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谷惠子找出来的真迹中,其中三十二件藏品和郑光荣所找到的相互吻合,唯独在其中发现了两条马鞭。

稻谷惠子的藏品中,一件是马鞭,另外一件则是马辫。

留着短发的稻谷惠子,笑容满面来到马匹的尾部位置:“郑光荣?如果你连这个马辫都看不出来,那你的水平可见一斑呐!”

“唐使先生的铜像是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制作而成,而我们眼前看到的这条铜铸的马辫,摸在手上的质感却不是铜铸的!是瓷器质感的!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条马尾巴正是盛唐时期唐三彩马匹的尾巴!尽管它的外表被涂抹了铜制的颜色,但只要触摸过它的人都能看出他是华夏盛唐时期的精品唐三彩瓷器!”

“这件马尾虽说是一件残品,但因为其是如假包换的唐三彩,具备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放在日岛的任何一个古玩市场上,它的估价都不会低于一百万美刀吧!”

“啊……”郑光荣彻底的蒙了,原本就认为这是一整个铜铸的塑像,谁知道设计者留了一手,尾巴的部位采取唐三彩的残件黏合而成?人算不如天算啊!怎么就把马尾巴给忽略了呀!

“好的!各位,第一环节对比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稻谷惠子以33件真迹数量险胜华夏队的郑光荣!让我们掌声恭喜日岛队首先拿下一筹!”

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此同时众人也随即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意外呀意外呀!太意外了!本以为这第一环节华夏队会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对方,我们日岛人都知道惠子小姐的能力,她的鉴宝实力虽然高超,但速度上却完全不占优势,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赢了郑光荣呀!这下日岛队倒是有希望来了啊!”

“松村和沈秋可以打成五五开,各自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率,但是左小青对战龟田君,那可就悬了啊!龟田君可是今年日岛第一鉴宝宗师,他可是有着三十年鉴宝经验的老师傅啊!而左小青呢?据我所知她进入这一行的时间还不到两年吧?一个两年经验都不到的黄毛丫头对战三十年鉴宝经验的老师傅?谁赢谁输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在这个舞台上没有绝对,刚才我们也觉得稻谷惠子八成概率上要输,可谁又想到那马尾巴暗藏玄机,别说是郑光荣了,大部分的鉴宝师都会被这个假象给欺骗吧!所以我们还是静待比赛结果吧!在总决赛的舞台上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无法预知结果!”

……

“沈大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选手席上,郑光荣哭丧着脸说道。

“没事!”沈秋大手一挥:“那条马尾巴我也没看出来,我上去也一样输给稻香惠子,不用担心!第二轮我们倒是有很大的概率扳回一局!”

“扳回一局?”

郑光荣捂住嘴巴惊呼了一声,尤记得比赛规则是,在唐使的身上找出最值钱的宝贝:“怎么?小青姐?你还没上舞台上眼摸宝、你就能看出谁是最值钱的宝贝?那你也太厉害了吧!”

左小青的脸色也是风平浪静,她撅了撅小嘴示意沈秋道:“这不关我的事儿,是沈大哥发觉出来的,跟我没关系,要厉害也是沈大哥厉害,我就是顺道捡个漏。”

“什么什么?是什么漏儿啊?小青姐快说出来我参考参考!”郑光荣详细不已,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小青走上舞台,从容丢了一句:“嘘……天机不可泄露!”

第二环节。

龟田君和左小青相继登上舞台,今天的龟田君特别穿了一件黑色的小西装,打了一条红色的领带,尽管他失去了一条手臂,但整个人看起来自信满满,看谁都是鼻孔朝人的状态。

2022最好看(翁公的巨物挺进了我密)全章节阅读

主持人崧腾在对决正式开始之前,特别做了一个小的采访:“龟田老师,我首先声明,我是您的忠实粉丝,关于您今年在日岛鉴宝界的表现,那简直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左小青也是我特别欣赏的华夏女鉴宝师!尤其是她的修复瓷器的手艺,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也是丝毫都不夸张!这一老一少的对决也是让我们充满了期待!在比赛开始之前,你们有什么话要跟对方说的吗?”

龟田君撇了撇嘴角的八字胡须:“我也见识过左小青的修复工艺,确实还可以,可是要论火眼识宝这一块,我是丝毫都不惧怕她!不怕告诉崧腾老师,我已经找到了唐使身上最值钱的藏品了!用不着十分钟!我一分钟就可以搞定,不知道这位左师傅需要多久呢?!”

龟田君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布满不屑一顾的笑意,那表情状态丝毫没把左小青放在眼里。

摄像机镜头很快转到左小青的跟前,左小青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主持人我没什么可说的,懒得搭理这种烧饼!”

崧腾显然没听懂烧饼的意思:“烧饼?请问小青师傅!烧饼不是吃的吗?是华夏小吃摊上的一种面食?在华夏的传统中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左小青笑而不语,华夏企鹅直播间的网友们倒是清一色的打在屏幕上:“这龟田君果然是个烧饼,龟田全家都是烧饼!烧饼你好!烧饼再见!”

“玩归玩闹归闹,这一轮小青想赢龟田君可没那么容易啊,龟田敢这么夸海口,就说明他的心中有几份把握,要我说就是挂在马头上的那只陶瓷酒壶!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盛唐黄陶啊!虽说它的价值比不上唐三彩的具体价值,但我在燕京电视台的鉴宝栏目上见过,故宫的教授估了100w美刀!”

“100w美刀!你也太小看唐三彩了吧!看到那只马尾了么?这可是华夏禁止交易、禁止出口展览的国宝级藏品啊,那只马尾的长度至少在十八公分,你去燕京的博物馆打听打听,当年某赌王就花了三百万美刀买回来一件十五公分长的唐三彩!那只马尾怎么着也不止100w美刀了吧!我觉得最终的选品肯定是马尾!”

“你们都错了,我觉得十有八九就是唐使马兜里露出来的那对镶金碗!首先镶金碗同时都在第一轮的真迹当中,那就可以断定它本身所属的年代也是盛唐时期的!盛唐的镶金碗拿到现在来说简直就是大熊猫级别的呀!并且还是成双成对的!还记得去年佳士得拍卖会上有一只跟类似的镶金碗吗?那只镶金碗可是拍了120w美刀啊!现场这两只镶金碗的价值加起来怎么也得三百万美刀了吧?”

网络上呼声最大的就是那一堆镶金碗,另外也不少人猜测是那只唐三彩的马尾!

到底是哪件宝贝最值钱,全场内外的观众屏住了呼吸,盯着展台上的藏品,现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叮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