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声交代:“你到附近商场找最好的品牌,挑几套新裙子尽快送过来,明月要换。”

天晴一言不发望着段厉行。

她很想很想知道,动静闹得这么大,他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段厉行收起电话,径直地走到她面前,一言不发地将她拉到水龙头前。

水流哗哗地淌下。

天晴手背上的深色酱汁很快被冲掉。

段厉行从案台的盒子里抽出纸巾,亲手为她擦干,这才抬眸看向她苍白紧绷的脸。

“你生气了?”

天晴倔强地没吭声。

她生气,又何尝不觉得委屈?

段厉行皱皱眉:“生气了,可以说出来。”

天晴沉默片刻,望着他的眼睛。

“我并没有指责汪小姐,没有说过任何一句冤枉她的话。”

“我知道。”

低沉且毫无迟疑的三个字,令她猛然地眼眶泛红。

段厉行拉着她走出厨房,走到门边又停住,语气很轻很淡。

“我说过,一件衣服而已,脏了就脏了。”

跟沈丹说出同样的一句话,听在天晴心里,感受截然不同。

她无法用任何言语表达此刻的心情,迅速把眼泪逼回去。

既然段厉行相信她,她也要相信这个男人,尽可能好好配合他的计划。

“但是爷爷,他会不会……”

“放心,爷爷绝对不是老眼昏花的人,在他老人家面前玩把戏——”

段厉行讥讽地冷笑一声,眸子犀利无比地盯向汪子琦。

汪子琦娇柔地依偎着段厉扬,就站在旁边几步的位置,原本还想做戏。

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玩弄高贵美妇深喉

段厉行握住天晴的手臂,让她直面汪子琦,一字一字道:“这个女的,好像没有向你道歉?”

“她……道过了。”

“道过了,不代表有诚意。”

段厉行每个字透出深冷,连在热乎乎灶台前的沈丹都有感觉到。

汪子琦接触到他阴沉骇人的视线,瑟缩了一下,悄悄往段厉扬身后躲。

她终于体会到,为什么大家都说段家三少冷酷得吓人了,是真的吓人……

“三哥,你别欺人太甚了!”段厉扬忿忿地出口,转头又抓起汪子琦大声教训,“没事招惹他们做什么?带你来,不是让你给我惹麻烦的!”

汪子琦将这两兄弟对女人的态度一对比,登时更瞧不上段厉扬了,却忍住不敢发作,只能紧紧跟着他。

段厉行瞧着,鄙夷地从鼻子里哼出声。

天晴向来是息事宁人的个性,眉心蹙了一下:“算了,这事翻篇吧,别节外生枝了。”

昂贵的旗袍无端地被人弄脏,她其实心疼得一抽一抽的,可眼下还不到七点钟,她必须收拾好心情,才能应付后面随时可能发生的新状况。

段厉行亲手取来镶着白狐毛的披肩,为她披上,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嗓音道:“不用怕,你已经做得很好。”

客厅,黑色真皮大沙发上。

段一鸣端坐在正中间的位置,脸色难看得叫人不敢轻易开口。

段厉风恭敬地为他沏茶,陪笑道:“爷爷,女人嘛,有时候难免小家子气,其实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老三对尹小姐,倒是格外上心。”