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看脸色苍白的阿茹娜,一时间也都沉默下来。

杜若抬起右手,示意护住阿茹娜的几个锦衣使护开。

“如果你们还要杀她,那就动手吧!”

阿茹娜吓得缩起身子,扑通一声跪在大家面前。

“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我……我死不要紧,可是我……我肚子里也有孩子,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

大家看着面前这个脸色苍白,和自家的女儿、妹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也都是咬着牙放下手中的刀和棍子。

杜若走上前来,将阿茹娜从地上扶起来。

“此次白石关一战,阿茹娜所在的月神部族并没有参战,就算是报仇也报不到她的头上,而且……这一次,阿茹娜赶到临风城,就是为了帮我一起说服她的父亲,让他的族人退出这次战争的。她不是敌人,她是朋友!眼下,我们需要盟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出声。

道理大家都懂,只是心里这道坎不可能一次过去。

“干什么呢?!”城守大人秋吉年气喘吁吁地挤进门来,“杀人?都长本事了是不是,有本事给我上战场上出气去,咱们西北的汉子什么时候欺负女人了……都给我滚出去!”

秋吉年在西北多年,素有威望。

他一开口,大家谁也没敢出声,挨了骂,灰溜溜地退出门去散了。

“夫人!”秋吉年上前一步,向杜若一抱拳,“这些瓜娃子就是一根筋,没有冲撞到您吧?”

“大家的心情我也理解。”杜若轻轻摇头,“来吧,我来帮您介绍,这位是月神部族族长之女阿茹娜,这位是城守秋大人。”

双方见了礼,杜若安慰阿茹娜几句,吩咐翠莺好好照顾她,与秋吉年一起走出房门,来到院中僻静之处,她抬手屏退几个手下。

“秋大人,我要问你一件很重要人事。”

“夫人请问!”

“知道白石关外斥侯营密图的人,都有谁?!”

如果不是阿日善得到情报,白石关这一役说不定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高H爽文NP全肉

这些密图都属于军事机密,不可能随便什么人就能拿到。

漫画中肯定也说过奸细是谁,只是这些小细节,杜若不可能记得清清楚楚,因此还要向秋吉年询问以确定内部奸细。

“这密图可是机要之物,除了主将周德洪和老夫之外……只有负责掌管密图的李主薄李大人。夫人问这个做什么?”

“我询问过幸存下来的将士,他们称只看到一处篝火示警,这说明有人偷袭了咱们的斥侯营地,我怀疑城中有奸细!”

“您是说……李主薄?!秋吉年皱起白眉,“这……不太可能吧,李主薄在西北与老夫共事多年,对沈氏一族可是忠心耿耿啊!”

杜若背起两手,语气平静。

“是与不是,我们今晚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