道空间裂口突然出现,不由分说将荒龙小小吞入其中!

“怎么回事?”

小粥粥表情开裂,想都不想便紧紧抓住那一闪而逝的龙尾……

嗖!

一人一龙,直接从兽心界消失!

明明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小粥粥哪里想得到,这仅仅只是开始?

眼前的所有景致都被拉扯成旋转的光影,被卷入空间甬道的荒龙小小还有拽着龙尾的小粥粥,久久不见甬道出口。

“有什么莫名的东西在召唤我。”荒龙小小试图向小粥粥解释目前的状况。

“看来之前那只白色荒龙,之所以蛰伏在九婴的洞穴内,并不完全是因为懒惰,而是为了逃避这场召唤。”脑海里的线索逐渐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