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那些中层管理人员,在这种场合根本没有开口的资格。

温曼思考片刻,确定自己没有遗漏,便宣布散会。

短暂的晨会至此结束,众人陆续起身离开。

转眼间,偌大的会议厅就变得空荡荡的。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温曼不顾形象地伸了个懒腰,把腿架在办公桌上,拿出手机准备向某人邀功。

“喂?”

电话打过去没多久就接通了,对面响起一个平淡沉稳的男声。

听到熟悉的嗓音,温曼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

温曼抬手摸了摸发烫的脸颊。

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奇妙的感受。

“嗯?”

电话那头的林重发出疑问的鼻音。

温曼赶紧停止胡思乱想,用撒娇的语气道:“大魔王,你交代的事情人家已经办完啦!”

“辛苦你了。”

“能为大魔王服务,是小女子的荣幸,一点也不辛苦。”

“......私底下你怎么叫都无所谓,但是在公开场合,特别是等会在我的下属面前,不要这么叫。”

“好的,大魔王。”

“还有其他事吗?”

“你什么时候过来?知道路怎么走吗?要不要我去接你?”

“等下便出发,不用接我,我知道路。”

“哦......嗯。”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挂了。”

“嗯,等你哦......”

“待会见。”

结束与林重的通话,温曼捧着手机怔怔出神,连自家秘书靠近身边都毫无察觉。

“总裁,总裁?”

身材窈窕、相貌秀丽的秘书连唤了好几声,才终于把温曼从魂游天外的状态中惊醒。

温曼收起手机,戴上墨镜,板着脸问道:“怎么了?”

秘书恭敬道:“套房准备好了,是否需要休息一下?”

温曼原本打算拒绝,毕竟时间尚早,可低头瞅瞅自己身上的衣服,她又改变了主意:“带我过去吧。”

“是。”

******

时光飞逝。

转眼过去了三个小时。

林重独自驱车来到曼歌海岸庄园外,老远便看见路旁站着一道众星拱月的倩影,不是温曼又是谁。

温曼身边围着数名秘书和助理,附近还有穿西装戴墨镜的保镖,排场居然比他这个武盟之主还大。

对此林重表示理解。

他讨厌高调,不代表别人也讨厌。

以温曼豪门千金、世家嫡系的身份,只带着七八个随从,已经算得上低调了。

但外面的情况与林重预想不符。

林重坐在车内沉吟片刻,翻出一顶黑色针织帽戴在头上,遮住惹眼的白发,这才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温曼也看见了林重,顿时美眸一亮,对周围的秘书和助理道:“你们可以下班了。”

说完,她抖擞精神,就像上战场的女将军,迈着婀娜的步伐迎向大魔王。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看清温曼的模样后,哪怕林重见多识广,也忍不住为之感到惊艳。

在林重眼中,温曼显然精心打扮过。

宝贝真敏感…用手指你就喷了|辣文NP一女多男调教

紧身筒裙凸显出她的完美身材,增一分则太胖,减一分则太瘦,该大的地方绝对不小,该圆的地方绝对不扁,眸光潋滟,笑容慧黠,就像是颠倒众生的妖女。

林重认识很多容貌出色的女子,比如苏妙,比如关雨欣,皆有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绝世姿容。

论长相,温曼其实要比苏妙稍微逊色,论气质,也不如关雨欣雍容华贵,但她同样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魅力。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充满魅惑,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人心。

察觉到林重的眼神变化,温曼不禁有些得意。

她放缓脚步,让林重尽情欣赏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心中暗自嘀咕:“哼,我这么漂亮,就不信大魔王不心动,乖乖拜倒在人家的石榴裙下吧。”

林重确实心动了。

可也仅仅只是心动而已。

温曼想凭美色征服他,完全是做梦。

等温曼走到面前,林重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甚至将视线从温曼身上移开,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温曼见状,不由大为气闷。

她又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怀疑。

林重对温曼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

其实就算知道,林重也不会太在意。

人皆有亲疏远近之别,温曼在林重心中的份量,自然不能和苏妙、关雨欣相提并论。

何况两人之间,更多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有多少真情实感尚待商榷。

林重不会因为美色当前,就忘记温曼做过的那些事。

后者对他而言,就像是一条危险的美人蛇,必须时刻警惕,倘若放松戒备,随时可能被反咬一口。

“怎么有这么多人?”

林重放开感知,扫过附近方圆百米,忍不住眉头大皱:“我不是告诉过你要注意低调和保密吗?”

“我已经交代过了。”

听出林重语气里的不满,温曼娇躯一颤,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垂着脑袋低声道:“他们是我的助理和保镖,很快就会离开。”

林重盯着温曼娇艳如花的脸庞,淡淡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万丈高楼,起于累土,不要破坏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

“大魔王,你怎么能冤枉人家?”

见林重怀疑自己的用心,温曼感到十分委屈,她忙前忙后是为了谁:“人家当然知道你的信任来之不易,所以分外珍惜,一大早就专程过来亲自安排,还召集所有干部开会,忙得脚不沾地,你倒好,一见面就责怪我......”

说着说着,温曼美眸泛红,泫然欲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