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老这般说,让郑三生越发的好奇起来。

“那不知道这西园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之前说古玩界的代表大会也没有太大的错误,西园的外围的确有这么个形式。每年西园都会经过严格的审查邀请古玩界的各类人士参加大会。其中拍卖公司、各大学院代表、民间大收藏家还有各地的古玩店翘楚占了其中三成的比例。”

“只有三成?”郑三生惊呼出声,沈老刚刚说的那几方人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古玩交易市场里的中流砥柱了,竟然只占了四成?

“不错,剩下的七成则是世家占两成,剩下的归西园所有。而组成西园的,则是天眼榜的上榜人!”

天眼榜这三个字一出来,郑三生心神都为之一振。

自古以来,鉴宝大师只有登顶一个时代,傲视群雄,才有资格称之为,天眼。

如今居然有个榜单,叫做天眼榜!并且,这个榜单还是几乎得到华夏官方盖章的!

可以想象,能够登上这个榜单的,都是什么样的人物!每一个鉴宝师都会为这个榜单而疯狂!

“所以,您的意思是,这次《华山论鉴》跟天眼榜,有关?”

“不错,天眼榜每五年重排一次,每次只取前50名,排名第一的被尊称为天眼,是西园的话事人。而排名前十的,则会成为西园长老会的成员。

但上一次天眼榜重新排名却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这中间因为种种原因而间断,现如今的西园都快沦为某些人的私人地盘了。鉴于这种情况,上面下了硬命令,重开天眼榜。

而重开天眼榜自然是有些人不愿意看到的,那些人运转之后便搞了这么个《华山论鉴》出来。算是天眼榜的外围赛。只有成为《华山论鉴》的前十才有挑战天眼榜的资格。而第一名可以直接挑战十位长老中的任何一人,成功则取而代之!”

听到这里,郑三生倒吸一口冷气。其他还好,这第一名可以挑战十位长老中的任何一人取而代之,这个诱惑对于鉴宝师来说,简直是太大了!

而他也意识到,沈老送给自己的这一个名额,究竟有多重要!

“三生,我已经老了,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在年轻一辈中,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最有潜力也是最厉害的一个。我希望能够看到你参加《华山论鉴》,并且成功挑战十大长老!”

郑三生的心头一片火热,他郑重的说道:“沈老,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沈老欣慰的笑出声。紧接着便又严肃的开口。

“虽说我对你有信心,但你也不能放松警惕。这次《华山论鉴》参加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更有不少不甘寂寞的老怪物还有世家子弟。他们都有各自的传承,也都是上了品级的鉴宝师。走的跟我们不是同样的路数,你要小心才是。”

郑三生心中微凛。

之前高明也说过,自己是三品鉴宝宗师,如今沈老也说有上了品级的鉴宝师,看来这个世上还是藏龙卧虎,除了《九品天书》之外亦有着不少其他的传承。

之前他只以为自己如今二品半也算是登堂入室,如今看来,自己还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咯。

不过即便是入了品,在如今这个时代,想要单纯的靠自身修炼达到太高的品级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从之前跟高明的比斗来看,《九品天书》上的品级,似乎比寻常意义上所说的品级而言要高上不少。

不过,不管怎样,还是要尽快真正踏入三品才好。

再次对沈老表示感谢之后,郑三生挂上电话,他心中产生不少的紧迫感,一时间倒也是睡意全无,干脆盘腿在床上修炼起来。

……

同一时间,德胜古玩店。

潘俊杰正绘声绘色的朝着高明汇报着今天的发现。

两个囊袋都挤了进去h|李小萌下面又紧又小好爽

“郑三生不知道搞什么鬼,突然间在郑家古玩店的门外竖了个牌子,说是要高价收古董洞箫。高先生可能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自从被郑三生击败,当着付京生的面许下承诺下一次出手一定拿下郑三生之后,高明就一直在寻找着机会。

付京生给他的最后通牒时间可没多少,而且门主那边也在催促着要看到他办事的结果。

可这几天,郑三生几乎都不见人影,高明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如今,郑三生突然出手,要收洞箫,高明那满是眼白的眼珠子在眼皮下不住的翻滚跳动着。

“管他卖的什么药,他既然有需求,那咱们自然得好好的满足他的需求,去,我记得付公子之前拿过来的藏品中,就有一支洞箫来着的。明天,找个人,带上这个物件,找郑三生去!”

潘俊杰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他气急败坏的说道:“高先生,你是被郑三生虐傻了么!郑三生要洞箫,你不想着破坏他的收购,好寻找机会找他麻烦,居然还想着把付家收藏的洞箫送给他?你这是资敌你知道么!我要告诉门主!你就是这么为门主办事的?”

见过高明之前被郑三生按在土里摩擦之后,潘俊杰对高明的那种恐惧也随之散掉不少。换做之前,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这么跟高明说话。

如今么,大家一样都是郑三生的手下败将,一样都把门主交代的人物搞砸了,他高明有什么可拽的?

高明自然明白潘俊杰的心思,他语气放缓温和的说道:“我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对付郑三生,到时候你只要让那人按照我吩咐的去说就行……”

随即高明小声的在潘俊杰耳畔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