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倒卓越坚决不睡觉,说:“不回,我跟你喝了这么多次酒,一次也没见你醉过,今天必须让你醉一次。”

卓越哭笑不得,说:“就你这小酒量还想把我灌醉,回家再练两年吧,乖,听话,我送你回去!”

苏瑶笑了,说:“终于承认你酒量好了吧,还好意思天天装?这会没人了就不装了?不装正好,我感觉自己酒量也不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继续。”

卓越听完苏瑶的话就知道她已经喝差不多了,站起来跑到后厨交代弄一碗醒酒汤,等卓越再回来的时候,苏瑶已经趴在桌子上了。

卓越看着苏瑶精致的半边侧脸,内心有点恍惚,与她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不断的涌上心头,不禁苦笑,我卓越何德何能,值得你这么青睐?

对于苏瑶,要说不喜欢或者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可是,卓越已经有了田菲菲,一个自己爱入骨髓的田菲菲,只能狠心将苏瑶辜负了。

有句诗怎么说的来着?恨不相逢未嫁时!

这时候服务员将醒酒汤端了上来,卓越轻轻推了苏瑶几下,让她起来喝点醒酒汤,苏瑶迷迷糊糊嗯了一声,又没动静了,卓越无奈,只要将苏瑶的头扶起来,让她仰着头靠在椅子上,自己端着醒酒汤往她嘴里慢慢灌。

小心翼翼地让苏瑶喝了半碗醒酒汤,卓越将苏瑶的头继续扶趴下,伸出胳膊给她枕着,估计有半小时她就醒了。

可是左等右等,卓越胳膊都酸了,苏瑶还是不见醒,卓越轻轻推了两下,还是没动静,要不是见苏瑶还在呼吸,卓越都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卓越掏出手机来一看时间,都已经过了12点了,又看看周围,虽然还有些人,但已经不多了,卓越再一次尝试叫醒苏瑶,可惜还是无果,卓越甚至在怀疑今天的醒酒汤是不是有问题,他知不知道的是,醒酒汤再厉害,还能叫醒一个装醉的人?

卓越没办法,只好背着苏瑶,到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一个标间,苏瑶看似不重,但是背了这么远,卓越还是累得够呛,好不容易到了房间,将苏瑶先放倒在床上,长吁一口气,然后才跑去将房门关上。

卓越回头走到苏瑶床边,又喊了喊苏瑶,没反应,只好小心地帮苏瑶将外套脱下,靴子脱掉,然后把她摆正,替她将被子盖上,自己跑卫生间嘘嘘去了。

苏瑶这会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内心一阵羞涩也一阵好笑,今晚她确实有点喝多了,但是还没到一醉不醒的地步,只是有些头晕才趴在桌子上,包括后面卓越喊她,摇她,喂他喝醒酒汤,背她来宾馆,她都是清醒的,这会她还在回味卓越背她的时候双手扶着她屁股那种又酥又麻的滋味,刚才卓越脱她外套的时候,她的心都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又听到卫生间传来卓越尿尿的声音,小脸上都起了红晕。

卓越对这些一无所知,上完厕所,试了试热水,发现还可以,比宿舍的强多了,干脆脱衣服洗澡了,洗完以后,直接抱着一堆衣服出来,将衣服一扔,快速爬上另一张床上躺下了。

卓越还没忘了呼叫一声苏瑶,见还是没动静,就闭着眼睛开始睡觉。苏瑶这会内心有点矛盾,既希望卓越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跑过去抱着她一起睡,又希望卓越是个正人君子,要是他口口声声喊着深爱着田菲菲又跑去占她便宜,那就显得人品有点问题了。

苏瑶还患得患失的时候,卓越的呼噜声已经响起了,折腾了这么久,他早累了,很快地睡着了,苏瑶长吁一口气,又有些恼怒起来,是老娘魅力不够还是你卓越是个太监,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睡在一边你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哎,做男人有时候真的有些难!

碰你嘛说人家是禽兽,不碰你嘛又说人家是禽兽不如。

第二天一大早,卓越准时的被闹钟吵醒,6:30,他有跑步的习惯,李扬二宝他们对卓越的这个闹钟深恶痛绝,曾经强烈抗议卓越将这个闹钟关掉,可惜,然并卵。

响了一会的闹钟也把苏瑶给吵醒了,她很烦躁地伸出头喊了一句:“谁啊,都放假了都不让人安心睡个觉。”然后又将头缩回去继续睡了,结果过了几秒又将头探出来,正好看见卓越的那张讨厌的笑脸。

苏瑶一下子立刻清醒了过来,沉默几秒之后开始演戏:“卓越?我怎么在这里?”

小阿枫你太大了 强行挺进美艳老师的后臀

卓越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解释道:“你昨晚喝醉了,我不好将你送回宿舍,只好将你带到了这里。”

苏瑶的表演还在继续,她将头缩进被子看了看又探出头来冷着脸说:“我衣服谁脱的?”

卓越吓一跳,赶紧解释道:“我脱的,我只帮你脱了外套和鞋,没随便乱碰。”

苏瑶看着卓越紧张的样子,心里非常爽,还以为你天生就这么淡定,原来你也有紧张的时候,昨晚的郁闷之气一下子一扫而空,但是小脸依然紧绷着,还露出一些怀疑的神态,说:“我喝醉了你不会叫明玉、郭韵她们帮忙把我送回去啊,还把我带这种地方来,还脱我衣服,让别人知道了你让我怎么做人?”

卓越听完脑子有些懵逼,心想你宿舍那几个人估计都陪情郎开房去了,哪有时间搭理你,我好心将你背到这里,累得半死,结果就是这?亏老子昨天还觉得有点对不起你,真是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苏瑶见卓越脸上又气又急,表情丰富却不说话,内心又是一阵得意,继续攻击道:“为了弥补我清白被你玷污了,你必须为我做三件事。”

卓越听完感觉牙都有点酸疼,反驳道:“老子昨天碰都没碰你,鬼玷污了你的清白!”

可苏瑶却蛮不讲理地说:“不管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但你将我带到宾馆,只要被学校的人看见,我的名声就毁了,这点你承不承认?”

卓越想了想,昨天是有点考虑不周,万一被人看见指不定怎么传,毕竟苏瑶的知名度很高,学校认识她的人不少,只好点头承认。

苏瑶继续说道:“那为我做三件事你答应了?”

卓越没好气地答道:“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还答应你三件事,最多一件,还要看什么事情,万一你觊觎我的肉体我难道也要满足你?”

苏瑶被气笑了,我觊觎你的肉体?好像是有点,但你要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于是装作很生气的一掀被子,一副找鞋要出去的样子一边说道:“从明天起,咱俩正式分道扬镳,我要是在学校听到一点风言风语,我就立刻转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