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都是死后直接被引去阴界投胎转世,像是印军卓和徐白萍这种侥幸存在人间的实属罕见。加上有十方罗盘这种可以为鬼魂提供修炼的神器,想来印军卓和徐白萍以后一定能够成为叶秋这边的秘密武器!

就这样,叶秋和国瑞徵在酒店住下,两人自然少不了多次交流。

荒境城中,那只叫豆丁的天马苏醒过后,发觉自己被关在笼子之中,同时看到周围有不少人类把守,起初受到不小惊吓,想逃跑却又无处可逃,只好蜷缩在笼子里,浑身哆嗦。

后来纪沉鱼和白丽娟得知豆丁苏醒,便过来给它喂食,同时试探着和它说话。这豆丁好像听得懂人类的语言,纪沉鱼告诉豆丁自己不会伤害它,只是担心它跑出去引起恐慌,这才把它关在这里。

豆丁听后渐渐鼓起勇气站起身,并接受两人带来的食物。从昨晚豆丁异变直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四小时,豆丁的肚子早就饥肠辘辘,二女端来的食物,转眼间就被豆丁吃得一干二净。吃完之后豆丁还不见饱,撒娇似的朝着纪沉鱼和白丽娟讨要更多食物。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投喂,豆丁和纪沉鱼、白丽娟彻底混熟。两人也试探性的提过送豆丁到宠物店的周浩,对于周浩豆丁完全没有印象,但提到他之前的主人,豆丁每次都会咬牙切齿,仿佛那人站在面前它就会扑上去撕碎一样。要知道天马的性格是很温驯的,能让天马如此发狠,想必那个周浩不是什么好东西。

二女和豆丁混熟之后,索性就把它放了出来,让他自己在荒境城内随意行走。百里族人对豆丁都很友善,很快豆丁就习惯下来,完全把荒境城当作自己的新家。

叶秋收到城内的通知,心中暗喜,想不到机缘巧合竟然得到一只神兽,真是捡了个大便宜!眼下他马上要和国瑞徵夜闯长生观,所以就嘱咐了二女几句,随即带着国瑞徵出发。

...

凌晨一点,燕京郊外长生观。

叶秋和国瑞徵藏在不远处的树林里,远远的观望着。

“一会儿你紧跟我,找到周利民咱们就撤!”叶秋说道。周利民的样貌是叶秋托言锦心在周家最近十年所有出席的大小活动中好不容易找出来的,要说这老头确实很谨慎,虽说作为周家外门长老出席过不少活动,但留下身影的照片着实不多。最后还是言锦心在周家一次大型祭祖活动照片里找到了缩在人群中的周利民。

国瑞徵点点头。

随后,叶秋示意出发,两道身影趁夜色朝着长生观侧门飞去。这次两人说是暗中掳人,但说白了就是硬闯,正门一定有不少人把手,还是走侧门安全的多。

叶秋不由分说,一脚大力踹开侧门,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侧门被整个踢进了观内的小院,整个道观都听得清清楚楚。门口虽说有阵法保护,但这种级别的阵法对于叶秋来说就是小意思,没几分钟就被叶秋全部破掉。

十几秒后,就有几个道士打扮的人赶到现场,但除了被轰飞在地的侧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叶秋和国瑞徵在侧门被轰开的一瞬间,已经飞速闪身进入道观,此时而二人,已经搜到第二间屋子。

道观占地面积很大,但是除了前殿、广场以及后勤仓库那些空间外,真正用来居住的内院其实并不大。既然是要找人,那首要目标就是内院,总不能周利民那老头会躲在厨房修炼吧!

就这样,叶秋和国瑞徵在内院里见到房间就一脚踹开,也不管里面住的是谁,什么样的修为,确定不是周利民后就立马换下一间房继续踹门。

住在长生观的这些人,不全都是闭关修炼的,但基本上都是上了岁数的中老年。众人早已就寝,被叶秋这么一闹,一个个惊吓的从床上连滚带爬的跳下来,有些人正想破口大骂,但却找不到闯门之人,只听得隔壁的房门被踹开的声音。

就这样,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叶秋把内院五十多间客房踹了个遍,国瑞徵跟在叶秋身后,没少看小老头们露出的身体,这弄得她又好笑又害羞,但又不能不看,因为她俩随时可能撞见周利民,而且周家这长生观里可能还多着一个老祖,这也是叶秋这次必须带上国瑞徵的原因。

按照叶秋的推断,周家老祖如果存在至今,那他的境界至少和自己相同,很大可能强于自己,因此有国瑞徵这种可以看破对方出招的BUG存在,叶秋就可以在交手的时候先发制人取得优势。

把笔夹好了不许掉下来了作文(自慰喷泉)最新章节列表

内院客房搜索完毕,但是却不见周利民的影子,叶秋没有办法,只好跑到厨房那边随后抓来一个年轻道士。

年轻道士算是长生观的常驻工作人员,没有任何修为,被叶秋很轻松的就送被窝里提了出来。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叶秋和国瑞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生观这里是周家闭关修炼以及休养生息的宝地,因此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签订的长期留宿,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予外出。虽然招工条件苛刻,但周家给的钱多,因此有不少单身汉前来应聘。

这年轻道士就是其中之一,他职高毕业后学人家北漂到燕京打工,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来看到周家招工,除了条件之外其他的薪资待遇都很不错,遂上门求职,顺利留了下来。周家长生观招聘还有一个奇葩的规定,就是最多干满两年就必须离开,以后永不录用。

之前叶秋托言锦心调查的时候,就发现过这个问题,想来这长生观内应该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叶秋志不在此,此行的首要任务是尽快找到周利民,帮助韦峰凌问出亲生儿子下落以及报仇雪恨,所以叶秋就没有理会周家的其他事情。

开始言锦心还提议叶秋伪装身份去应聘,但周家这招工一来是有固定时间,是每年的七八月份;二来就算聘用成功,周家还要在别处进行为其三个月的培训,虽说培训期间工资照发,但这对叶秋来说可是等不起的。

“说!这观内除了内院和后厨还有没有其他可以住人的地方?!”叶秋一只手拎着年轻道士,逼问道。

年轻道士虽说不是魁梧身材,但也有一米八的身高,140斤的体重,被眼前和自己差不多的人这么轻松提着,他自然明白此人必定不简单,要想弄死自己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他被吓得魂不附体,听到叶秋问话,连忙回答道:“内院后面还有一个区域,但那里是禁地,我从没去过!”

叶秋闻言,心想那里应该就是闭关修炼的所在,刚才探查的内院应该是周家平时来静养的人所住之处。叶秋甩手一丢,把年轻道士扔在地上,向内院禁地飞奔而去。

年轻道士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但他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反倒有种劫后重生的庆幸,可还没等他喘匀气,一个大手就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脑袋。

“胆敢把观内秘密泄露给外人,死!”大手的主人声音冰冷,不等年轻道士解释,直接用力一捏,那年轻道士就登时变成一具无头尸体,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手的主人,正是周家内门长老,农千川,修为宗师中期,筑基期初期。农千川看着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但他的真实年龄至少超过150岁,他是周家老祖的门徒,从小在周家长大,出任内门长老后负责镇守长生观,近几十年以来都不曾离开道观半步。

方才叶秋突然闯门,恰好是农千川定期采阴补阳的时辰,所以才耽误了一些时间,想不到竟然让这小贼钻了空子。如今那小贼朝着老祖那边而去,农千川心中忐忑,他不怕老祖受伤,主要是这贼人若是饶了老祖亲近。这老祖怪罪下来可不是小事,估计自己又要被打到吐血了!

农千川每个季度都要抓来一位年轻姑娘进行采阴补阳,以达到增进修为的目的。这是他偶然得到的一门邪术秘法,每次被他用完的姑娘,轻则呆傻,重则身亡。因为实在燕京范围内,农千川都是让自己手下弟子暗中从外省运送姑娘入京,他每年需要四人,加上弟子们行事隐蔽,因此多年来一直没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