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好进一步探究关于这棉柳巷的事情。

因为王宜年正在追查玄机阁的事,我把今日的情形全部跟王宜年说了一次。

他听得囊了一跳:“这么危险,你也去!真是胡闹。”

这是第一次见他跟我发脾气,但他说的也是对的,所以我没办法不听。

“你要知道,你爷爷就剩下你这一根独苗了,既然他临死将你托给我,我自然是要保护好你的啊,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将来死了哪有脸到下面去见你爷爷。”

哎,王宜年这句话隔三差五就要说一次,我也是有些无奈的。

但他也是真的关心我,所以除了低头认错,却什么也不能说。

“王世伯,此时也不能全怪文奇兄,是我拉他进去的,而且我在一旁肯定不会让他受伤。”商亦道见我被骂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赶紧上来打圆场。

“亦道,你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我是放心的,但是下次这样危险的事情切记不要再叫上文奇了,他们家可是三代单传呢。”

王宜年今天连三清观的面子都驳了,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这时候王娉婷从外面进来,扫了一眼我这边之后才说道:“爷爷,你莫要生气了,以后我都跟着文奇,他去哪里,我去哪里,看着他不让他闯祸就是了。”

王宜年一听,这才喜上眉稍说道:“嗯,这样也好,以后你们两说不定能备用培养一下感情。你们可是订过娃娃亲的。”

这话一说,顿时气氛就尴尬了。我看了一眼王娉婷,她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朝我笑嘻嘻的。

而商亦道看了一眼王娉婷,又看了一眼我说:“恭喜文奇兄了。”

啊?我都不知道他恭喜什么。

“王家小姐是个好姑娘。”商亦道说道。

哦,这个恭喜让原本尴尬的气氛更加尴尬了。

后来,这话也就揭过了,实在太尴尬,我借口带商亦道去看他住的地方赶紧溜之大吉了。

现在的我对感情方面一点都不感兴趣,我大仇未报,处境还很危险,娶谁都是给人添添麻烦的。

工地上的线索再怎么查都查不出来线索了,这让我和商亦道都很烦躁。

那树下生魂已经开始无意识的伤害周围的人了,怨气已经结得很深,之后只怕就会酿成大祸。

这天早上我们正准备去继续寻找线索,却听到有人来报,说外面有人找我们。

我和商亦道到大厅的时候,便看到是杨家母女在那里,两人上来就要跪下谢我们救命之恩,这可把我们吓着了。

安抚好情绪激动的杨小贞妈妈之后,才看到杨小贞在一边坐着,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在玩。

我想起来,杨家也是住在棉柳巷的,所以跟她打听了一下情况,说了一下我们看到的那个小姑娘的样子,问她知道不知道谁家的。

“哦,你说的是唐婷婷,是唐家的孩子,她家住在303,现在住在旧货市场那边,孩子可懂事了,我一直羡慕她家教出来这么好的女儿,成绩好还听话懂事。”

杨小贞妈妈说:“她家婆婆跟我婆婆差不多,都是重男轻女的,她家更加严重,不过唐婷婷懂事听话又聪明,在家里也很会帮着做家务,她家情况比我家好一些。”

“哦对了,昨天我们出院还看到她妈妈带她来看病呢,急怀肠胃炎。孩子瘦了不少。”

杨小贞妈妈说起唐婷婷满眼都是羡慕,滔滔不绝讲个没完,但是我们的线索还是断了,因为唐婷婷如果正常,那就不可能是那个树下的小女孩。

“假的,假的。”突然杨小侦咬了一口布娃娃说道。

我们都看向她,杨小侦妈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孩子不懂事,喜欢乱说。”

然后又对杨小贞说:“小贞,妈妈跟哥哥聊天,你不能随意插嘴,不礼貌知道吗?”

“假的,假的。”杨小贞又说道,“唐唐是假的。”

听到她的话,我们面面相觑,有些听不懂。

“哪里的糖是假的?假的不能吃。”

“是唐姐姐假的。”杨小贞认真的对自己妈妈说。

设计让多个流浪汉干,双性受嫁人规矩调教

一会儿又指着外面说:“唐唐姐姐是假的。”

这回我们都听懂她要表达什么了,这可不是一点点信息量啊。

杨小贞看似智力不足,但其实她也是很聪明的,否则在杨家就不会传递纸条让我们来救她一家人。

“小贞,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唐婷婷是个假的是吗?”

“她一向都是乱说的,你们别信,婷婷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哪里会有错。”

我没理会杨小贞妈妈,直接拉着她问道:“怎么姐姐是假的呢?”

“这里,点点,没了。”她指着自己的眼角说。

杨小贞妈妈看她这样一说,忽然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像是啊,婷婷眼角一直有一颗泪痣,现在好像没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阿姨,您知道唐家现在住在哪里吗?”

“在旧货市场后面,我知道在哪,我带你们去。”杨小贞妈妈也有些急了,她估计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假的,唐姐姐假的。”杨小侦一直拍着手,说着。

我和商亦道互换了一下眼神,立刻就跟着杨小贞妈妈一起往旧货市场去了。

到那里之后,我们看到唐家并没有像其他家庭一样,拿了拆迁款买了好房子住,而是只住在一间破旧的铁皮屋内。

我坐窗户那里往里看,唐婷婷正在洗米煮饭,而她的手上戴着一层厚厚的橡胶手套。

“快点,死丫头,赔钱货。一家人等着吃饭呢,动作这么慢,想饿死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客厅响起来。

我们面面相觑,杨小贞的妈妈眼中含着泪说:“她家婆婆比我婆婆还要过分的,这孩子吃了不少苦了。”

我们一时没看住,杨小贞直接就上前去敲门了:“姐姐,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